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這個問題,讓洛雪愣住了,她抬頭看着他,顫聲回道:
「你現在問這個問題幹嘛,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快,上馬車,我帶你回城。」
「不……」
冷銘用力的搖了搖頭,
「你先回答我……」
他倔強的眼神,讓洛雪有些恍惚,她咬着嘴唇看着他,點了點頭,嘴裏輕輕的回道:
「會……」
只是這簡單的一個字,便讓冷銘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好了,上車吧,我帶你去回春堂。」
「不要。」
冷銘再次搖頭阻止道:
「回春堂里人多嘴雜,還是回銘王府吧!」
他的話也有些道理,如果被人看到他莫名受傷,那猜測肯定不斷,回頭再傳到皇上的耳朵里,她可真就解釋不清了。
她點頭,
「好,我扶你上車。」
說著話,她扶着他上了馬車,將他安頓好,她便坐上馬車的駕轅,快速駕車離開。
為了不耽誤時間,進城後,她直接將馬車趕到了回春堂,此時,正在為她擔憂的洛藍在看到她回來時,忙邁着大步迎了過去,
「雪,你去哪了?我快急死了。」
洛雪來不及和她過多的解釋,直接說道:
「姐,拿上你的醫藥箱,和我出去一趟……」
「怎麼了?誰受傷了?去哪?」
「別問了,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快跟我走吧。」
看着洛雪緊張的樣子,加上她衣袖上沾染的血漬,洛藍突然意識到什麼。
她不敢多問,趕緊背上她的醫藥箱,交代阿虹和阿彩守在醫館,便跟着洛雪,一起向外面走去。
站在馬車前,洛雪附耳在洛藍耳邊,小聲道:
「姐,冷銘受傷了,在馬車裡,我怕會嚇到你,所以提前和你說一聲,為了不節外生枝,我們現在回銘王府,到時你再替她治傷。」
聽見這話,洛藍滿臉愕然的看着她,驚異的問道:
「他怎麼受傷的?」
「此事說來話長,你先上車,回頭我再和你細說。」
見洛雪已經上了馬的駕轅,並且催促她上車,洛藍也沒再多做詢問,直接上了馬車。
當她看到已經在馬車裡昏睡的冷銘時,忙過去為他查看傷口。
冷銘傷口處的帕子已經被血染紅了,還不時的有血漬滴下來,再看看冷銘的臉,洛藍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
依照着冷銘現在的情況,如果等回到銘王府再處理傷口,那血會流的更多,顯然會耽誤時間。
想到這,她直接揮動手臂,將冷銘移到手術室里,然後開始給他清理傷口,在確保傷口內沒有血凝塊留在那裡後,又給他的傷口處上了止血藥,然後開始包紮……
做好這一切,她聽見馬蹄聲停了下來,忙將冷銘移出了手術室,與此同時,洛雪掀開了轎簾門,洛藍滿臉輕�陸塵李清瑤��的對她說道:
「他的傷口幸好未傷及肺腑臟器,命已保住,我已經給他包紮好了,待會抬他進屋時,不要抻到傷口,明天我再來給他換藥。」
「這麼快?」
洛雪用驚訝的眼神看着她,洛藍對她莞爾輕笑道:
「包紮傷口這樣的小事,對我這個大寧國第一女神醫來說,小事一樁。」
說著話,她便招呼過來的兩個家丁,小心翼翼的將冷銘抬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