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9章_伊小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他五年沒回來了,周圍的人一時之間還沒回過神來。

反應過來,紛紛上來熱絡的打招呼。

「這不是小裴嗎?你真回來了!」

「哎喲,都五年沒見了,嬸子差點沒認出你來。」

裴聿琛神情淡淡的點頭。

他性子就是這樣,大家也沒覺得有什麼。

「你可算回來了,你回來的話,小宋應該也不敢這麼對孩子了。」

「是啊,不是我說她不是,那孩子那麼小,就洗衣服打掃衛生,哎,果然不是親生的不心疼。」

裴聿琛濃眉微蹙。

他回來之前,他媽也寄過信說宋言之不願意收養兩個孩子,又讓他寄了不少錢回來。

然而院子里的兩個孩子穿着卻很破舊。

他們家屬院已經很少有穿這樣衣服的孩子了。

李嬸聽到動靜走出來,看見了裴聿琛也很吃驚,又見周圍的人圍住他說宋言之壞話,立即反駁道:「亂說什麼,人家小宋哪裡對他們不好了。你們說的倒是好聽,有本事給你們養試試?小裴,你別聽他們胡說,小宋她不是那種人。」

裴聿琛沒說話。

一抬眸,他對上了站在門口的宋言之。

宋言之剛給兒子換上新衣服,就聽到動靜,走了出來。

小寶穿的很新。

與門口蹲着洗衣服的兩個孩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周圍的人又忍不住議論起來。

看見裴聿琛,宋言之表情都沒有什麼變化。

裴聿琛愣住,似乎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畫面。片刻後,他恢復淡然神色,不急不緩的走上前。

宋言之也望着他,上輩子的她滿心驚喜,羞澀,雖然已經有孩子了,卻連正視這個男人的勇氣都沒有。

男人穩健的腳步聲傳過來,陽光打在他稜角分明的側臉上,鼻挺如山、雙眸深沉,光與影的交織讓他斯文俊美的臉顯得越發深邃起來。

一身板正的軍裝,扣子扣到了最頂端。

整個人都透着股子剛毅,沉穩的氣質。

不可否認,這個男人無論是身形還是容貌都是屬於一等一的。

不怪男主親媽從小追他追到大。

裴聿琛敏銳的捕捉到了宋言之眼神中的審視和打量。

默了一下,並沒有質問她是否真的虐待兩個孩子,而是開口道:「要出門?」

聲音低沉而冷淡。

宋言之:「不出,你回來了正好,我有事情要和你談談。」

說完,她低頭和兒子道:「小寶你去玩吧。」

連介紹的打算都沒有。

小寶對陌生人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連眼角都沒給親爹一下,立即就跑出去了。

其實他夢裡夢見過的,他的爸爸高大威猛,然而卻收養了兩個孩子,對自己對媽媽都很冷淡。

他不喜歡這個爸爸!

裴聿琛還沒來得及和兒子說句話,看人走了,他盯着宋言之,眼神帶着幾分狐疑之色。

以前的宋言之看他的眼神並不是這樣的,兩人雖然接觸的不多,但到底結了婚。她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總是低着頭,臉上帶着青澀和女兒家的靦腆。

看宋言之已經不打算多說,直接轉身進了屋。

裴聿琛微頓,抬腳走了進去。

家裡還是和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

他環視一圈,將行李提進房間,本想打開衣櫃換一身衣裳,卻見裏面一件自己的衣裳都沒有。

只有宋言之為數不多的兩條裙子。

少得可憐。

裙子看起來還是新買的。

他微微蹙眉。

這些年自己寄了不少錢回來,難道真如母親信中所說,這些錢都被她拿回去補貼娘家了?

宋言之看他動作,指着柜子上的破洞蛇皮袋道:「你的衣服在那裡。」

裴聿琛:「……」

他停下動作,轉身望向宋言之,「你要談的關於兩個孩子的事?」

他竟猜到了。

宋言之望向他。

「不用擔心。」裴聿琛的聲音有些冷淡,但卻帶着幾分安撫,「我知道忽然送兩個孩子回來讓你照顧,你難以接受。不過我只答應養他們到十八歲,過兩年上學後可以送他們去學校住宿舍。」

宋言之頓了頓,她沒想到裴聿琛會先安撫自己。

難道他覺得自己現在的態度都是為了趕走兩個孩子?

在他眼裡,自己就是這麼容不下別人孩子的人?

宋言之笑了下:「我不是要跟你說這件事。」

裴聿琛疑惑地揚眉。

她抬起眼皮,淡淡地道:「我是想理一份離婚報告。」

裴聿琛:「?」

宋言之:「如果有一天離婚了,我得保證小寶歸我,那兩個孩子歸你。」

裴聿琛:「……我做錯了什麼?」

常年泰山壓頂也面不改色的男人,今兒個卻接二連三的被妻子的話震住了。

確實是自己五年沒回來,她有怨能理解。

可這開口就是離婚……毫無前兆。

一時之間也有些跟不上宋言之的想法了。

宋言之道:「你沒做錯什麼,所以我說的是以後,我現在只是為了求一個保障。你現在收養了兩個孩子,小寶卻只有一個爹。我不敢保證你會不會偏心傷害到他,小寶情況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我不想他再受到任何傷害。」

她這樣說,裴聿琛明白了。

想到了自己的兒子,剛剛看着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是一個正常孩子能有的,即便是這只是第一次見面。

他的心微微一悸,面對孩子的情緒在這一瞬全變成了愧疚。

「如果這樣能讓你安心,我答應你。」

宋言之微微頷首,連繼續聊下去的打算都沒有,直接道:「那我出去做飯了。」

話題跳的太快,裴聿琛又頓了頓,是他在外生活太久了嗎,完全跟不上宋言之的思維了。

正常妻子看見常年未歸的丈夫,不應該是寒暄問暖嗎?

他停下動作,直直的看向宋言之離開的背影。

裴聿琛回來沒幾分鐘,換了身衣服又出去了 ,他本想和兒子說句話的,但小寶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剛要走出去,面前多了個小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