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5章_伊小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來西部戰區已經五年,已經整整五年沒有回過家了。

然而他的神情卻是寡淡,似乎並沒有被這個消息沖昏頭腦,冷毅的臉上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同宿舍的周宇唏噓不已道:「老裴,你的苦日子總算是到頭了啊。日後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時候,可別忘了我這個還在奮鬥的糟糠兄弟。」

提到妻子孩子,正在收拾行李的高大男人平靜的臉上似乎有了一絲波動。

片刻後,他恢復淡然神色,繼續收拾手中的東西。

五年的時間,他的氣質沉澱的越發成熟、深不可測。

周宇習慣了他的冷漠,依舊自顧自的說著話。

「說來也奇怪,這麼多年來,我怎麼沒看見你媳婦兒給你寫過信?」

裴聿琛眉頭微蹙,嗓音冷沉:「你很閑嗎?需要我幫你申請回總區?」

周宇立即原地表演了個笑容消失術:「可別,我不敢了,我寧願在這裡受苦受罪,也不想回去催婚。」

說完,忙跑了。

裴聿琛沒搭理他,拉好行李拉鏈,提着行李走出了宿舍。

……

宋言之剛走進大院,就聽有人恭喜她道:「小宋,恭喜啊,聽說你家男人要回來了。」

「是啊,你一個人在家熬了這麼多年,總算是熬到頭了。」

宋言之淡淡一笑,沒有多說。

上一世自己聽到這個消息,她開心又期待。

結果男人對她的態度,根本算不上熱衷,甚至說是冷淡。

這個家有男人沒男人都一個樣的。

宋言之淡然的回到家。

兩兄妹正坐在客廳的木凳子上,安安靜靜的。

看見宋言之回來了,兩人下意識朝她望過去。

瞧見她買了那麼多東西,都十分吃驚。

特別是當看見她袋子中的花生牛軋糖時,兩個孩子的瞳孔都瞪大了。

當哥哥的裴季川還算克制。

裴甜甜已經獃獃的盯着,眼睛像是黏在了袋子上,收不回來。

不自覺的舔了舔唇瓣,又吞了吞口水。

宋言之當沒看見。

她將糖和奶粉放到柜子里鎖上,這才道:「我進廚房做飯,你們兩個將屋子打掃乾淨。」

裴甜甜鼓起勇氣喊道:「宋、宋阿姨,弟,弟弟關在房間一直不出來沒關係嗎?」

宋言之微愣。

這才想起小寶因為兩個孩子住進家裡,還生氣將自己鎖在房間的事情。

她上輩子叫他吃飯,小寶絲毫不搭理她。

後來他整整一個月沒看過她一眼。

好似她是什麼仇人。

宋言之當時心裏還有些生氣。

這會兒卻恨自己,竟然忽視了孩子的情緒。

雖然小寶還小,可再怎麼沒感情,也知道家裡要多了兩個同齡的孩子。

自己還把他們當親生孩子對待,他心裏又怎會舒服。

宋言之走到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嗓音溫柔:「小寶,媽媽做飯了,等會兒出來吃飯好嗎?」

她的聲音一出,就引來裴季川兄妹羨慕的目光。

沒想到對他們這麼冷淡的宋阿姨,對兒子這麼溫柔。

他們從小就沒有爸爸媽媽,很是艷羨。

宋言之見兒子沒回話,又道:「媽媽給你買了雞蛋、牛奶糖。你要是乖乖吃飯,媽媽就獎勵你糖吃。」

裏面依舊沒有動靜。

換做上輩子,宋言之肯定很失望。

自己拉扯大的孩子,竟然對自己沒有一絲感情和回應。

然而死了之後,她才知道,小寶不是不愛她,他只是藏得太深了。

不然又怎會因為自己的死而瘋狂針對男主一家?

宋言之用力眨了眨眼睛,告訴自己不用着急,慢慢來。

轉身進了廚房。

她剛走,房門被人拉開小小的縫隙。

只有裴季川兩兄妹看見。

裴季川沒有說話,找到掃把開始打掃衛生。

這樣的活他在上一家就做的很好了,自然而然的,沒覺得有什麼。

裴甜甜還在羨慕的望着小寶,見他冷淡的模樣,又覺得他好任性啊。

宋阿姨都要給他糖哄他了,還給他買了雞蛋,他居然都不為所動。

肯定是被慣壞了。

宋言之進了廚房,燒水煮飯。

因為今天做飯的時間晚了些,所以她也不打算做花里胡哨的了。蒸上米飯飯後又翻出碗打了個雞蛋,加了些許鹽和水攪拌,放到甑子裏面和米飯一起蒸。這樣米飯好了,這蒸蛋也差不多好了。

