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南頌尖叫了一聲,直接被江澈從身後捂住了嘴巴。
「現在才回來?
看來你以前裝得要早點回家,都是為了讓老子不碰你是么?」
江澈呼吸噴在她脖頸上。
「我等得你好辛苦啊,你以為你能逃哪裡去?
我是不是說過,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南頌想反抗,奈何江澈先發制人,拽着她的頭髮不放,又用身體抵着她。
「傅承淵是怎麼弄你的?」
他的手沿着她的脊樑往下滑,「你在他床上是不是也把屁股翹得那麼高?
那麼騷?」
南頌奮力掙扎,此刻她恨不得殺了江澈這王八蛋,趁着江澈的手快摸到臀部的時候,往後狠踹了一下,江澈顯然料到她有這麼一手,人稍稍推開,南頌張口就對着他的手掌咬了下去。
「臭女表子!
今天老子辦了你,再給傅承淵發視頻,再把你的照片貼的全世界都是!
我讓你裝。」
江澈拖拽着要往外沖的南頌往床上去。
南頌此刻腦海里只有傅承淵還在門外的念頭。
可她在沙發上躺了這麼久,她不確定傅承淵還在不在,但求救的聲音已經從她喉頭髮出,「傅承淵!
傅承淵救我!」
「傅承淵?
他還記得你是個什麼東西?
不過是被人玩的騷貨,你還是留着點力氣等會跟我求饒吧!」
第011章現在沒心思干那事被江澈拖到床上的那一刻,南頌覺得真的完了!
「怎麼?
還不甘心?
這三更半夜的誰會理你,不如想想等會怎麼伺候我!」
金屬皮帶扣被解開的聲音響起,南頌一把抓起床頭柜上的燈朝他腦門砸了過去。
「老娘寧可被狗咬,也不跟你!
死了你這條心吧!」
「臭女表子,我弄死你!」
就在江澈怒吼着將皮帶抽下來的那一刻,江澈被一股大力直接踹翻在床頭。
「媽的!」
江澈怒吼一聲扭頭,在看到冷着臉的傅承淵時,那怒氣直接到達了頂峰。
然而傅承淵冷峻得眉目微微擰起,伸手直接扯掉了自己臉上的眼鏡甩在了一邊,隨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江澈揮下了一拳,然後將人單手提起,大步流星拽到了客廳,抓起茶几上的花瓶直接砸了下去。
江澈起初還能叫罵兩聲,到後面乾脆消了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