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這件事我知道我知道!特殊時期,上網課的時候,有人故意闖進直播間鬧,把一個老師氣得病發,死了。
這兩個畜生!聽說老師死後,還在網絡上叫囂,說他們闖進別的直播間,都沒人死,就這個老師死了,是那個老師的錯。
原來是他們!
我認識其中一個,就住在我家附近,平時看着挺文雅的一個人,沒想到背地裡居然做這種事情……
畜生啊畜生!
這次能不能不要馬賽克,我要親眼看看這兩個畜生到底是怎麼受刑的。
這兩個魂魄一出來,頓時引起了直播間激烈的討論。
全都是聲討這兩個魂魄的。
兩個鬼魂看着索雄興的直播鏡頭,連忙抬手擋住自己的臉,就怕自己的真人長相暴露在直播間前。
直到鬼差拖着他們,把他們拖入了下一個施刑現場。
還沒走進,就感受到一股濃烈的熱氣,遠遠望去,霧氣蒸騰。
得了消息的鬼差,在他們一靠近的時候,就立馬舀了一大勺的銅汁,灌入了一個鬼魂的口中。
滾燙的銅汁,順着嗓子一路往下,燙得整個鬼面目猙獰,眼珠子都快要從眼眶裡瞪出來。
黑無常道:「此人不僅惡語傷人,生前還是一個自由媒體人,曾經在網絡上發表過很多故意引導煽動的言論
鬼魂即使再怎麼受刑,外表也不受任何影響。
鏡頭掃過去的時候,許多熟悉的人,都認出了他。
靠,這不是我以前的同事嗎?他兩個月前的口腔癌死了,我還隨過份子啊!沒想到,居然在地府……
嘖嘖嘖!無良媒體人!活該!
就是活該!好多媒體,連事實真相都沒有調查清楚,就擅自發表言論,為了流量故意挑起對立!
別說自由媒體人了,就有好多媒體賬號,幾千萬的粉絲,發表言論的時候,也都是為了流量,不顧一切。
索雄興:「嚴銅灌口,熱鐵纏身。這是口業的最後的一個,也是最重的一個刑罰
她話音一落,那邊的鬼差就已經拖着燒紅的熱鐵,直接烙印在了鬼魂的十指上。
燙得滋滋作響。
也燙的無論是地府里,還是屏幕前的觀眾,都覺得手指也心理性的疼痛起來。
黑無常:「崔安偉也曾經在網絡上以小號撰寫過文章,挑起對立,煽動作惡,慫恿丈夫殺妻
崔安偉:「……」
這崔安偉到底是何方神聖啊!四大口業,他一個不剩!等他死了,可以想像……他的日子是多麼的豐富多彩啊!
我到現在都沒弄明白,我怎麼就造黃謠了!我要申冤啊!
就……沒有贖罪的辦法嗎?我以前年紀小不懂事亂說話,就不能贖罪嗎?
人家小仙女不是說了嗎?口業最深,無法贖罪。
完了,現在我都不會說話了。
你們發現了嗎?好多賬號註銷,就連一些媒體賬號都註銷了!這是……被嚇到了嗎?
呵呵!
口業的刑罰直播結束,鬼差將早就嚇得呆住的四個鬼魂,重新用鎖魂繩綁好,而後將繩子遞到索雄興的手上。
索雄興對着直播間道,「自業所招,還自來受。你造的口業,除了在生前會影響你的福報陰德之外,死後也會受到懲罰
「百肢節內,系下長釘。拔舌耕犁,抽腸劃斬。嚴銅灌口,熱鐵纏身。
萬死千生,業感如是。動經千劫,求出無期
這些話說完,索雄興就伸手關了直播。
黑白無常立馬湊過來,緊張問道,「大師,這次直播數據怎麼樣?應該比上次要好吧!」
上次他們地府都沒做什麼準備,這次他們可是做了充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