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6章_伊小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吃完了飯,宋言之將洗碗的工作交給了兩個孩子。

結果剛進房間,就聽見廚房裡嘩啦一聲。

她皺了皺眉,走了出去,來到廚房。

裴甜甜滿臉慘白無措的站在原地,地上是碎了一地的盤子。

看宋言之走進廚房,她更是驚懼,渾身都在發抖。

裴季川立即站了出來,飛快的道:「宋阿姨,是我打壞的,對不起。」

裴甜甜不敢說話,看着哥哥站出來,她似乎還鬆了口氣。

裴季川緊繃著小臉望着宋言之,似乎已經做好了被打的準備。

雖然他很克制,但連小腿控制不住抖簌的樣子,宋言之就知道,這孩子分明是害怕的。

如果是上一世,宋言之會去糾正兩個孩子,讓裴甜甜認識自己的錯誤改正。

但現在她沒有絲毫想法,只是淡淡的道,「收拾乾淨。」

宋言之走了之後,裴甜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劫後餘生的道:「哥哥,宋阿姨人好好,她都沒怪我。」

上一次她不小心摔壞了嬸嬸家的碗,被打的皮開肉綻。

裴甜甜都害怕死了。

生怕宋言之不喜歡自己,更怕她打她。

裴季川沒有回答她的話,眼神有些漠然,「最後一次了。」

下午的時間兩兄妹整理自己的房間。

宋言之熬了一下午的骨頭湯總算是好了,濃白的湯汁咕咚咕咚的冒着泡,整個廚房都是濃郁醇厚的肉香味。

就這麼會兒的工夫,又要準備晚飯了。

宋言之感到疲憊,雖然她不喜歡男主親媽,但說不羨慕男主親媽的日子是假,可自己的條件哪裡能跟人家比。

想著兒子,宋言之又有了活力。

養胖小豆丁,從喝骨湯開始。

晚上就不吃飯了,她翻出了白面,打算做骨湯麵條。

兒子腸胃不好,不能吃太多。

然而揉了一會兒面,宋言之就感覺腰疼的不像是自己的了。

她喘了口氣,一口氣做完。

裴季川兄妹收拾好自己的房間出來,兩人都是灰撲撲的。

上一世這些活兒都是宋言之給他們做的,累的半夜腰疼的睡不着。

這一世她當然不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了。

所以兩個孩子忙活了好一會兒。

這會兒見又要吃晚飯了,兩人很懂事的進廚房幫她端麵條。

但他們沒想到上面居然還有雞蛋,兩個孩子看呆了眼。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早上是大米飯、炒肉。晚上還能吃骨湯麵和雞蛋,難道今天是什麼節日嗎?

