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蔓肆意生長,將她困住。

「為何裝病?」他問。

昭華偽裝出沒心沒肺的笑容。

「還不是被你折騰累了嘛!」

他又問:「是大公子跟你說過什麼?」

昭華喉嚨乾澀。

「沒……我都沒見過大公子啊。」

她眼睛發酸,好似下一瞬就要落淚。

張懷安嘆了口氣,語調也放緩放柔了。

「他嚇唬你了?」

昭華仍然搖頭。「沒有。」

她不想再跟他虛與委蛇,有些不耐煩地催促:「你走吧。」

張懷安看了她一會兒,那眼神好似能看透一切。

他倏然開口。

「這麼避着我。你從他那兒得知,我還有三日便要離開,是么。」

他竟然猜到了。

昭華杏目圓睜,驚訝地瞧着他。

既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她那積壓已久的怨氣便上來了。

「是又如何!你就沒打算帶我走,騙我哄我,還忽然冒出來嚇我……你走!我不想見到你!!」

她情緒一激動,眼角泛起了紅暈。

弄清緣由,張懷安反倒釋然了。

他拽着她的胳膊,將她攬入懷中。

「別來碰我!」她生氣地捶打他胸膛,他也受着。

等她稍微平緩下來,能聽得進他說話後,他才復又開口。

「你只需記得,到了出嫁那日,耐心等着我,我會去救你。」

昭華不想信他這鬼話。

可張懷安有種深不可測的神秘,連杜其山那麼精明的人,都將他奉為座上賓,愣是求着他來私塾授課。

他又那麼認真同她保證,讓人很容易信服他。

思索片刻後,昭華暫且沒將他這條路封死。

她嬌嬌軟軟地往他身上一靠。

「懷安,我會等你的。」

當然,等他的同時,也不妨礙她等別人。

她不能將希望放在一個人身上。

而在張懷安看來,她深深依賴於他。

有些事,他得和她講明,再給她一個選擇的機會。

溫香軟玉在懷,他卻心不在焉。

「我自幼,家中長輩便定下了親事,因而我給不了你正妻的位置。

「昭華,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可願一輩子跟着我?」

「我當然……」

她還沒說完,張懷安那眼神就變得異常嚴厲。

「想清楚了再說。跟了我,此生都不能離開,否則,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聞此言,昭華那本就摻假的笑容驟然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