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惜朝李觀海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第10章_伊小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李觀海回來的消息,頃刻間就傳遍了雲衛司。

幾位族老紛紛蘇醒,散出淵博如海的神念,開始交流。

「觀海回來了,短短十餘日,他境界又突破了。」

「看來天水古域一行,這孩子有所收穫啊。」

「不愧是四靈共生相,當真是穎悟絕人。」

「只是他為何不退婚呢?」

「誰知道呢,興許他有自己的打算吧。」

「唉,那夏侯仙朝那裡怎麼交代?要是夏侯渾那老傢伙知道了,鐵定得來咱雲衛司鬧。」

「既來之則安之,實在不行,就收夏侯丫頭為妾室吧。」

「言之有理。」

另一邊的李觀海自然不知道族老們在說些什麼,他獨自一人往內島掠去。

雲衛司分為內島和外島,內島居住的全都是雲衛司的核心人物,包括族老和族內優秀的年輕天驕。

一般人是沒資格踏足內島的。

下方雲衛司族人望着朝內島掠去的李觀海,明知他看不到,卻還是紛紛作揖見禮,態度恭敬無比。

李觀海並沒有返回自己居住的仙山神殿,而是去了父親所在的神殿。

所過之處,來往族人和下人紛紛見禮,眼中滿是驚嘆羨慕之色。

短短十餘日,少主居然又突破了,此等天賦,當真古今難覓。

琉璃造鑄,寶玉砌成的宮殿內,一個不怒自威的男子正在獨自執子博弈。

李觀海飄入大殿,輕聲喚道:「父親。」

男子名為李淵,是雲衛司當代總旗主,也是雲衛司現任家主。

他只是坐在那,就給人一種莫大的壓力,彷彿泰山臨身。

「此番前往天水古域,可有收穫?」

李淵笑望着他,詢問道。

「頗有收穫。」

李觀海繼續道:「父親,我來是想向您稟明退婚一事。」

聞言,李淵卻擺了擺手。

「不必了,你這麼做自有你的盤算,夏侯仙朝那邊,為父會替你善後。至於夏侯丫頭,就得你自己去勸慰安撫了。」

「觀海明白,多謝父親。」

「得空時,記得去道玄天宮看看你母親,她很挂念你。」

「知道。」

李觀海離去,化作神虹回到自己的宮殿。

「哎呀,是主人回來了,主人真的回來了。」

「主人不在的這半個月,人家連覺都睡不好了呢。」

幾個面瑩如玉,眼澄似水的嬌媚女子歡呼雀躍,見到主人回來,很是高興。

她們個個姿容不俗,嬌艷無倫,好似仙子下凡,容色艷麗不可方物。

放在外面,全都是禍國殃民的絕世美人,即便是和那些神宗聖女相比,也絲毫不遜。

神虹落地,現出李觀海的身影。

幾女兩眼冒光,雖然很想衝上去撒嬌邀寵一番,卻沒那個膽子,只敢在不遠處欠身行禮,偷偷打量着他。

這時,李觀海忽然轉頭,臉上露出冰雪消融般的微笑。

驚為天人的眉目,溫潤如玉的目光,完美的不真實。

這一刻,萬籟俱寂,飄花如雨。

幾女全都看痴了,美眸直勾勾地望着他,小嘴微張,愣在了原地。

主人他…居然笑了?

天吶,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嗎?

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主人的笑容,真是不枉此生了。

李觀海進入宮殿後,忽然喚道:「凝霜。」

下一刻,空間波動,一個身穿黑色霓裳的女子,鬼魅般出現在大殿中。

「主人。」

她的聲音很冷,卻有股媚而不膩的意味,魅惑天成。

一對淡青色的眼瞳,眼神凌厲,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身姿高挑,瘦腰若蜂,纖腰豐乳,白皙腴美。

猶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任何男人見了都會血脈噴張,難以把持。

此女名叫厲凝霜,是李觀海的近侍,也是他最信任的心腹之一。

「說說李天近日的行蹤。」

「是。」

厲凝霜恭敬回答:「前幾日李天並未有所行動,一直是足不出戶。」

「七天前,他離開外島,外出歷練,結識了冰嬋宮的聖女,兩人一同探索一處秘境,至今未歸。」

「哦?」

李觀海挑眉,來到首位坐下,又問:「那冰嬋宮聖女叫什麼名字?」

「陸語林。」

厲凝霜一邊回答,一邊走到他身後。

伸出白嫩纖細的玉指,輕柔的為他揉捏肩膀。

嗅着佳人身上的淡淡幽香,李觀海握住了她又滑又膩的嫩手,輕輕把玩。

厲凝霜冷如寒冰的臉上泛起紅霞,嬌艷萬狀,不可方物。

「去幫我查一下冰嬋宮,尤其是那位聖女。」

「是,主人。」

…..

雲衛司外島。

一個樣貌清秀,眼神堅毅的青年走出傳送陣。

他雖然看起來平平無奇,身上卻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正氣,讓人無法忽視。

此人正是李天。

他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看起來心情不錯。

這次外出歷練,不但收穫頗豐,最主要的是認識了一個好友,就是陸語林。

他們是在一處坊市偶遇的,當時陸語林手裡拿着一張秘境地圖,可她不會破譯。

恰好李天路過,幫她破譯了地圖,二人自此相識。

後來他們一起探索秘境,結為好友。

李天覺得自己和她很投緣。

加上她生的貌美,清麗絕俗,幾日相處下來,心中難免生出好感。

李天自小就是在冷眼鄙夷中長大的,孤獨了十幾年,沒有一個朋友。

現在有一個好友真心待他,他當然萬分珍惜。

而且他內心中,已經將陸語林當作了自己的女人來看。

李天有信心,只要做成了那件事,就一定能打動她的芳心,抱得美人歸。

這麼想着,他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來,大步朝居住的院落走去。

外島的年輕族人見了他,紛紛投去好奇且複雜的目光。

李天天生廢脈,靈海破損,無法修鍊,這是整個雲衛司人盡皆知的事情。

可十餘日前,他突然展現出玄師中期的修為,打敗了幾個挑釁他的年輕族人,一鳴驚人。

這件事在外島掀起了小小風浪,一些外島族老也注意到了這個鹹魚翻身的年輕人,認為他大器晚成,有培養的價值。

這也讓李天的地位直線上升,至少在外島,已經沒有什麼人敢和以前一樣,隨意輕辱他了。

不多時,李天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他眺望內島的所在方向,眼神逐漸變得冰冷凌厲。

「李觀海,李淵,還有那個毒婦,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他眼瞳中密布血絲,說話時切齒痛恨,儼然和這三個人有不共戴天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