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8章_伊小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她嚇了一跳,忙左右查看。

卻在一旁的架子旁邊看見了他正背對着自己站在那裡,仰着脖子看上面掛着的雙肩書包。

宋言之微愣。

還記得上一世她帶着那兩個孩子來買衣服的時候,售貨員找錢找錯了。裴季川一口就計算出來,當時很多人都盯着看,還誇他好聰明,這麼小就會算數了。

她還有些驚喜,想着這孩子這麼聰明,那日後肯定是要送去上學的。

正好他們家屬院有育紅班,十分便宜。

所以她就給兩個孩子買了書包。

沒給小寶買是因為她那會兒一直認為小寶無法和外人接觸,她根本沒打算送他去學校。

宋言之回想起來,都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子。

小寶現在這樣,是不是說明,上輩子他其實也很想要小書包的呢。

「小寶,你想要這個?」宋言之問他。

小寶回頭看她一眼,沒說話。

他又低下頭,去看自己的腳尖,消瘦的小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他並不認為媽媽會給他買書包。

因為大家都說他是傻子,都快五歲了,還說不了幾個字。

別人家的小孩子都學寫字了。

傻子讀書就是浪費錢。

宋言之卻對售貨員道:「麻煩幫我取一下這個書包,我想給我兒子試試。」

小寶一下子抬頭看向了宋言之,不敢相信她竟然真要給自己買。

給自己買了那麼多衣服了,還要給他買書包?

他感覺好像是在做夢。

而且還是個美夢。

售貨員將書包遞給她,可能是看宋言之買的多,態度都熱絡了不少,「這款書包啊是現在小孩子最喜歡的款式,這可是最後一個了。」

「看你買了這麼多,你要的話,我便宜給你。」

宋言之點頭,把書包塞兒子手裡抱着,爽快的道:「我買了。」

小寶小心的抱着自己的書包跟在宋言之的後面,來到了女裝店。

換上裙子後,宋言之整個人彷彿都年輕了好幾歲。

本就才二十一,之前忽視了自身的打扮。

卻忘了,曾經的她也是貌美如花的,從小備受追捧的對象。

宋言之沒有猶豫,給自己買了兩條。

母子兩個大包小包的離開了百貨大樓,宋言之繞路去了一家中醫店。

老中醫門面破舊,可看的人卻很多。

等了會兒才到她。

醫生看了看她的臉色,又讓她張嘴,給她把脈。

最後皺眉道:「你身體很差,氣血虧虛嚴重,久病不愈。」他說到這裡看了宋言之身後的孩子一眼,皺眉低聲道:「這樣下去,你可能只能活到三十。」

宋言之:「……」

上輩子她就是三十歲死的。

死是不可能死的,苟好小命再說。

宋言之問:「醫生,有辦法調解治療嗎?」

醫生點頭:「有,不過需要長時間的調養。你身體太虛,需要配合運動治療,鍛煉身體素質。身體素質上來了,抵抗力強了,日後就會慢慢好。」

說完,給她開了藥方。

醫生還說,她可能很難再有第二個孩子了。

宋言之沉默了一瞬,這件事她生小寶的時候就知道了。

這個消息一傳到裴家耳朵里,婆婆可沒少對她冷眼,連月子都沒讓坐就讓她去幹活了。

這也是導致宋言之現在身體這麼差的原因。

按照醫生的配方配了葯,宋言之拉著兒子回家了。

看她買了不少東西,小寶身上還背着新書包,大院的人一臉稀奇:「這不是小寶嗎,買新書包了,難道你打算送他去上學了?」

說話的嬸子和司念還挺熟的,叫做李嬸。語氣有些驚訝,倒是沒有惡意。

宋言之看着一臉沉浸自己世界的兒子,溫柔的笑道:「是啊,小寶也馬上五歲了,送他先去育紅班學點基礎,以後上一年級就不擔心跟不上了。」

李嬸笑道:「說的也是,我看小寶雖然不愛說話,但人聰明着嘞。那天你不在家,他還會自己收衣服,哎你說巧不巧,收完衣服老天就下雨了。」

宋言之微愣,看了一眼兒子。

下一秒思緒被一道小孩的聲音打亂,「奶奶,我也要和小寶一樣的書包。」

是李嬸的孫子李鐵柱。

他不知什麼時候從屋子裡跑了出來,這會兒這吸着鼻涕艷羨的望着小寶背着的新書包。

眼都直了。

一天不見,小寶都這麼風光了?

