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之輝煌人生陳曉安皓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晚上的時候,有軍訓才藝表演環節。

這年代的軍訓才藝表演,沒有後世那麼多才多樣,什麼街舞啊,鋼管.咳咳。這時候的軍訓才藝表演,多半是以唱歌為主。

劉若彤是音樂愛好者,無償貢獻了一把吉他,還親自當起了伴奏者。

安皓記得劉若彤畢業後參加過一次選秀,可惜後面自己放棄了,說是自己不適合那個圈子。但平心而論,劉若彤在音樂上的確很有天賦,很多歌曲信手拈來。

安皓其實考慮過,以他先知的知識儲備,可以殺入娛樂圈。不過,最終還是放棄了,畢竟他沒這個天賦,知識儲備量也並不多,未來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插足,但主要的目標,肯定還是創業。

這些傢伙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已經有膽大的起鬨,讓他唱歌。

安皓偷偷看了一眼李卿瑜,半推半就的應了。他跟劉若彤學過一首歌,也是唯一會彈會唱的歌曲,為了求婚準備的。

接過劉若彤的吉他,安皓咳咳兩聲,正色開口,「唱得不好的話,記得給我忘記了。」

不得不說,終日和這些年輕稚嫩的學子們待在一起,安皓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變得年輕許多。

儘管他現在其實只是一個未滿二十周歲的大學生。

調了下琴弦,柔和月色下,安皓坐在草地上吟唱開口,多年後,依舊有人記得,那個軍訓的秋天,那個彈着吉他的軍訓教官。

歲月一如既往的美好,值得回憶。

「在沒風的地方找太陽,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陽。人事紛紛,你總太天真,往後的餘生,我只要你。」

「往後餘生,風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貧也是你。榮華是你,心底溫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安皓抬頭環視,在李卿瑜的身上停留片刻,裝作不經意移開。

而靜靜坐着的隊列中,男生們有些訝異,女生們露出些許恍惚的入迷。

「想帶你去看晴空萬里,想大聲告訴你我為你着迷。往事匆匆,你總會被感動,往後餘生,我只要你。往後餘生,冬雪是你,春花是你,夏雨也是你。秋黃是你,四季冷暖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往後餘生,風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貧也是你。榮華是你,心底溫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清風撥開雲霧,月色更皎潔了。李卿瑜有些疑惑,或許是錯覺,當他彈唱是你,也是你的時候,好像目光總是停留在她這個方向。

這個疑問沒人給她回答,一片掌聲中,劉若彤好奇地看着安皓,「教官,這首歌我沒聽過,該不會是你自己原創的吧。」

安皓笑了笑,將吉他還給她,「不是,是我偶然聽到的一首歌,挺喜歡的,就記住了。」

不等她繼續詢問,便接着開口,「至於哪裡聽到的,我也忘了。」

劉若彤有些失望,見安皓不願多說,只能放棄追問。

才藝表演還在繼續,安皓在一邊看着,任由他們放肆這青春歲月。至於那首歌,多年後,就算再次聽到,他們多半也會遺忘在年輕時,軍訓教官曾經唱過。

目光落在人群中的李卿瑜身上,恰好她也看了過來,安皓回以一笑。

他的笑很柔和,似乎帶着寵溺,李卿瑜愣了一下,移開目光。

同樣的月色下,安皓站在陽台發獃。今晚,應該算是一個進步吧。

宿舍門打開,陳曉三人走了進來,看到安皓後,張仁興緻勃勃走了過來,「耗子,你說的那個沙縣小吃,我們還真找到了。」

安皓收回思緒,挑眉開口,「吃過了?感覺怎麼樣?」

「感覺.還行吧?沒有很好吃的樣子,你確定這個能行?」

「放心吧。」

回到屋裡,安皓喝了一口水,「沙縣小吃味道還行,但最大的特點是,能夠提供的菜系很多,而且很快捷方便。」

陳曉想了想,還真是。

「那,接下來怎麼辦?」

安皓整理了一下思緒,「第一,和學校溝通,這次開設的食堂窗口不少,拿到一個應該不難,租金的話,我們現在有一萬二,先拿出一萬,和學校商量下先拿下。關於這個,陸晟,可能需要你幫個忙。」

宿舍四人中,安皓其實家庭背景最簡單,他的父母在高中的時候去世,陳曉是延平市本地人,家裡父母是公務員,陸晟有親戚在延平大學,有一定實權。

倒是張仁,這傢伙很少談及自己家庭,不過後面安皓也知道,這傢伙家裡的條件,反而是四個人中最好的。

「好的。」

陸晟性格有些寡言,但實際上是外冷內熱的人,創業後也是他們公司的大管家。

「拿下一個窗口後,先放着,一定要等所有的窗口都定下來之後,再跟沙縣小吃那邊溝通。」

「在外面開店,租金可不便宜,人流量也比不過校內,這點他們應該很清楚,只要不傻,都能談攏。」

「再之後,只要保證合作後不出問題就行。」

正如安皓所言,校內最大的優勢,就是人流量,上萬名學子,哪怕只有一個食堂窗口,每天也不缺食客,這會成為一筆穩定的現金流。

或許不多,但積少成多這點安皓做的很好。何況,這個合作是一本萬利的事情,而且後期不需要操心。

「還有一個。」

商量好沙縣小吃的方針之後,陳曉看着安皓,有些嚴肅,「校園購物冊,確實沒有任何消息,延江省內的地市,幾乎都有我的高中同學,都沒聽過這個東西。」

「關於這個.」

安皓摸了摸指腹,「只能跑一趟了。」

想到什麼,安皓壞笑着看向陸晟,「到時候請假的事情,幫我打個招呼啊。」

陸晟翻了翻白眼,「請假沒問題,但是掛科的話,我可不敢幫你。」

「放心,我的成績,想掛科都難,我可是天才。」

回應他的,是三根中指。

而另一邊,李卿瑜宿舍內,劉若彤無奈放棄,嘟噥着開口,「再聽幾遍就好了,再聽幾遍,我就能記住了。」

李卿瑜放下書,低頭看着她,「只是一首歌而已,那麼較真幹嘛。」

「不是啊,我敢肯定,這首歌絕對沒出現過。而且,你不覺得很好聽嗎?」

李卿瑜沒有說話了,放下書本看着天花板發獃。

他唱得,確實挺好聽的。往後餘生,聽起來,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