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妻火葬場:反派不做受氣媳婦啦 第10章_伊小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他垂眸,是戰友的兒子,王季川。

現在過繼給了他,他媽說為了不虧待兩個孩子,讓他們和自己姓,改成了裴季川。

這會兒裴季川有些緊繃的望着他,開口道:「裴叔叔,宋阿姨沒有虐待我們。」

「小寶的衣服是我自己要洗的,宋阿姨沒讓我洗。」

「她對我們兄妹很好,希望你不要和她吵架。」

裴聿琛微愣。

想來是剛剛同宋言之僵硬的氣氛讓幾個孩子誤會了。

以為他們在吵架。

吵架嗎,其實也不算。

因為宋言之根本就沒有要和他吵的打算。

她情緒平靜的驚人。

「我知道。」裴聿琛言簡意賅。

他又不是傻子,進來的時候隨意掃了一眼就知道兩個孩子洗的都是自己的衣服。

宋言之要真對他們不好,肯定不會只讓他們洗自己的。

裴季川微微鬆了口氣,剛剛在外面聽見那些人說的話,他的心裏是惶恐的。

很擔心兩人因為他們兄妹而吵起來。

……

裴家。

「爸、媽。」

裴聿琛去看望了父母。

他換了一身休閑的外衣,神情少了幾分肅然,身上早已褪去青年時期的氣質,多了幾分沉穩。

手上提着一些禮物。

王艷梅幾年沒見兒子了,看見他來了十分驚喜,立即親切地問道:「聿琛,回來了,快,進屋坐。」

「我這就去做飯。」

裴聿琛神情淡淡:「不必,我等會兒還有事,來看你們一眼就走。」

聽見這話,王艷梅皺眉。

她其實不太喜歡大兒子,從小就性子漠然,對親爹親媽也熱衷不起來。

又想起小寶也是這樣,果然是一個骨子刻出來的。

但不管怎麼不喜,好歹也是給他們裴家爭光了。

現在一大家子都靠着他過日子,當然要笑臉相迎了。

她又問:「你應當回過家了,看見季川和甜甜沒有,他們都是很乖的孩子。」

「見過。」裴聿琛言簡意賅。

王艷梅說起兩個孩子眉笑眼開,好似那才是她的親孫子。

反而對宋言之和小寶絕口不提。

裴聿琛放下茶杯。

「言之和小寶這五年過得好嗎?」他打斷了王艷梅的話。

王艷梅微愣,回過神來態度十分不悅:「他們能有啥不好的,該吃吃該喝喝。之前你讓她去紡織廠上班,那麼好的職位,結果她整天偷懶。要不是我找了辦法請人頂上了位置,她早就被開除了。」

「你說誰家媳婦像是她這樣,生個孩子四五年都不去上班的。」她說起宋言之來滿是不喜。

「這一次你讓季川和甜甜過來,她還給我甩臉色,換着法子的從我這裡拿錢,家裡都要被她掏空了!」

裴聿琛眉頭微蹙,並沒有信王艷梅的話。

雖然和宋言之相處的不多,但她不會是那麼強勢的人。

他放下茶杯,道:「行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有時間再來看你們。」

王艷梅還沒來得及多說小兒子要結婚的事情,人就走了。

她氣的跺了跺腳。

這不孝子,氣死她了。

**

小寶跑到了自己常去的大槐樹下玩,這裡是他的秘密基地。

他伸手摸了摸地上的泥土,有些濕潤,昨晚上下過雨了。

把他的螞蟻窩沖沒了。

他正蹲着,忽然幾個小孩子跑過來問:「你是誰啊。」

「你的鞋子真好看。」

「比大壯的還好看。」

小寶回過頭,卻見是幾個吊著鼻涕的臟孩子。

對方一臉羨慕的望着她。

大壯本來被一群孩子圍在中間的,這會兒聽見這話,立即朝着小寶看了過去。

瞧見是小寶,又見他穿着比自己還新的新衣服,立即黑了小臉,大聲道:「別跟他玩,他是小傻子,我媽說跟他玩也會變傻的。」

「啊,他是小傻子小寶。」

「他今天怎麼穿這麼好了?」

「她媽可窮了,根本沒錢,有時候還要來給我家做飯換我不要的衣服給他穿。」大壯得意的說。

小寶瞪着大壯。

他才沒有撿大壯的衣服穿。

這是媽媽給他買的小褂子和新鞋子。

「這肯定是我的衣服,不許小傻子你穿我的衣服。」

大壯見他還敢瞪自己,立即生氣了。

伸出髒兮兮的手就去推小寶。

小寶躲避着大壯,大壯比他還要大兩歲,他小胳膊小腿的一下就被推在了地上。

新衣服一下被弄髒了。

小寶氣的眼眶猩紅,生氣的伸手就去抓大壯的臉。

這一爪子直接給大壯抓懵了,「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小傻子發瘋了。」

「大家快跑啊。」

大人們聽到哭聲跑了過來。

小寶看到大人們,害怕極了,衝著跑回了家。

宋言之剛做好飯準備出門叫人,就瞧見小寶正站着的站在門口。

他剛穿出去沒多久的新衣服皺巴巴的,鞋子身上全都是泥巴。

她驚了一下,這孩子怎麼出去一會兒就弄髒了。

小寶眼眶還有些紅,眼裡包着淚水,卻怎麼也沒讓眼淚掉下來。

宋言之立即察覺到了不對,忙三步並兩步上前,緊張的蹲下身子去摸他:「怎麼了小寶。」

小寶倔強的抿着唇不說話,

宋言之這才發現,他渾身在發抖。

她立即沉了臉。

肯定是發生什麼事兒了。

果然,後腳她大姑姐牽着鼻涕眼淚一臉的大壯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宋言之,你看你兒子乾的好事!他把我家大壯的臉都抓成什麼樣了!」

宋言之掃了一眼大壯,大壯圓滾滾的,臉上的肉將五官都擠在了一起,哭得眼淚不是眼淚,鼻涕不是鼻涕的。

臉上面有一道紅痕,沒出血。

小寶又是一抖。

宋言之將小寶護到自己身後,轉過頭問他:「小寶,別怕,告訴媽媽發生什麼事?」

小寶躲在她的腿後面,髒兮兮的手指緊緊揪着她的褲腿。

他激動的指着大壯口齒不清卻又極致憤怒的道:「大壯罵……罵嗚嗚……」

他話沒說完,就「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覺得丟臉極了,自己連一句話都說不清楚,他太笨了。小寶扭過頭,不敢去看那些人的嘴臉。

不用想他也知道,他們必定是嫌棄的看着他的。

宋言之將他摟進懷裡,拍着他的脊背安撫情緒。

「我兒子平時很少會和別的孩子玩在一起,我相信他不會是主動惹事的人,大姑姐,你應該先問問你兒子做了什麼,再來找麻煩。」

小寶穿着的新衣服都弄髒成了這樣,她猜想可能是大壯看小寶穿新衣服不順眼就去欺負他。

所以小寶才會被刺激動了手。

大姑姐本來想着過來宋言之肯定是要低頭彎腰的賠禮道歉的,畢竟她之前的性子就很怯弱。

卻沒想到她一開口就是質問自己。

先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立即黑了臉,指着宋言之的鼻子罵道:「開什麼玩笑,我家大壯平時那麼乖,從來不會惹事。他臉都被你兒子抓花了,你瞎了嗎,原先看在你是我弟媳的份兒上,道個歉我就不說什麼了,現在你要是不賠錢,我告訴你這事兒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