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眾臣子迷惑,陛下他為何那樣對將軍 第10章_伊小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那時的長孫星沉有些賭氣,有時甚至想着乾脆不找了算了,憑什麼殷欒亭可以那樣洒脫的說走就走,毫不留戀,而他就要焦頭爛額的找,低聲下氣的求他回來。

明明他才是皇帝,為什麼不能穩坐京中,等殷欒亭回來找他?難道他們之間的感情,只有他一個人不能割捨?

可是他的欒亭不在身邊,他的心就永遠也落不到實處,賭氣歸賭氣,找卻還是要找的。

他憤怒着,委屈着,後悔着,無數次恨自己為什麼酒後失言,生生氣走了殷欒亭。

有時他做夢,夢到自己回到了那個夜晚,他一個箭步撲上去捂住了自己正要胡言亂語的嘴,心中一陣慶幸,可笑醒了之後,所面對的還是空空的大殿,和沒有殷欒亭的朝堂。

就這麼找了三年,他本以為,這三年是極難熬的三年。可三年之後,當秋祁帶回殷欒亭的骨灰那一刻,他才體會到這三年其實是很幸福的,雖然沒有殷欒亭在身邊,可他卻可以有一個念想,以為他的欒亭就在這世上的某一處好好的生活着,依然神氣活現的樣子。

甚至他還可以奢望着有一天,殷欒亭也會因為那難以忍受的相思之苦,主動回來,他會在某一天接到通報說「寧王回朝求見」,而不是寧王帳下秋祁有「要事」求見。

長孫星沉不知道眼前的一切又是自己的夢境,還是人死前最後的幻覺,可無論是什麼都好,就算再夢見一百次,他的選擇都只有一個:在第一時間衝出去找殷欒亭。

萬一找到了呢,就算是在夢裡看一眼,也是好的。

傅英眼看着皇帝急促的喘了口氣,猛然一個翻身狼狽的滾下床塌,爬起來光着腳就狂奔而去,他急忙抓起床邊的鞋子,一邊追一邊大叫:「哎喲皇上!奴才知道您着急,可好歹要先更衣啊!」

長孫星沉聽不到傅英追在後面的大叫,他一邊跑着發出一支響箭,一邊回頭吼了一句:「給朕備馬!」

可憐傅英玩兒了老命的追到宮門口,累得快要吐血,才趕上了因為沒穿鞋子影響了速度的長孫星沉,他撲上前去將正要上馬的皇帝攔住,剛把手裡抱着的長靴給他穿上,長孫星沉就帶着一眾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黑衣人呼嘯而去,留給他一路煙塵。

傅英咳嗽了幾聲,扶着自己跑得發顫的雙腿,抹了把汗,氣喘吁吁的小聲道:「一路順利啊皇上。」

他是見證了長孫星沉和殷欒亭是怎樣一路走來的人,自然清楚殷欒亭在長孫星沉心裏的分量有多重。

————————————-

長孫星沉帶着暗龍衛一路縱馬出了城,快馬加鞭的向南邊趕去。

他記得秋祁那時送來殷欒亭的骨灰,對他說過殷欒亭最後那三年都呆在江南,從京城去江南的路不止一條,但有了個準確的方向,比盲目的亂找可有利得太多了。

長孫星沉直到追出去好遠,腦袋其實都是有些發渾的,他甚至分不清現在的一切是夢境還是真實,他只知道自己曾無數次發誓,如果老天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權利,他要像現在這樣不顧一切的追出去,而不是散出人手,自己等在京中。

至於寧王和皇帝雙雙失蹤,朝局會不會亂……就以後再說吧。

殷欒亭死後,他足足守了十二年。守着他的江山,守着他的帝王之責,每一天都過得生不如死。

孤雁之痛,他真的受夠了。

現在,能再見殷欒亭一面的機會就在眼前,他要是還能坐得住,他就不是人,是神仙。

無論如何,他都要任性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