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眾臣子迷惑,陛下他為何那樣對將軍 第3章_伊小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書房門外,筆直的跪着一個年輕的侍衛,見他出來,向前膝行了一步,雙目灼灼的看着他,卻一言不發。

殷欒亭看了他一會兒,開口道:「秋祁,家僕都散了?」

秋祁恭聲道:「都散了。」

殷欒亭又道:「家將也都走了么?」

秋祁垂眸道:「將軍之令,他們不敢不遵。」

殷欒亭點頭道:「好,你也去吧。」

秋祁伏下身,重重的磕了個頭,也不起身,就這麼伏在地上沉聲道:「秋祁是將軍從死人堆里翻出來的,是早在十年前就該餵了食腐鴉的人,如今孑然一身,無親眷,無老小,唯一的牽掛就是將軍,將軍若不要我……」

他利落的拔出靴中的匕首,雙手托起,接着道:「秋祁若能用將軍賜下的匕首,死在將軍的手下,便是最好的善終,秋祁九泉之下,亦謝將軍大恩!」

殷欒亭皺眉看了他半晌,終是輕嘆了一聲:「罷了。」

江南

一個不起眼的小鎮中,普通的小院落,身形瘦削的青衫男人坐在輪椅上,腿上蓋着一條厚厚的毛毯,正微抬着頭,安靜的看着院中那棵半大的梨樹。

他的面容很年輕,長發卻是半白的,兩縷黑白摻雜的長髮垂在身前,隨着微風輕輕拂動。

他身後站着的年輕人看了看天色,微微彎身道:「將軍,起風了,回屋吧。」

那白髮將軍沒應,只溫聲道:「秋祁,這棵小樹明年差不多就能結出梨子來了。」

秋祁也跟着看了看那株小樹,柔聲道:「是呢,它長得真好,結出來的梨子也一定很甜,等它結了果,屬下給將軍摘來嘗嘗。」

白髮將軍卻微笑着搖頭道:「我怕是吃不到啦,你替我嘗吧。」

秋祁的眼眶微微發了紅,聲音帶着幾不可查的顫抖:「屬下不愛吃梨,將軍若是等不到,那屬下摘了,親自給將軍送去吧。」

白髮將軍輕輕嘆了口氣,無奈道:「你啊,太拗了。」

秋祁卻輕笑道:「什麼樣的將軍,帶什麼樣的兵,屬下若是執拗,也是隨的將軍。」

殷欒亭無可奈何的笑了,過了一會兒,又溫聲道:「秋祁,我要託付你一件事。」

秋祁繞到他的身前,單膝跪地,抬頭仰視着他,認真道:「請將軍吩咐。」

殷欒亭抬手摸了摸他的頭,聲音依然溫和:「等我死後,你將我屍身火化,然後帶着我的骨灰和那塊雙龍玉佩,回京,向皇上報喪,就說殷欒亭已死,絕無不臣之心,請皇上安心。」

秋祁的眼圈頓時更紅了,哽了半晌才道:「將軍……江南氣候雖暖,卻也潮濕,並不利於您養傷,當初屬下就勸您不要來,您不肯聽,現在……您為什麼又要回去?您喜歡這裡,將來您……若有不測,我們就留在這裡,不好嗎?」

殷欒亭微笑道:「不,秋祁,我生於京城,長於京城,京城是我的家。在生時,我喜歡這江南風光,來住一住,算是得償心愿,可江南再好,也不是家,我死後,是要落葉歸根的。我爹說,縱然我大逆不道,但以我的戰功,殷家祖墳里,還是會給我留一塊地方的。」

秋祁含在眼眶中的淚還是忍不住落了下來,他伸手扶着殷欒亭的膝頭,啞聲道:「將軍是整個大宣朝的英雄,您的不世功勛,是任何人任何事都奪不去的!就算是皇上……皇上疑心您,也不能否認這一點!將軍,屬下一直不明白,您當初為什麼一定要走,您本不必走的!沒有人有資格趕您出京!

皇上疑您,可能是……可能是有小人挑唆,而且您在百姓心中威望太盛的緣故。但日久見人心,將軍立身既正,皇上終究是會明白您的!來江南這幾年,您就算嘴上不說,心裏也一直放不下皇上,而皇上……皇上對您也並非無情,他……他……」

殷欒亭嘆了口氣,伸手抹了他眼角的眼淚,低聲道:「我知道他對我並非無情,我們從小到大的情份,我到底對他還是有一些了解,他有情無情,我也看得出來。」

秋祁粗魯的抹了把臉,追問道:「那您為何……」

殷欒亭卻狡黠一笑,道:「我就是要讓他不好過啊,我在他對我尚有餘情時抽身而退,他在安心的同時反而忘不了我,等我一死,你就帶着我的骨灰回去報喪,他心裏定不會好受的。」

他在秋祁驚詫的眼神下微微抬起下巴,表情「陰狠」的道:「我殷欒亭,從來都是一個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的人,我一早就對他說過,若他將來讓我不好過,我定然還他百倍,他莫不是以為我說的是玩笑話?我說到做到。」

秋祁的嘴巴微微張開,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可您……您不該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而且……而且您何必做的這麼絕呢,皇上他……你們當時未必沒有轉圜……」

殷欒亭的表情垮了下來,又輕嘆了一聲,緩緩說道:「永安臨死時說,自古君王多猜忌,容太后、我娘、北域王,還有你,很多人都提醒過我,讓我不要那麼放肆,要記得君臣之別,本就功高震主,還插手政權,必然會讓皇帝不放心的。可我一直堅信,我們是不一樣的,他待我,是不一樣的。

你說,我是整個大宣的英雄,可我其實原本並沒有那麼遠大的抱負,在看到邊疆百姓時,我確實心存憐憫,我也願意保衛河山,可是能讓我如此奮不顧身的原因卻並不止於此。

一開始,我出京遠赴戰場的目的,只是單純的想為一人穩固政權而已,我並沒有你們想的那樣好,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為了心愛之人不顧一切的普通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