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4章_伊小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立即就好吃好喝的照顧着,買新衣服、買玩具。

她沒在兒子身上找到的親情,在兩個孩子身上找到了。

將他們視若己出。

然而誰能想到,眼前如此無害又可憐的兩個孩子,長大後竟活生生的將她氣死。

宋言之眸色一暗,說不出什麼表情。

她轉身走進屋子,只冷冷丟下一句:「進來吧。」

宋言之做不到像是上一世一樣熱情的招待他們,雖然自己當初已經病入膏肓,但最後一口氣確實是這兩個孩子氣沒的。

她不會對兩個幼小的孩子實施報復,但也絕不會和顏悅色的對他們、照顧他們。

這是裴聿琛的房子,既然那男人要收養,那她沒道理把人趕出去。

宋言之念頭一落,大步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廚房裡沒什麼好東西,除了一些發芽的紅薯和馬鈴薯,就只有一顆還沒吃完的大白菜。

牆角的罈子里還有半罈子酸菜。

頭上掛着一坨發霉的臘肉。

宋言之掃視一圈廚房裡的東西後,便有了去供銷社的打算。

結婚的時候,裴聿琛給了她六百彩禮,家裡人一分沒要,全給了她。

只是這些年來,被婆婆拿走了不少,剩下的也就兩百來塊了。

宋言之翻了錢,準備去供銷社。

走出廚房, 她瞧見兩個孩子無措的站着。

小臉上滿是對陌生環境的恐懼。

宋言之掃過兩人的表情,道:「你們的房間在次卧,日後就睡哪裡,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進我的房間。」

「我答應留下你們,但不代表我會照顧你們的生活起居。吃飯可以一起吃,但日後家裡的衛生,洗衣洗碗你們都要做。不願意的話你們可以選擇離開。」

留下一句,宋言之便離開了。

望着她冷漠的背影,裴甜甜禁不住哭出聲,扯着哥哥的袖口害怕道:「哥哥,宋阿姨是不是不喜歡我們。」

裴季川緊抿着唇,沒有說話。

宋言之沒有在意兩人的想法,這會兒已經快中午了,供銷社連肉都沒了,只剩下幾根蚊子盤旋着的骨頭,上面沒有多少肉。

雖然沒什麼肉,但是骨頭燉湯還是十分有營養的,可以補鈣。

想到此,宋言之便道:「這骨頭怎麼賣?」

正在嗑瓜子的售貨員頭也不抬道:「你要啊?那便宜點給你了,4毛錢一斤。」

宋言之沒有猶豫,全要了。

大米兩毛錢一斤,宋言之直接買了十斤。

她看到一旁的架子上還有花生牛軋糖,這種糖果很貴,但特別好吃。牛奶香味濃郁,咬開還有花生碎香,小孩子能吃的滿嘴流汁。

但因為價格昂貴一般人根本捨不得吃。

想着不愛吃飯的兒子,宋言之看了看那一塊八一斤的天價,咬牙買了一斤。

真是可悲,未來男主媽一件衣服一百塊錢不帶考慮。

然而自己的孩子卻連一塊錢的糖都吃不起。

明明嫁給了同樣一個男人,可裴聿琛對男主親媽的大方,以及對自己的漠視,都叫宋言之幾欲嘔血。

結婚5年來,這個男人從未給她單獨寄過一分錢。

只會給家裡人寄錢,婆婆又是掌控欲強的,雖然會每個月分配一些糧食,但從不會多給她一分。

因為家裡只有自己和小寶,每個月分到的東西都是最少的。

這會兒月底,家裡都沒什麼東西了。

骨頭是三斤,0.4一斤一共是一塊二,大米十斤兩塊錢,花生牛軋糖一塊八。

就這麼一會兒,宋言之花了4塊多錢。

以前她都是數着手指頭過日子,糧票分到自己手上的很少,早就用完了。

但現在她不想節省了,既然自己省吃儉用下來的未來都會被男主親媽隨手花掉,那何必不自己用呢?

宋言之又不是傻子。

她又看了看雞蛋,雞蛋四毛錢一斤,兒子正在發育期間, 這些營養蛋白質不能省。

看宋言之買的多,一旁的售貨員總算是捨得賞給她眼神了。

當她問有沒有奶粉的時候,對方立即推薦一款長虹奶粉給她,一袋就要三塊錢。

婆婆給的那十塊錢一下就被她花了個七八。

宋言之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她知道丈夫肯定給婆婆每個月打錢的。多少她不知道,但小寶是他的親兒子,自己把這個錢花在他兒子身上,理所應當!

滿滿當當的提着東西回了家。

想著兒子日後能吃的好,宋言之覺得身體的不適都消散了。

**

王艷梅回到家,就聽見兒子嚷着做飯的聲音:「媽,你幹什麼去了,怎麼還不做飯,你想餓死我啊?」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但凡成器一點,我也不用總是看你大嫂臉色了!」本來那十塊錢她打算留着補貼家用的。

丈夫因傷退役,沒法子工作,自己在紡織廠一個月也就二十八塊的工資。

兒子找了關係現在給人開拖拉機,但賺的那點錢都被他吃喝玩樂了。

二十四了,還找不到婆娘,王艷梅操心的不得了。

雖然大兒子這些年打了不少錢回來,但想要娶一個好一點的媳婦兒,沒有七八百塊的彩禮,哪裡能娶回家?

這會兒被大兒媳拿走了一張大團結,王艷梅的心裏都在滴血。

氣都氣飽了,還吃什麼飯。

「你還看她什麼臉色,她不看你臉色就已經算好了。」裴海嘟嚷道。

「你也是腦子秀逗了,非要幫別人養孩子,自家的都養不過來呢。」想着大嫂家多了兩個孩子,日後糧食也要多分過去,裴海就肉疼。

也不知道他媽腦子是怎麼了,平時摳的要死的人,這會兒居然這麼大方, 要幫別人養孩子,

他實在不理解也不尊重。

王艷梅聞言,氣的差點吐血。

但又有苦難言,只得掐他一把,「閉上你的狗嘴,這事兒日後可不能說。我今天出去了一趟, 得到消息了,你大哥要回來了。」

裴海愕然:「真的?」

王艷梅翻了個冷眼:「不是真的還是煮的,我打聽到了,雖然還不確定, 但回來應該是真的。到時候會在這邊就職一段時間,他當了八年兵了,退伍費不少,到時候你就能娶兒媳婦了。」

裴海驚喜道:「我哥可是空軍飛行員,肯定很多錢!」

王艷梅心中也是高興,但還是道:「這件事不許告訴你大嫂。」

雖然宋言之性子軟好拿捏。

但要讓她知道他們打大兒子這筆錢的主意,她指不定得鬧。

……

西部戰區空軍基地。

因為特殊原因,戰區空軍航空飛行一大隊大隊長裴聿琛被調回總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