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3章_伊小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她生孩子大出血之後,一直身子虧損。

照顧一個孩子就已經夠心力交瘁了。

這會兒又來了兩個,上輩子的自己擔心兩個孩子內心敏感,怕會認為自己對他們不好,絞盡腦汁的對他們好。

甚至把自己存着的彩禮錢全部投資在了兩個孩子身上。

捨不得他們做一丁點活,洗衣做飯全包。

比保姆還要專業。

結果最後卻落到那樣的下場。

她用行動證明了好人沒好報。

從自己是小說中的炮灰這件事中回過神來,宋言之此刻格外的清醒。

雖然恨不得立即帶著兒子離開,但她不能走。

她現在走了,虧的還是她。

這年代離婚代價太大了,而且自己現在沒有丈夫過錯的證據。

她貿然離婚,只會成為眾矢之的。

連帶著兒子也要被人笑話。

再則,現在的裴家雖然算不上有錢。

但要不了多久,裴聿琛就會退伍歸來,會成為一名國航飛行員。

在這個人均工資30-40的八零年代,他一個月的工資,卻有八九百。

不僅如此,他還有一大筆的退伍費。

甚至分配了大房子。

當初她帶着孩子風風光光跟着搬過去,認為自己終於苦盡甘來。

誰知最後卻落到操勞而死的下場。

她省吃儉用幾年存下的錢,被丈夫送給了男主親媽。男主親媽大手大腳,一件衣服就要百來塊錢,各種奢侈品堆滿桌子。

宋言之回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是可笑,還是可悲。

那麼多年下來,她竟然都絲毫沒察覺到不對。

這會兒仔細想來,男主親媽周巧每次上門探望,和裴聿琛聊天。在自己面前向來沉默寡言的男人,可面對周巧,兩人彷彿有說不完的話題。

她還天真的只當兩人是遠房親戚,從小認識並未多想。

可仔細回顧,才發現兩人的事情早有預謀。

結婚的那日,裴聿琛晚上回來的很晚,問了婆婆才知道丈夫送周巧回家了。

說一個女孩子不安全。

就算是遠房親戚,但根本沒什麼血緣關係,用的他一個新郎大晚上的特意送她回家嗎?

而且新婚夜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兩人發生什麼也沒人知道。

宋言之腦子血氣上涌,說不定這兩人早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勾搭上了。

但這一次,她怎麼能按照小說中的故事發展下去。

這什麼狗屁小說,憑什麼要操控她的命運。

她為什麼要累死累活的照顧兩個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

她必須要改變這一切,不能讓這本小說劇情左右自己和兒子的人生。

什麼長嫂為母、上伺候老,下服侍小,誰愛做誰做。

她要當惡毒養母!

