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眾臣子迷惑,陛下他為何那樣對將軍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寧王死訊傳出,舉國同悲,百姓們自發戴孝,暫停宴飲禮樂,京城街道上掛滿了白幡,為寧王守喪。

皇帝病重,纏綿病榻數月,甚至無法支持早朝。

朝中百官憂心忡忡者有,蠢蠢欲動者也有,幸而如今時局安定,否則,朝中怕就要亂了。

身為一國皇帝,長孫星沉沒有皇嗣,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定然會使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朝局重新陷入混亂。

長孫星沉是真的想不管不顧,任由自己就這樣衰落算了,什麼江山、什麼大義,在這一刻,都不如故人的一瞬音容,他只想閉上眼睛,去到有殷欒亭存在的世界中去。

可在他拖着病體偷跑去寧王墓的路上,看到了街頭巷尾的民生百態。

在安穩的時局下,大多數百姓的臉上都帶着笑容,可以看得出他們對生活有那麼多的期待,那一瞬間,身為帝王那沉重的責任壓得長孫星沉喘不過氣來。

一個孩童見他臉色灰白失魂落魄,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好心的送給了他一塊自己捨不得吃的的麥芽糖。

這塊小小的糖果重若千鈞,當長孫星沉伸手接過它時,突然明白自己根本沒有任性的資格,就算是孤雁,他也得拖着沉重的翅膀飛下去。

因為他身上所背負的,是整個江山、是這江山之中所有百姓的安穩生活。

「江山」二字,何等沉重。

更何況,現在在他龍椅下的江山,是他的欒亭用命保下來的,他又怎忍讓它毀去。

那次回宮後,長孫星沉終於開始配合太醫們的治療,身體漸漸有了起色。

半個月後,他再次端坐在了金鑾殿冰冷寬大的的龍椅上,像一根定海神針一樣,鎮住了那些掩藏在平靜表面下激涌的暗流。

第二年秋天,秋祁隻身去了一趟江南,之後不久,去打掃寧王墓的下人發現,秋祁不知何時自盡於寧王墓前殉主了。

而寧王的墓碑前,端端正正的擺放了幾顆今年新結的、看上去不怎麼甜的梨子。

長孫星沉接到消息後沉默良久,親自下旨將秋祁葬於寧王墓邊,讓他能長伴在他的將軍身邊。

皇帝雖然身體恢復了,也依然如同往常一般勤政,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他的精氣神,他的所有生氣,都被寧王帶走了。

自寧王故去後,皇帝終年無喜無悲,按時用膳,按時就寢,非必要不會開口說話,就像一個僵硬的木頭玩偶,履行着屬於皇帝的職責,直到李太后薨逝,才終於又有了些情緒波動。

雖然皇帝與李太后多年來都沒有什麼交流,但跟隨長孫星沉多年的傅英卻知道,皇帝心中終究是在意這位母親的,只可惜,李太后至死也沒有將皇帝叫到身前說上幾句貼心的話。

李太后的薨逝,帶走了皇帝的最後一點情緒,大喪過後,皇帝好像徹底失去了做為人的情緒和慾望。

長孫星沉從未發現日子如此的難熬,就算在以往人生最混亂不堪的年月,他的心也不曾像這樣如同飄在半空中,無依無憑,如同飄絮。

也從未如此深刻的感覺到,人的半生如此漫長,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總也到不了盡頭,長得讓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