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給他拉黑了?
陸星辭轉移了陣地,直接在群里分享了這個消息。」
恭喜我們老傅鐵樹開花,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
這一消息果然炸出了一圈深海魚雷,紛紛詢問到底是哪位天仙下凡,確定陸星辭喝醉酒發瘋說胡話?
傅承淵是誰啊,打小就沒見他這死樣子對什麼人滿意過。
陸星辭從後視鏡里打量了一下南頌,說起來當初江澈第一次把她帶來的時候,驚艷全場不為過,倒不是說真的漂亮到朋友,而是身上那股子氣質,再正經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能透出撩人的味道來。
這樣的女人,天生就會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何況她的眼神並不是刻意偽裝的勾引,像貓,冷艷中又透着不可親近。
還尋思着江澈壓不住這樣的女人,沒想到竟然跟傅承淵扯到一塊去了。
手機的信息在不停跳躍,南頌坐在後面有點頭皮發麻了,因為她發現傅承淵好像在看自己。
傅承淵的確在看南頌,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南頌覺得那是一種,在叢林里,被一頭黑豹死死盯住,等到最恰當的時機將食物叼走的既視感。
直到南頌鼓起勇氣扭過頭想問他看什麼的時候,發現他閉上了眼睛,正靠在后座休息。
莫名地,她悄悄鬆了口氣,或許是自己想多了。
等下了車,從此往後他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再無糾葛就是最好的結局。
何況傅承淵這樣的男人,絕對不會缺一夜情對象。
中途陸星辭半路下了車,南頌直接忽略了他戲謔的眼神,打算在前面的路口也讓司機停個車,自己完全可以坐地鐵回去,再讓她跟傅承淵待在一起,她快窒息而死了。
「地址?」
清冷的音調,不帶任何情緒起伏。
「不用了,我在這下車就……」傅承淵看了過來,眉梢微挑,南頌的話突然就說不出口了。
「鉑悅府。」
擋板緩緩升起,南頌猛地看向了傅承淵,男人有些不耐得扯了扯衣領,「你怕我?」
「沒有。」
她不知道傅承淵這是什麼意思,總不會是要她為昨晚的事情寫個報告給他審批吧。
聽到她的回答,男人輕笑出聲,配上他那張一貫淡漠的臉,倒是顯得這一切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