不對,就算是過節日他們也吃不到這麼好的,這可是實打實的雞蛋啊。

兩個小傢伙抬頭望了宋言之一眼。

宋言之沒看他們,喊了房間的兒子一聲,「小寶,吃晚飯了。」

小寶拉開門縫,看了她一會兒,鼻子動了動,似乎是真的聞到了香味,這才走了出來。

小傢伙估計是睡著了,小呆毛都濕噠噠的,這孩子從小就愛出汗,這會兒頭上還在冒煙兒,煞是好笑。

他走過去坐下,就獃獃的盯着碗裏面的愛心荷包蛋發獃。

似乎不太明白,雞蛋還能做成這個樣子。

又忍不住用眼睛去瞅裴季川兩兄妹的碗。

瞧見他們碗裏面雖然也有雞蛋,但是沒有自己的漂亮。

他的表情沒啥變化,可不知何時雙腿已經一下一下的晃蕩了起來。

裴季川和裴甜甜當然也看到了他碗裏面漂亮的愛心雞蛋了。

眼底都閃過了一層艷羨。

養母是不會虐待他們,吃的也給他們好的。

但她不會愛他們。

想到這種可能,兩個孩子的心情一下陷入低谷。

他們也很想和小寶一樣,被媽媽寵愛。

小寶吃了一口麵條,眼睛就亮了,隨即嘩啦啦~的吸着麵條,吸的滿嘴都是湯汁,像只小豬一樣吃的頭也不抬。

宋言之太累了,沒什麼胃口,一坐下就感覺到了滿身的疲憊。

看來明天她找時間要去找醫院看一下身體。

吃了一口麵條,雖然很香,但濃郁的味道還是讓她有些反胃。

她下意識道,「小寶,幫媽媽倒杯水……」

話沒說完,就意識到兒子現在還在跟自己置氣,怎麼肯跟會給她倒水,宋言之剛要自己起身去倒水,裴甜甜就站了起來。

甜甜的道:「宋阿姨,我去幫你倒。」

說完就要走。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一道小身影就沖了出去,進廚房還把門關了,不讓裴甜甜進去。

小寶拿着杯子從水缸裏面舀了一杯水,雙手捧着走了出來,用力的踮着腳舉到宋言之的嘴邊。

「給你。」

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但眼神里卻有絲絲的倔強和置氣。

好像是她要是不喝,就再也不理她了。

宋言之有些好笑。

到底還是小孩子,她低頭就著兒子的手咕咚咕咚喝完,還對他說謝謝小寶。

小寶抿了抿唇,看不出什麼表情變化,可眼神卻錯開了。

然後他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低頭吸麵條,小臉被熱氣蒸騰的紅紅的。

裴甜甜差點忍不住哭出來。

她本想努力討好宋阿姨的。

這樣宋阿姨就會喜歡自己。

可弟弟卻跟她搶。

明明宋阿姨都那麼喜歡他了,為什麼還要跟她搶。

弟弟是不是也不喜歡他們。

晚飯後宋言之就很疲憊了。

但她沒有立即躺下,而是練起瑜伽,緩解腰痛。

這是她上輩子察覺到身體不適去醫院的時候,醫生教她的調養方法,然而她那會兒心思不在這上面,回家就沒練了。

現在抓起來練,滿頭大汗後去廚房燒水洗澡。

這會兒蒼白的臉上總算是有了些許紅暈。

這主要還是前幾天的低燒導致,這幾天一直全身無力,加上早產後遺症,腰酸背痛。

一生病疼痛就格外的明顯。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現在的她也才二十一歲,但狀態卻並不好,以前宋言之很漂亮的,加上又是讀過書的知識分子,所以這才能在一場聯誼會上和裴聿琛看上。

當初的裴聿琛要被調走,因為年紀大了,為了讓他安心,上面舉辦的聯誼會上,要求他必須找到結婚的對象。

裴聿琛長得又高又帥,身居高位。

哪個女孩子不喜歡。

宋言之自然也是這其中一個。

那會兒她覺得自己是運氣好,才能和這個男人結婚。

現在卻覺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明明是風華正茂的年紀,現在卻滿臉滄桑,了無生氣。

說是愛人如養花,可她卻連那路邊的野草都不如。

現在的宋言之才明白,與其費盡心思的去愛別人。

不如好好的愛自己。

洗完澡,宋言之又叫兒子過來洗漱。

小寶的身上髒兮兮的,因為他每天都喜歡出去,也不知道幹什麼,回來就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

這會天黑了,小傢伙年紀小,眼皮子都在打架。

被宋言之刨起來,小臉兒有些黑。

宋言之用熱水給他擦臉擦頭髮,人東倒西歪,等把臟衣服換掉的時候,他已經倒頭埋在她肩膀上睡了。

宋言之看的心裏一陣柔軟,她抱著兒子進屋把他塞進了被窩裡,滿足的抱著兒子睡了。

男主兄妹等她收拾完了,這才去倒水洗臉洗腳。

其實他們在之前的人家並沒有這樣的習慣,也不讓他們浪費水。

所以兩個孩子也臟。

這會兒一脫鞋子,就有一股子汗味,腳丫子里都藏了泥土。

兩個孩子臉紅的看着一下髒了的水,忙洗完倒掉。

生怕被宋言之看見了嫌棄他們臟。

但想着小寶和他們也是一樣她都不嫌棄,他們心裏又有了些許安慰。

這一夜,兩個孩子睡的從未有過的香甜。

小寶卻睡得不好,他又做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