李嬸子翻了孫子一個白眼,「就你這皮猴子,那麼好的書包哪能給你糟蹋?一邊玩去。」

她又看向宋言之道:「對了,小宋,我家鐵柱我也打算帶他過去育紅班,你啥時候過去,叫嬸子我一聲,我們一塊兒去。」

宋言之點頭。

回到家。

裴季川兩兄妹蹲在院子里洗衣服。

看到小寶換在盆里的衣服,裴季川也給洗了。

宋言之牽着小寶回家的時候,兩人都呆了一下。

小寶背着自己的書包,看見兩人,不自覺的仰起了小下巴。

一副看見沒有,只有我有,你們沒有的小表情。

裴甜甜羨慕極了。

裴季川也很吃驚,眼眸裡帶着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羨慕。

裴甜甜忍不住跑過來道:「宋阿姨,小寶是要去上學了?」

她只看過上學的孩子才背這種書包。

宋言之應了一聲, 沒多說,讓小寶自己去玩,自己進屋準備煎藥。

中藥味道很重,沖鼻子的都很,沒一會兒廚房就一大股藥味。

裴甜甜想和小寶打好關係,因為她發現宋阿姨很喜歡小寶,但是對他們卻很冷淡。

如果和小寶關係好了,宋阿姨說不定也會多看他們幾眼。

她主動過去和小寶說話:「小寶,可以分你的新書包給我看看嗎?」

裴甜甜長的可愛,如果不是這樣的家庭,她必定也是十分受寵的。

然而小寶卻不吃這套,他直接抱着書包跑進了房間。

一點也不搭理她。

小寶不喜歡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不喜歡。

裴甜甜看他這態度,委屈的眼眶都紅了。

宋言之給自己灌了一碗濃黑的葯,差點吐了出來。

一回頭,男主裴季川正正在廚房門口望着她,眼神有些複雜。

她頓了頓,恢復了以往的表情,問:「有事嗎?」

裴季川沉默了一會兒,他只是聞到了很重的藥味才過來的,正好看見養母喝葯。

才知道養母身體並不好,難怪她總是臉色很蒼白,做事兒會停下緩一會兒。

他不知道說什麼,從小他就是話不多的人。

大家也覺得他很奇怪,妹妹說小寶腦子不正常,也有人說過自己不正常。

所以妹妹說小寶的時候,裴季川很生氣。

阿姨要是聽見了肯定也會很生氣。

他沒說話,轉身跑了。

宋言之一臉莫名。

她對男主的記憶,一向都是沉默高冷。

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從小就能這麼克制自己的情緒,不得不說也是十分厲害的,難怪人能當男主。

他去學校之後,也很爭氣,讀書都是跳級,沒多久就在家屬院出名了。

這個年紀的他還能看出一些情緒,可再大一點,這個孩子會越來越冷漠,對誰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即便是宋言之從小把他拉扯大,他也並沒有對她多好。

宋言之原本以為這個孩子性格天生使然。

直到他的親媽出現,才知道不是他天生冷淡,而是在他眼裡,自己根本不配當他的媽媽。

宋言之現在已經不在乎他怎麼想了。

她只在乎自己的兒子。

裴甜甜一邊哭着一邊洗自己的衣服,哥哥不幫她洗,她只能自己洗,她的手之前在周姨家碰水多了,現在一碰到肥皂就火辣辣的疼。

又忍不住哭了。

裴季川看不下去了,過來幫她。

大家剛剛才看見宋言之帶着小寶買那麼多好東西回來,這會兒又見才來沒多久就蹲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兩個孩子,難免有些唏噓不已。

「這小宋是怎麼回事啊,人才到家沒就讓人洗衣服了。」

「是啊,你看那女孩子的手腫的,太可憐了。」

「她還哭呢,不會是小宋罵她了吧?」

「聽說人家還是對她丈夫有恩呢,這是寒人心啊!」

大家看他們兩個孩子小小年紀就干這種活了,覺得很不忍心。

裴聿琛提着行李包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就聽見這麼些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