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長孫星沉猛然睜開眼睛,倒把着急上火的傅英嚇了一跳,但他很快又反應過來,喜道:「皇上您醒了嗎?」

長孫星沉的腦袋其實還是渾的,剛剛睜開的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他愣愣的面對着年輕了許多、臉色有些蒼白的傅英,啞着嗓子道:「你說什麼?」

傅英着急的道:「寧王不見了皇上!今天早上和泰那殺才才來報奴才,說寧王殿下昨夜出宮時怒極攻心,吐了血,奴才叫不醒您,就連忙去了寧王府想看看情況,卻只看到了一座空府!不止寧王殿下,寧王府的家僕、家將全散了!整個寧王府都空了!」

寧王府空了?寧王府都空了快二十年了……

宿醉和時間信息的混亂等讓長孫星沉頭痛欲裂,他在腦中飛快的試圖捋順得到的信息,慢了半拍才轉動了一下眼珠子,重複道:「什麼?」

傅英看着他還是一副沒有醒酒的狀況外的樣子,急得嘴上都要起燎泡,拍着大腿急聲道:「哎喲我的皇上啊!是寧王!寧王府空啦!寧王不見啦!家將都散啦!」

長孫星沉捧着腦袋長長的**了一聲,努力的去分析自己目前的處境,眼前的情形其實很熟悉,當年殷欒亭遣散家僕連夜離京,第二天一早,本來因病休假的傅英慌慌張的跑來,也是這樣把他從睡夢中搖醒,告訴他寧王不見了,連稟報的內容都是大致相同的。

他記得他當時狼狽的爬起來,親自跑去寧王府,卻只看到了一個空空如也的府邸,連照顧花草的小廝、燒菜做飯的廚子都搬了傢伙離開了。

他當時站在空蕩蕩的寧王府中,看着書房內殷欒亭留下的朝服、大印和奏摺時是傷心又憤怒的,他恨自己酒後胡言惹惱了殷欒亭,也恨殷欒亭狠心不顧往日情份,毫不留戀的離他而去。

他當時不明白,他已經將姿態放得那樣低,為什麼還是留不住殷欒亭。

殷欒亭想要大權,他就不斷的放權,任由自己的皇權幾乎被架空。不是沒有人勸過他要提防殷欒亭,可那時他能分明的感覺到他和殷欒亭之間不知從何時起已經漸行漸遠。比起皇權,他更害怕失去殷欒亭,他只想讓那個人離不開自己,無論是因為什麼。

他想,這世上大概再也沒有第二個像他這樣卑微的君王了,殷欒亭想要什麼,只要跟他說,就算是龍椅他也敢給,可即便是這樣,也依然無濟於事。

他回了皇宮,派下無數人手暗中去搜尋殷欒亭的下落,甚至把他的底牌暗龍衛都派出去了,卻始終一無所獲。

並非是暗龍衛無能,而是這支專門為他所用、保護他安危的暗衛最初就是殷欒亭為他建立並訓練的,這世上再沒有人比殷欒亭更了解他們,若他真心要躲,暗龍衛絕對拿他沒辦法。

由此也可以想見,殷欒亭是真心想要離開他的。

手握實權的寧王掛印離去,朝野動蕩,百官議論不休,每日朝上都吵得他頭痛欲裂。朝中武將多是寧王舊部,當朝問他要人,殷欒亭的父親恆國公也在旁敲側擊的問。

他要忙着找人,還要穩住朝局,應付一眾人,焦頭爛額。

所有人都來問他要殷欒亭,甚至有武將猜測殷欒亭已經被他暗殺了,可誰又知道,這世上最不能沒有殷欒亭的人就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