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之輝煌人生陳曉安皓 第2章_伊小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耗子,好點了沒?」

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叫他,安皓睜眼有些訝異。自從公司上市後,就連張仁他們都不再叫自己外號,這麼一聽倒是有些懷念。

張仁放大的臉就在面前,眼角的魚尾紋卻不見了,讓安皓愣了一下,「你什麼時候做的皮膚保養?」

張仁看他的表情就像在看一個白痴,「哥哥�劉老黑生者禁地�這是天生的,你懂個球。」

環顧四周,陌生卻又熟悉,這是他待過四年的大學宿舍。陸晟窩在床上看着書皮泛黃的武俠小說,陳曉在陽台吞雲吐霧,而張仁這個二貨,一邊自戀一邊揮着手中的羽毛球拍。

安皓視線落在牆上那副女明星的海報,意識到自己可能重生了。

書桌上日曆停在1998年9月1日,這是他大二學期開學前的日子。

「你這是摔糊塗了?」

張仁摸摸安皓的腦門,「不會真傻了吧?」

「你才傻了。」

安皓拍開他的手,對於自己重生的事實,他接受的很快,「叫我幹嘛?」

「迎接青春靚麗的學妹們啊!」

張仁大呼小叫,「學妹可是珍惜資源,其他宿舍的牲口都已經蹲好點了,就你們三還磨磨蹭蹭的。」

他一貫如此,哪怕後面成家立業,也時常不着調。

陽台,陳曉掐了煙,「急啥,追求學妹這種事可不講究先來後到,只要看氣質。」

「拉倒吧。」

陸晟收起武俠小說,不給面子地吐槽,「就你那麻子臉,請學妹看星星嗎?還氣質。」

「卧槽,你下來,咱倆單挑。」

一時間宿舍雞飛狗跳,安皓看着看着,突然傻笑起來。打鬧的三人停下動作齊齊看他。

「腦子磕傻了吧?」「應該是。」「咋辦?」「要不,打一頓,據說可以以毒攻毒。」

安皓:「滾。」

秋季的上午,陽光並不強烈,新生報到處已經擠了不少人,安皓一路好奇打量着四周,對於一個重生人士來說,這一切都是熟悉而陌生的。

「這一屆的學妹,質量不咋地啊。」

陳曉一臉感慨,臉上麻子隨着表情抖動,頗為滑稽。

安皓陷入回憶之中。

畢業之後四人合夥創業,這個現在一臉麻子的人,成為了他們的外交官,多少單子都是他一步步談攏的。

那是無法輕易忘記的過去。哦不,現在應該算是未來了。

這應該算是緬懷還是期待?

大二年華啊,他們還只是象牙塔裏面的雛鳥。

等會,好像有點不對。

大二開學,那不是。

「快看,那個妹子,少說也有90分。」

黑色的奧迪停在不遠處,一對父女從車上下來,但看到那女生的一刻,陳曉瞪大眼睛,嘖嘖兩聲,「有錢有顏有氣質,穩了,一看就是書生門第的溫婉千金。」

安皓看了他一眼,神色莫名。

論家世,李卿瑜絕對算得上是千金小姐,不過溫婉陳曉大概還不知道未來被李卿瑜整的有多慘。

中年男子正在給李卿瑜拿行李,安皓視線落在他身上,很複雜。李敬臣,延江省第一富豪,他未來的准岳父。

他是他曾經那麼拚命的原因所在。因為李敬臣的反對,他和李卿瑜熬了整整十二年,結果就在快要修成正果的時候,一切回到了起點。

嗯?

走在李敬臣身後的李卿瑜似有所感,抬頭往這邊看了過來,視線和安皓交匯,但也只是一刻,就自然地收回視線。

安皓穩住跳動的心,大大地呼了一口氣,但旋即就露出一絲苦笑。

故人相見不相識。

陳曉三人在討論李卿瑜,安皓沒有心思加入,思緒出神漫遊。一直到食堂吃飯的時候,才逐漸回過神。

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他想了很多,也想的很細。

陳曉正在扒拉米飯,安皓想了想開口,「聽說學校允許開設社團了,陳曉,你就沒點想法?」

陳曉一臉疑惑,「什麼想法?」

「你不是一直喜歡輪滑嗎?搞個輪滑社怎麼樣?」

輪滑社?陳曉愣住,旋即眼眸中有光亮一閃而過,「嘿,感覺不錯的樣子。」

可只是一會兒,就苦着臉,「難,整個學校,玩輪滑的才兩三個,而且,這東西剛興起,買都不好買。」

「輪滑社歸你,輪滑怎麼來歸我,怎麼樣?」

安皓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陳曉的目光漸漸發亮,「耗子,感情你這是摔機靈了啊,不過,這真的能賺錢?」

「信我,沒錯。」

安皓拍拍胸口,「你玩你的興趣,我做我的事業,兩不誤。」

他話語一頓,轉頭看張仁,「張仁,你也可以搞個羽毛球社,老規矩,社團歸你,球拍和羽毛球,歸我。」

張仁無所謂地聳聳肩,「我沒意見,不過,耗子,你怎麼突然想要賺錢了?該不會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安皓笑了笑沒有回答,的確受刺激了。

前世他和李卿瑜畢業後正式確認關係,也是在那個時候遇到了李敬臣的阻礙,也是他們創業拼搏的開始。

他依稀記得李敬臣冷漠的臉,和李卿瑜發怒的維護。

前世用了十二年的時間,這一世,他想快一點,並且,爬的更高。而這一切,越早開始越好。

吃過飯四人出門,正好和李卿瑜、李敬臣交錯而過,安皓回頭看了一眼。

那是他熟悉到骨子裡的背影。

「耗子,走了,發什麼呆。」

陸晟在前面叫他,安皓回過神笑了笑跟上。

不過是從頭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