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張懷安昭華小說閱讀 第4章_伊小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素女經》、《鴛鴦秘譜》……

昭華濃翹的眼睫發顫,手絞着帕子,咬緊了唇內的軟肉。

張懷安這衣冠禽獸!

怕是她說破天也沒人會信,表面端方的君子,私下是這般孟浪!

忽然,雲秀這丫頭進來了。

昭華來不及收,被看了個正着。

雲秀瞧見地上那些書,又看了看自家姑娘,欲言又止間,眼神飽含複雜。

「姑娘,這……」

雲秀面紅耳赤地將那些書撿起來。

不過,她十分單純,始終相信自家姑娘端莊嫻雅。

「姑娘,這是大夫人讓人送來的嗎?聽聞女子的嫁妝里,都有這些……這些書的。

「奴婢給您好好收着。」

雲秀還可憐姑娘臉皮薄,着實為難她了。

這是個美麗的誤會。

昭華沒有打破它。

她也沒看那些書,翻都沒翻過。

倒不是她羞於看,畢竟她們這些杜府養女,一個個早就接觸了此類知識。

她當下只是純粹不想順了張懷安的意。

此外她還在煩惱,張懷安指望得上嗎?

他就是個普通人,縱然品性再佳,碰了她就會負責,可到底是胳膊擰不過大腿。

昭華尋思,這條路是不是走錯了。

但,她一個被鎖在深宅內院的女子,所能接觸到的外人只有張懷安。

就算不成,她也得試試。

次日。

雁來居內。

張懷安還真檢查起昨晚的「課業」來。

昭華沒看過,自然是一問三不知。

他不滿她的懶怠,罰她書寫。

昭華不想,故意大膽地往他腿上坐,臀部壓在他大腿上。

「昨日就罰過了,先生心疼心疼我吧。」

她以為張懷安會把她攆下去,然後她再順勢而為,控訴他冷血無情,不管什麼罰抄。

卻不料,他一隻胳膊從後繞來,環住她的腰,將她往後摟了摟,幫她調整了一下位置。

昭華身形僵硬,不情不願地執筆。

「要抄什麼?」

張懷安直接念,讓她邊聽邊書寫。

「黃帝曰:陰陽交接,節度為之奈何。」

起初昭華還能心無雜念,後來越聽越赧然。

「欲知其道,在於定氣、安既快意,男盛不衰。

張懷安用溫潤清泠的嗓音,念着這些令人浮想聯翩的字句,眼眸中沒有那些醜陋的谷欠念。

昭華的臉色則一陣紅一陣白。

但她依舊保持着冷靜,還妖妖嬈嬈地同張懷安玩笑。

「先生,父親讓我們學的,可比這些有趣兒多了。」

張懷安眼神沉靜,好似看不到底的深淵。

「杜家教你的那些是諂媚之道。男人不喜那隻會逢迎自己的女子。學些正經之道,能讓你好過些。」

聽聞此言,昭華的心涼了半截。

「先生這是不要我了,在教我將來如何伺候李老將軍嗎?」

「不要多想。你只需安心備嫁,餘下的交由……」

這種話,怎麼聽都不可信。

昭華不想聽這敷衍的廢話。

她起身轉了個方向,面朝著男人,跨坐在他腿上。

「不說這些煩心事了。你明日去書齋,能捎帶上我嗎?」

她眼波流轉,纖纖玉手勾着他腰間絛帶。

杜府對她們這些養女的培養準則是大家閨秀。

平日里,昭華是溫婉優雅的,瞧着不容褻玩。

可她本就生了張禍國殃民的臉,只稍微散發一點風情,便似那經佳釀滋潤的牡丹,醉態之下像變了個人,艷麗嫵媚。

加上她那天生容易染上紅暈的眼尾,更是像極那修鍊千年的狐狸。

饒是張懷安這般老道的正人君子,對她也多了幾分縱容。

他眼眸沉斂,淡淡地問。

「外出作甚。」

「我想沿着仙子湖畔,瞧一瞧楓樹長林。」

見他久思不答,昭華動手寬衣解帶,雙手捏着兩襟,緩緩的,外裳從她肩頭滑落,松垮地垂掛在她臂彎。

張懷安喜歡她主動,又不喜她太過主動。

他眉頭微微緊促,抬起手來,想將她的衣裳拉上去。

她卻忽而靠在他肩頭,對着他頸側吐氣如蘭。

「我今日穿的小衣是紅色……懷安,我是不是很聽話?」

張懷安才將她的外裳拉到一半,動作驀地一頓。

昭華又往下,朱唇半張,含住了他喉間的凸起。

剎那間,張懷安呼吸微重。

唯獨在她面前,他不需要忍耐。

過去二十載的人生中,他那被衣冠束縛住的,已被懷中這小女子釋放出來……

他本是要為她穿上衣裳,卻又親自將它扯了下來。

為防止她那手作亂,他一隻手與她十指相扣。

而他另一隻手扣着她後腦,與她唇齒纏繞、熱烈佔有。

後來,他鬆了她的手,勾着她的腿彎處,帶着她往自己懷裡拽。

隔着幾層布料,她還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炙熱。

昭華有分寸地纏着他,不住地提起出府的訴求。

兩人在那方寸之間亂了體統。

昭華的鞋襪都被蹭掉了,白嫩的玉足晃蕩着。

突然,外面來了不速之客。

「大公子,先生不在。」

「那我就在這兒等先生回來……」

聽到大公子的聲音,昭華有些慌亂。

時機未到,昭華也怕被發現。

她推搡着男人,掙扎出一些空隙。

別看他仍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樣,那雙手卻在用力侵蝕她……

昭華一時情急,竟不慎打翻了硯台。

這聲響被外頭的人聽見。

緊接着,門被撞開了。

轟——

「張先生,我找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