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眾臣子迷惑,陛下他為何那樣對將軍 第5章_伊小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秋祁猶豫了一下,還是雙手將骨灰罈送了過去。

長孫星沉伸長手臂,緩緩的、用力的將那冰冷的骨灰罈抱進了懷裡,胸口緩慢而微顫的起伏着,很久,他似才緩過了這口氣,聲音低啞的道:「他走的時候,還好好兒的,不過三年時間,他……怎麼會……怎麼會……死?」

秋祁聲音不見起伏的道:「將軍長年征戰,身體暗傷重重。十年前在北疆戰場,將軍右胸中箭,傷到心肺,一度重傷垂死,孟老拼盡全身醫術才從閻王手裡將他搶了回來,然而尚未痊癒,就接到京中有變的消息,當時戰事平穩,他讓屬下假扮成他穩定軍心,不顧傷痛親率輕騎日夜不休的千里奔襲回京馳援。

連日勞累苦戰,他帶傷的身體根本無法負荷,又逢安王薨逝,悲痛之下舊傷複發,在得勝後回北疆的路上就再度吐血昏迷。

親兵將他帶回北疆後,孟老再度全力救治,將軍前後昏迷八天,卧床半月,又休養半年有餘,雖然勉強痊癒,但也自此留下咳疾。

身在戰場,他每每身先士卒,身體大小傷情不斷,之後幾年又數度重傷,雖然都因為他年輕體健痊癒了,但孟老曾言,他的身體已經千瘡百孔。若將軍此後好生將養,不再勞累,心情舒暢,或許可與常人同壽,但這很難。」

長孫星沉的眼神凝滯,嘴唇動了幾次,才發出暗啞的聲音:「他沒有跟我說過……他說他一切都好,我讓太醫為他請平安脈,他也不肯。」

秋祁道:「將軍是怕皇上擔憂內疚,更何況征戰舊傷,誰也無可奈何,宮中太醫想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於醫道方面,孟老並不比太醫弱。將軍回京後,孟老辭去軍中職務,跟到王府做府醫,就是因為牽掛將軍身體,想要親自為他調理,為他延壽。

然而將軍戰後回京幾年,還是東征西討,忙着削藩平亂,疲於奔命,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又要勞於政務想要為您分憂。」

說到這裡,他略帶嘲諷的一笑,也不知是笑長孫星沉無端猜疑殷欒亭的居心,還是在替自家將軍自嘲:「他忙忙碌碌,總也不得閑,總有太多的事要他去操心,孟老每每在府中苦苦相勸,卻也無濟於事,將軍還曾言道,他身負殺孽無數,傷痛短命也是業報,不必強求。」

長孫星沉睜大眼睛,眼淚順着眼角滾滾而下,聲音嘶啞幾不成調:「不必……強求?他造殺孽,都是為了我,要有業報,也合該報在我的身上……為何不報在我的身上?」

傅英站在一邊默默的抬袖子抹淚,秋祁的神情卻沒什麼動容,只淡淡的接着道:「將軍離京時,咳血之症又再複發,他遣散了家將,甚至不肯帶上孟老,只有屬下是將軍從死人堆里翻出來的人,無親無故,除了將軍身邊,無處可去,苦苦哀求之下,他才肯讓屬下跟隨。

他一直喜歡江南美景,從前與屬下談起時十分嚮往,一心想去小住一番。

江南多雨,其實並不適合將軍養病,可是將軍擔心日後再沒有機會,執意要去,屬下相勸不得,只能跟隨。

到江南一年多後,他的腿傷複發,陰雨連綿時疼痛難忍,到後來幾乎不能走路……屬下勸他離開多雨的江南,可他捨不得去時種下的小梨樹,一心想要等它結果,那顆梨樹……大概明年就能結果了,只可惜將軍沒有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