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眾臣子迷惑,陛下他為何那樣對將軍 第6章_伊小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長孫星沉大口的呼吸着,抱着骨灰罈的手指指腹發白,沉重的呼吸聲像古舊的風箱一樣古怪又破碎,這樣艱難的撐了半晌後,他突然悶咳一聲,一口鮮血從唇邊涌了出來,身體向上挺動了一下,沒了聲息。

傅英簡直嚇得心膽俱裂,再次高聲叫道:「傳太醫!」

秋祁站起身,想要把殷欒亭的骨灰罈拿回來,但長孫星沉的手抱得那樣緊,很難掰開。

傅英哀聲道:「秋祁將軍,就讓皇上抱着吧。」

秋祁沒有說話,只默默的直起身後退了幾步,沉默的看着太醫們焦頭爛額的忙於床前。

長孫星沉昏迷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才再次醒來,他抱着那個冰冷的骨灰罈躺在床上,不言不動,若不是眼睛半睜着,胸口也有起伏,看起來就像是死了一樣。

皇帝這是心病,太醫對此也束手無策。

傅英嚇得不住抹淚,忙去請了聖母皇太后來開解,可李太后來了,卻是只看過一眼就走了,

當初的很多舊人該死的、不該死的都死了,如今寧王也沒了,李太后不管不問,容太后自請去守皇陵,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這天下,還有誰能開解皇帝一二?

沒有了。

長孫星沉躺了兩天之後,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開皇陵,將寧王入葬,待朕死後,同棺。」

話音未落,一屋子奴才呼啦啦跪了一地。

這道聖旨一旦頒出去,必定會使朝野震動,就連宮中這些內侍奴才們都覺得驚世駭俗。

殷欒亭身為世家子,當年封為異姓王就已經是開了本朝的先例,但因為寧王身負不世戰功,雖然吵鬧了一陣,倒也就罷了。

可封王和與君王同棺不可同日而語。古往今來,就算是皇后,又有幾位是能與皇帝同棺的?更何況只是一位異姓王。

雖然當朝男風開放,皇帝與寧王之間的事百官也都心照不宣,但就算再心照不宣,這種事也不能宣之於口,更別提昭告天下,而與皇帝同棺而葬,可比昭告天下還要囂張的多了!

可想而知,明日早朝時,又不知又有多少文官大人們要血濺盤龍柱,以死諫君了。

然而這道會使百官沸騰的聖旨並沒有被頒發出去,因為秋祁說:「將軍遺命,要葬入殷家祖墳。」

長孫星沉抱着骨灰罈坐在床上又發了兩天呆,他不肯見秋祁,不肯交出殷欒亭的骨灰。

從殷欒亭的死訊傳來,不過幾天的時間,長孫星沉整個人都瘦得脫了相。若不是親眼所見,傅英簡直不能相信一個好好兒的人能瘦得這麼快,他眼眶青黑,形容似鬼,水米不能進,只固執的抱着那個骨灰罈喃喃自語。

傅英有時想要聽清他都跟那壇骨灰說了些什麼,悄悄站在一邊伸長脖子去聽,只依稀聽到一些「是我逼你離開京城,是我殺了你……」

「你可真狠啊,燒成一把灰,連個屍體都不給我留……」

「你這個狠心的騙子,信不信我把你骨灰吃了……」之類的話。

聽了兩次,傅英就不忍再聽,只默默站在一邊守着他。

第三天的時候,秋祁強闖入殿中,要走了殷欒亭的骨灰,寧王這才得以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