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張懷安昭華小說閱讀 第5章_伊小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杜家大公子進屋的剎那,昭華的身子一個戰慄。

她埋首於張懷安的胸膛處,無異於掩耳盜鈴。

然而,料想中的被捉姦沒發生。

她聽到「咚」的一聲。

好像是人倒地了。

張懷安那大掌落在她後背。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這衣裳是何時被穿上的。

「嚇着了?」男人朗潤的嗓音響起,「你向來膽大,還會害怕么。」

昭華緩緩抬頭,而後轉頭看去。

然而,什麼都沒有。

連那門都被重新關上了。

可她明明聽見大公子進來過。

昭華不解地蹙眉,「他……他是怎麼了?」

張懷安那手指插入她發間,攏着她的後腦,迫使她仰頭看自己。

那黑洞洞的眼眸,令她產生一種無力感。

「無甚。大公子懂得非禮勿視之理。」說完,他俯首,在她那瑩潤的唇瓣上印了一吻。

被他手撫過的地方,激起一層顫慄。

他鬆開她,讓她收拾好後回蘭苑。

昭華點了點頭,神情恍惚。

大公子是自己走的?

剛才那聲響,真是她聽錯了嗎?

昭華穿好鞋襪,準備離開時,張懷安忽然又叫住她,「明日辰時,西側門候着。」

他這是答應了幫她外出的請求。

「好。」

昭華走後,那小廝站在門邊請罪。

「主子,小人罪該萬死!」

儘管已將大公子放倒帶走,但他沒能守好房門,無從辯解。

張懷安拿起昭華方才寫下的那些字,想到她方才害怕得躲在他懷裡的模樣,嘴角浮起似有若無的弧度。

「無妨。下不為例。」

……

昭華腳步虛浮地回到蘭苑,還未完全從那心有餘悸中緩過來。

也不知道大公子有沒有認出她來。

還有今日張懷安那些話,說什麼讓她安心待嫁,這人分明是指望不上了。

以防萬一,她得給自己留個後手。

第二天。

昭華坐着張懷安的馬車,時隔多年,終於得以出府。

為求穩妥,她特意做了男子打扮。

瞧着也是個俊俏小郎君。

馬車內,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可窺見杜老爺對張懷安的看重。

東側一置物架上,擺放着書冊和觀賞類的擺件。

中間有一矮几,無聊時還可對弈。

張懷安坐於正位,昭華則坐在西側。

馬車行駛得格外穩。

昭華時而瞧瞧外頭的風景,時而同張懷安說幾句話。

「聽聞先生是天啟人,不知天啟和大漠有何不同之處?」

張懷安白衣翩然,手執書卷,淡而又淡地瞧了眼她的男裝扮相。

「並無多少不同。」

他一語雙關。

眼前之人穿了男裝,還是個勾人心魄的女子,在外能騙得了誰?

在昭華聽來,他這話極其敷衍。

她之後也懶得再和他聊天。

一來是沒這個興緻,二來是回憶起了一些糟糕的事。

天啟,真是個「好」地方呢。

「有心事么。」張懷安放下書卷,朝她看去。

昭華當即回過神來,沖他莞爾一笑。

「沒什麼。」

他卻以為她在為嫁去李府的事犯愁。

但他現在又不能告訴她太多。

還剩五日。

籌劃得當,就不會出岔子。

她只要按照他說的,耐心等待即可。

張懷安要去書齋,中途將昭華放在仙子湖畔。

她走遠些了,回頭一看,那馬車還停在原地。

馬車內,男子修長手指挑起布幔一角,目送着那即使女扮男裝、也難掩娉婷之姿的女子。

小廝開口:「主子,已讓人暗中保護六姑娘,她會沒事的。」

張懷安的眼神溫潤寧和,聲音卻含着沉凜。

「盯緊些,看她要去見什麼人,做什麼。」

「遵命!」

……

今日秋高氣爽,仙女湖畔圍了不少人。

尤其是那楓樹長林,年輕男女盡染風流。

湖邊有諸多攤販,賣着各樣的新奇玩意兒。

昭華對這些都不在意。

她並不知道張懷安派人跟着她,七拐八拐的,進了一條逼仄的巷道。

而後,她找到一家可以租賃馬車的商戶,給了定金。

掌柜的詢問:「姑娘,您這馬車打算何時用上?」

昭華說了個時間,讓那掌柜安排。

除了馬車,她還讓掌柜的備些乾糧,到時候一併將銀子結給他。

昭華今日出門,就只是為了辦這件事。

之後她又折回仙女湖畔,等着張懷安來接她。

張懷安這時正在書齋一暗間內。

裏面那些人見到他,都對他畢恭畢敬。

「大人請上座。」

張懷安坐下後,便同他們談了會兒正事。

「杜其山經手的軍械糧草不計其數,但巨細無遺,皆成冊記錄在案。

「目前已知那賬簿的藏匿位置,不日便可得手。

「陳將軍,勞你上書稟告皇上,皇城那邊暫且穩住,切不可打草驚蛇。」

那陳將軍拱手領命:「是!」

一個時辰後。

張懷安走出暗間,還帶上了幾冊書。

此處到仙女湖畔需一刻鐘。

途中,小廝隔着布幔,將昭華那邊的行蹤上報於張懷安。

後者聽完,手指捻着書頁,眼底清泠無謂。

「無傷大雅的事,便由她去。」

如此一來,她至少能求個心安。

小廝遲疑了片刻,又接着道。

「租完馬車後,六姑娘還……還和一商販相談甚歡。」

這種芝麻小事兒,按理說是不該打攪主子的。

可小廝出於謹慎,還是覺得有必要提一下。

「何謂相談甚歡。」馬車裡頭傳出一道聽似溫和的聲音。

小廝撓了撓頭,難以回答。

畢竟他也沒親眼見到。

就這會兒功夫,馬車也到地兒了。

張懷安掀開窗邊布幔,好巧不巧地見着了那一幕。

只見昭華站在一攤位前,對面的商販與她交談間,笑得滿面紅光。

而她大抵也是高興的,否則不會逗留那麼久。

張懷安放下布幔,俊美的臉上波瀾不驚。

小廝頗有眼力見,不用主子提,他就飛快跳下車轅,跑去喚昭華了。

「公子,我們該回府了。」

「好。」昭華應聲後,還不忘與那商販告別。

隨後,她彎腰上馬車,正要坐她來時所坐的西側位。

卻聽張懷安沉聲道。

「過來伺候。」

昭華猶豫了一瞬,還是乖乖挪了過去。

她還未坐下,便被他拉到了懷裡。側身跌坐於他腿上。

抬頭一看,就見他眼神浮動着些她看不懂的意味。

這令她隱約感到不安。

張懷安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腰帶上。

旋即他說:「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