小孩子最愛這一口。

削了馬鈴薯切成絲,為了讓孩子多吃點,不僅要好吃,還要做的好看。

肉當然是必不可少的,雖然吃不起新鮮肉,但是臘肉也不能留着,反正留着最終都便宜了別人。

宋言之就這柴火一燒,煙火味嵌入肉中,瞬間滋滋冒油。

濃郁霸道的肉香湧入鼻腔,即便是她也不禁吞了吞口水。

而此時門外的兩人也聞到了香味。

本來今天他們就沒吃什麼東西,這會兒本就飢餓。

聞到了這味道,肚子愈發地感到如絞痛般的難受。

裴甜甜嘴裏不停的分泌口水。

她有些驚喜,宋阿姨看起來冷漠,卻給他們做肉吃嗎?

她已經一年沒嘗過肉味了。

裴季川雖然沒有她那麼誇張,可時不時朝着廚房張望的眼神也暴露了他的情緒。

米飯煮好,宋言之便開始炒菜。

各種各樣的香味交織,不說整個家裡香噴噴的,就是鄰里鄰居都忍不住投來了目光。

宋言之將飯菜端上桌,兩個孩子震驚呆了的望着她手裡熱氣騰騰的菜。

喉嚨不停的吞咽着。

她也沒有去看兩個孩子等待她檢查衛生的表情,徑直走到兒子房門口,輕柔喊道:「小寶,吃飯了。」

等待了一會兒。

雖然沒有回應,但是宋言之卻隱約聽到些許聲音。

她一喜,道:「吃了飯媽媽就給你糖吃好不好。」

說完話,她轉身去柜子里抓了兩顆糖,從門縫下塞進去。

「媽媽沒有騙你,媽媽給你買了一大包糖。」

她話說完,剛剛塞進去的糖不見了。

宋言之很是驚喜。

「你不想出來的話,要不要媽媽送房間給你吃?」

頓了一會兒,房門被拉開。

小手緊緊捏着一顆牛奶糖的小寶總算從屋內走了出來。

明明還很小,但是他的眼神中卻沒有一絲情緒。

然而宋言之卻不在意,因為上輩子不願意出門吃飯的孩子這一世卻走了出來。

小寶目不斜視的走到餐桌,坐下。

然後目光就像是黏在了那碗漂亮的蒸蛋上。

為了點綴,宋言之還在上面撒了些許小蔥花。

QQ彈彈的。

她給孩子打了一碗米飯,這才看向滿臉艷羨的男主兄妹倆。

「你們也坐吧,以後你們就住在這裡了,不必事事都要我同意。」

說完,宋言之便開始自己吃了起來。

她其實也餓得慌,又是重生又是消化那麼多的事情,精神和身體都疲憊到了極點。

這會兒吃上一口軟糯香甜的米飯,才活過來。

未來男主兄妹連看也不想看一眼的東西,現在卻是如此的珍貴。

兩個孩子給自己打了米飯,他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能吃這麼好的東西,打飯的手都是抖得,一邊打一邊偷看宋言之的神色。

坐下吃飯也是唯唯諾諾。

然而香甜醇香的米飯吃進嘴裏的口感是那麼的好,叫人恨不得將舌頭也吞下去。

香的兩人幾乎要流淚。

吃着吃着眼眶就紅了。

上輩子的宋言之看着這一幕,心疼的不得了。

可現在卻沒有一絲波動了。

經過了上一世,宋言之明白了一個道理。

人不能對太好,飯不能吃太飽。

小寶平時不愛吃飯,然而今兒個可能做到了好吃的,竟是把雞蛋和米飯全吃光了。

滿嘴都是殘渣。

宋言之看的心裏滿足,想給他擦擦嘴,小寶一下警惕的歪頭躲開了。

吃飽了飯他也不走,就盯着手裡的糖發獃。

宋言之立即明白了,她說過他吃晚飯就給他糖的。

小寶聰明的很,之前給的那顆是之前給的,但飯後給的性質不一樣。

宋言之笑着掏出另一顆奶糖放到他面前。

小寶平靜無波的瞳孔有了些許波動,他一把抓過糖果,小泥鰍似的滑下了凳子,蹬蹬蹬又跑回了房間,關上了門。

裴甜甜小心的看着宋言之的神色,卻見她依舊溫柔如水的望着小寶關閉的房門。

她忽然就心裏生出陣陣不忿,不明白宋阿姨這麼好的人,兒子卻這麼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