**

王艷梅出了大院,着急的來到一戶人家門口。

一長相十分漂亮的女人走了出來,焦急道:「表姑,怎麼樣了,要不然還是把季川和甜甜交給我吧,我自己來養也是可以的,我不想讓兩個孩子寄人籬下。」

此人便是王艷梅的遠房侄女周巧,沒有血緣關係,是她好姐妹的孩子。

周巧從小就聰明,學習成績很好,一路追隨著兒子上高中,前幾年還去上了大學,剛回來。

她容貌長得好,人也聰明討喜。

本來是王艷梅絕佳兒媳的預選。

誰知道半路殺進來一個宋言之。

五年前兒子結婚當晚,出了意外。

因為心上人結婚傷心欲絕的周巧和同樣醉酒的裴海發生了關係。

周巧懷了孕,為了隱瞞這件事,她只得同當時追求她的王健結婚。

生下雙胞胎後,她不顧世俗的眼光去上大學。

扔下了兩個孩子。

之後王健去世,這才求裴聿琛幫助收養兩個孩子。

王艷梅得知這個消息,原本是百般不答應的。

直到周巧前段時間回來,告訴了她這件事。

她才知道兩個孩子竟然是自己的親孫子。

這下王艷梅坐不住了。

然而這種事本來就是醜聞,要傳播出去,裴家怕是要丟盡了臉。

思來想去就想到了這個辦法,將兩個孩子過繼給裴聿琛。

小兒子喝醉酒,似乎並不知道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只有周巧和她知道。

王艷梅想着,反正只要孩子進了自家族譜,就沒關係。

再則小兒子一事無成,兩個孩子給他他也養不了。

不如給有穩定收入的大兒子。

她還少操心一些。

這才發生了剛剛找宋言之商量的事。

周巧眼神閃了閃,道:「我只是擔心宋同志有想法,對他們不好,畢竟不是她親生的。」

王艷梅立即道:「她敢,她要對季川他們不好,我第一個不放過她。」

周巧鬆了口氣。

誰懂啊,五年前自己還是未來科技時代的早八社畜。

就因為熬夜看了一本小說,看見帥氣多金的男主早年喪妻、孤寡一輩子,心裏可憐他。

沒想到一覺醒來她就穿到了書裏面,成了暗戀男主的遠方表妹。

更慘的是,原主還因為傷心過度被男主不學無術的弟弟給睡了。

周巧當時差點一口老血吐出,氣死過去。

但她想着,那被玷污的是原主,不是自己,她心裏自始至終都只有男主一人就足夠了。

她可不想成為這個封建年代的犧牲品,當即就想好了計劃。

先是同追求者兼男主戰友結婚,將孩子丟給他,然後再去上大學,提升自我。

她的目標是進入航空公司,成為一名空姐。

要知道這年代的空姐,工資可是非常高的!

含金量極大。

而且這樣才能有和男主相識的機會。

要不了多少年,男主的糟糠妻就會去世。

那會兒的他身居高位,多金帥氣,雖然年過三十,但卻十分有魅力,是周巧最喜歡的一款。

她努力的考上大學,就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

如今第一步計劃已經成功了,現在只要等着男主糟糠妻去世就行。

周巧心裏美滋滋的,現在的男主反正也不有錢,她根本不着急。

她只需要等以後宋言之去世,自己嫁過去過好日子就行了。

**

宋言之還沒找到兒子,就看見有人領着兩個孩子站在她家門口。

還真是迫不及待呢。

女人看見她,心一喜,開口道:「你就是宋同志吧,兩個孩子我給你送來了。」

說完,她看向兩個孩子,道:「季川,甜甜,以後你們就跟宋同志生活了。」

她沒多說,介紹完就走了。

顯然一副迫不及待甩掉拖油瓶的態度。

宋言之目光還沒落到兩個孩子身上,就看見不遠處站這個頭大身子小的小傢伙。

小傢伙很瘦,因為早產的原因,他比同齡的男主還要小一些。

他的眼神很冷,死死的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兩個孩子,眼神中滿是冰冷。

宋言之接觸到兒子的眼神,心都跟着顫抖了一下。

以前兒子對自己從來都是愛搭不理的, 她心裏也有怨氣,幾乎都忘了他小時候是個什麼樣子了。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孩子,長大了竟然同男主一家作對,成了書里的瘋批反派。

要不是因為自己,他根本沒有任何弱點。

「小寶?」她獃獃的叫了一聲,然而小寶卻猛地鑽進了屋子,將自己鎖進了房間。

宋言之看着閉門不見的兒子,眼睛酸的幾乎要落淚。

她轉身看向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上面還有布丁的男主兄妹。

他們手上提着布包,衣物少的可憐。

之前他們是在剛剛那女人家生活的,雖然沒遭受虐待,但也過得不好。

洗衣做飯,餵豬放牛,什麼都得干。

明明只是四五歲的年紀,可手指都有老繭了。

裴甜甜的手更是像發麵的饅頭,到處都是乾裂的口子。

相比較較為警惕的裴季川,她有些害怕的躲在哥哥的身後,怯怯的望着她。

上一世宋言之瞧見這兩個孩子的模樣,心一下就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