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祖龍血脈的我,喊大威天龍第3章 出發崗崗營子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祖龍血脈的我,喊大威天龍第5章 黃皮子在線免費閱讀

「哈哈哈…」

說說笑笑間,見氣氛差不多了的大金牙,裝做不經意的說道:

「老胡,你來京都,可打算做什麼?和胖子一起賣磁帶?」

老胡眉毛皺了皺,有些遲疑的說道:

「呃,這事我來之前,確實沒有想過,當初只是打算過來再說。

可看胖子賣磁帶,混的不咋樣,到是小看了京都的生存艱難」

王胖子不樂意的,嘴硬辯解:

「嘿,什麼叫我混的不咋樣,我賣磁帶雖然沒發財,可也有吃有喝,逍遙自在」

大金牙眉頭飛揚,笑容燦爛,有些自得的看向兩人:

「呵呵,胡兄弟,你也應該聽胖子提過,我是在潘家園賣古董的吧!

現在國家開放了,這生意非常火爆,還有好多的歪果仁,來這裡做買賣,他們的錢特別好賺」

老胡眉頭緊皺,疑惑的看着他:

「呃,金爺是說讓我們也賣古董?可我倆對這些什麼都不懂啊!」

王胖子一臉苦笑的點點頭:

「對啊,老金,這古董,我們確實看不出來,有什麼名堂,都是些瓶瓶罐罐,破銅爛鐵的」

龍九霄笑着指了指老胡,行李包上露出的羅盤,淡淡的說道:

「呵呵,大金牙不是讓你們賣古董,胡兄弟你包裡帶着羅盤,應該是懂風水秘術吧!這地里的寶貝多的就是。」

「什麼,九爺,你意思是倒斗?不行,這個活我不幹」

老胡大吃一驚的看着他,連忙拒絕的擺擺手。

「九爺,地里有什麼寶貝?還有什麼是倒斗?你們說的我怎麼聽不懂呢!」

王胖子鬱悶的看着兩人,一臉疑惑。

大金牙眼睛發亮,笑容滿面的蠱惑道:

「嘿嘿,胖子,倒斗就是盜墓,墓裏面寶貝,老值錢了。

隨隨便便一個,就是好幾萬,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弄到幾個就發財了」

王胖子聽到那麼值錢,驚呼一聲,不敢置信:

「嘶,老金,你說的是真的?」

在得到大金牙的肯定後,興奮的連忙轉過頭來:

「老胡,我覺得可以干啊,那寶貝你不撿,還不是給別人撿去了」

老胡眉頭皺了皺,沉聲的解釋道:

「唉,你們不知道,盜墓是有損陰德的,還有墓裏面,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

比如開棺時,要是起屍,那粽子還不一把掐死你?」

王胖子聞言,翻了個白眼:

「嗨,我還以為什麼呢!老胡,什麼陰德,都活不下去了,我才不管,至於你說的那個什麼粽子」

這貨說到這裡,轉頭諂媚的看向龍九霄:

「還掐死我?九爺肯定不答應,估計它要敢起來,九爺的鷹爪功,一把掐死它才是真的」

龍九霄點點頭,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王兄弟說得不錯,如果你是擔心那些,大可不必。

如果它不給面子,敢起來,嘿嘿,那就讓它死乾淨點」

語氣充滿霸道,擲地有聲。

大金牙這傢伙眼睛一轉,圍點打援,使用側面戰術:

「呵呵,胡爺,我聽胖子說,你不是想救濟你那些戰友,挺缺錢嗎?

何不考慮一下,安全問題,有我小叔在,你只需要找墓」

他話語擊中,老胡要害,他一直想幫戰友們的家人,可能力有限啊,現在他心中,猶如魔鬼在誘惑他墮落。

「對啊,老胡,反正那些寶貝,本來就是壓榨,廣大勞動人民得到的。

現在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時候到了,該它們貢獻出來」

王胖子眼睛裏,都是金錢的光芒,可表情卻是正義凜然,說著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胡一時間心亂如麻,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下,然後起身道:

「九爺,金爺,我回去想想,今天多謝你們的招待,先走了」

說罷,拿起行禮,轉身就出去了。

「哎,老胡,你等等我啊!」

王胖子連忙站起來喊道,又對龍九霄和大金牙笑嘻嘻的說道:

「九爺老金,你們放心,我回去肯定勸他的。」

回去的路上,大金牙皺着眉頭:

「小叔,你說老胡會答應嗎?」

龍九霄眉頭微揚,嘴角勾起,笑着擺了擺手:

「呵呵呵,放心,他那種人,別人勸沒用。

但是,你只需要給他一個理由,自己就能把自己說服,等着吧!估計明天就會去找你」

第二天上午,大金牙正在店裡喝茶。

這時胖瘦二人組,風風火火的跑過來,把他看得一愣,不由對小叔佩服不已,果然來了。

「老金,我們決定幹了,地方都想好了」

王胖子進門,屁股還沒有坐下,嘴巴就機關槍一樣的巴拉巴拉。

老胡看着大金牙點點頭:

「不錯,我們以前插隊時,在一個叫崗崗營子的地方,當時聽說那裡,有不少古墓」

大金牙聞言,頓時一拍大腿,驚喜的看着兩人:

「真的啊!那太好了,還有不少古墓?那裡的鄉親們家裡,說不定也有不少東西。

他們也不認識,給當成破爛,我和你們一起去,搞不好還能收點東西,呵呵」

老胡點點頭,又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那行,不過你收東西,不要太壓價了,當年我們在那裡插隊,鄉親們特別好,人非常樸實。」

「對對對,老金,那些鄉親們不容易,你少賺點就是了」

王胖子連忙點點頭。

大金牙笑着擺擺手:

「嗨,放心,我大金牙不是那樣的人」

開玩笑,被村民隨意擺放,那些東西估計多少,都磕磕碰碰的,品相一般,壓價犯不着,重點還是地下的東西。

幾人稍微商量一下,打算明天就動身。

然後,老胡兩人找大金牙,借了兩千塊,說給鄉親們買點禮物。

第二天,幾人就踏上了,去崗崗營子的行程。

一條三米來寬的泥濘道路上,來了四個身影,正是龍九霄幾人。

看着道路兩旁,雜草叢生,樹木鬱鬱蔥蔥,遠處山嶺蔓延,一望無際。

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大金牙有些縮頭縮腦的,跟着小叔。

王胖子眉頭緊皺,看着鞋底上滿是泥巴,一臉鬱悶的發牢騷:

「嗨,這路怎麼會這樣,以前雖然也不平整,但也沒有這樣泥濘。

要不是九爺,有袖裡乾坤,把東西收了,那我們根本沒法走」

老胡也無奈的,在路邊蹭了蹭鞋子,指着路上的汽車輪胎印:

「這裡應該,經常有汽車通過,也不知道去山裡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