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出了這樣的事情,陸光庭自然沒臉再住在蘇家。

至於蘇橙。

蘇櫻說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就站在門口等着蘇橙離開。

蘇橙手裡提着 一個行李箱下了樓,看了眼陸光庭,怯怯的說道:「光庭哥哥 。」

陸光庭也沒有臉,道:「我們走吧。」

蘇櫻站出來 :「等等。

蘇橙,你該不會以為我昨晚說的話是玩笑吧。」

蘇橙的臉色一變,蘇櫻繼續咄咄逼人,「我們蘇家的東西,喂狗都不給你。」

「蘇櫻你不要欺人太甚。」

蘇橙紅着眼眶說道。

謝旌淡淡的說道:「 蘇橙同志到底是誰欺人太甚啊。」

陸光庭不可置信的看着謝旌,然後目光在兩人之間徘徊,接着冷笑一聲:「原來如此,小橙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不信,原來你們真的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蘇櫻你對得起我嗎?」

蘇櫻對於這種厚顏無恥,顛倒是非的功夫簡直是大開眼界,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遞到陸光庭面前:「捉姦捉雙這個成語你們應該深有體會吧。

想給我潑髒水,有本事也把我堵在床上,沒有本事就別逼逼。

陸光庭簽字!」

陸光庭接過紙條一看,上面赫然寫着退婚書三個大字,下面一段話的意思大致是兩人感情不和,男方犯下錯誤,於是決定退婚。

陸光庭當然那不想簽字,蘇櫻道:「我現在只是含糊其辭說你犯了錯誤,可沒說是什麼錯誤,你不要逼我再寫一份,把你的錯誤清清楚楚的描述出來,再給陸爺爺原原本本的複述一遍。」

陸光庭當然不接受,要是真的那樣,就等於送了一個致命的把柄在蘇櫻的手裡,於是只能拿出鋼筆在這張字條上籤了字。

「放下東西,滾吧!」

蘇櫻收回字條,讓開路說道 。

看着兩人離開的背影,謝旌突然說道:「現在去領證?」

「現在 ?」蘇櫻驚訝的說道,「但是不是需要你寫結婚申請……」

她話還沒說完,謝旌就拿出了一張紙,「我早就跟領導打過電話了,特事特辦。」

看到上面鮮紅的印章,蘇櫻的心情也雀躍起來,「好,我去拿戶口本,等我哦!」

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的上樓。

謝旌捻了下手指。

小姑娘本有更好選擇,卻不顧一切的跟了他。

他絕不負她。

再說這樣的姑娘,本就該被嬌寵一生啊。

他們來到民政局的時候,這邊才剛剛開始上班。

看到謝旌穿着軍裝, 來領結婚證的女孩子們都羨慕的看着蘇櫻。

「瞧瞧人家,這神軍裝穿着多精神啊 。」

「解放軍同志長得真精神啊。」

「呦,好像負傷了。」有人驚訝道,接着喊道:「解放軍同志,你先去辦理吧。」

「是啊是啊,你先去吧。」

謝旌向大家敬了個禮,道:「多謝大家,我們按照順序來就可以了。」

蘇櫻看着這一幕心中還是頗為感慨的,因為她的身份,從小到大,大家總是似有若無的排擠她,久而久之,她也不跟大家一起玩。

她的成長過程中何曾有過被別人發自內心的尊敬的時候呢,表面上不排擠就已經是善待了。

放學了就和蘇橙回家,因為學校里沒有小朋友跟她玩,高中畢業上大學是沒門,就在家裡待着,幾乎不跟外人接觸。

想來着也是自己這麼輕易被坑騙,還被全雅珍利用的原因吧。

說到底,人不與外界接觸,就變傻了。

輪到他們的時候,工作人員大姐說了聲恭喜。

謝旌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糖來放在櫃檯上,蘇櫻驚訝的看着他。

謝旌卻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別人有的,你也得有。」

蘇櫻站在民政局門口,看着新鮮出爐的結婚證,內心忍不住雀躍起來。

這一世 真的不一樣了,自己嫁給了謝旌,謝旌也沒有被抓起來。

「走。」

謝旌走在她的身前,輕聲說道,「我們去百貨大樓買東西。」

「好。」

滬市第一百貨商店是全國最大的商場之一,十幾層樓高,走到附近就已經是人頭攢動。

進去之後映入眼帘的便是高大的電動扶梯。

謝旌一隻手將她摟在懷裡,似乎是用自己的臂彎為她撐起了一方小小天地。

走到賣手錶的櫃檯,蘇櫻有些猶豫說道:「我有很多塊手錶。」

謝旌露出自己的手腕:「可是我的表舊了,我們挑一對對錶吧。」

「好!」

蘇櫻向來不是那種勤儉持家的性格,剛才那一句就已經是極限了。

謝旌看着小姑娘開心的俯身在櫃檯上挑選,眉眼間也帶了幾分的笑意。

蘇櫻很快就看中了一對勞力士的新款手錶。

勞力士是進口名表,價格昂貴,但是�孟寧傅廷修半夏�可以保值。

最關鍵的,她喜歡!

謝旌沒有絲毫的猶豫,道:「就要這一對。」

售貨員提醒道:「同志,這是進口的手錶,價格比較昂貴。」

「我們決定要這對了。」

謝旌再次說道,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錢和工業券。

一對手錶加起來將近六百塊錢,這年頭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一月定13級,拿55元工資,這兩隻手錶相當於一個大學生一年的工資,就這還不算工業券。

以前蘇櫻挺不在意錢財的,反正不缺。

但是她現在也知道了特殊時期,自己要低調,風暴將來臨,自己只有低調,才能保全自己和謝旌。

但儘管如此她也不願意太委屈自己。

接着兩人又逛了逛 ,三大件手錶已經買了,單車沒有買的必要,因為等到謝旌的腿痊癒了蘇櫻就要跟着他隨軍,千里迢迢的運過去太麻煩。

至於縫紉機,對不起,蘇櫻壓根不會。

還有收音機什麼的,蘇家都有,再買純粹是浪費。

沒能花出去錢的謝旌表示很不開心,直接拉着蘇櫻到了賣衣服的櫃檯。

一口氣給她選了好多件的衣服 。

買衣服,蘇櫻是喜歡的。

也沒想着跟謝旌客氣。

於是一口氣買了兩件外套,兩條裙子,三條褲子,還有兩雙皮鞋。

謝旌把錢和票遞出去的時候,表情肉眼可見的柔和了很多。

「你給我買完了吧,現在輪到我了!」蘇櫻突然拉着他說道,謝旌還沒明白她是啥意思,就被蘇櫻拉到了男裝櫃檯。

她早就注意到了,謝旌這幾天大多穿軍裝,便服也就只有一身,看起來還是很多年前做的。

想必他入伍之後就再也沒有穿過便服了。

「同志你好,麻煩你一下,這件襯衣麻煩按照他的尺碼拿三件,還有這條褲子,也按照他的尺碼拿三條。」

蘇櫻選擇的都是最基礎的白襯衣黑褲子,因為太花哨的現在也找不到,就算找到了,按照謝旌的性格估計也不喜歡穿。

蘇櫻憑億近人的說道,「你們櫃檯是不是還有反季的衣服出售啊。」

現在百貨商店是不可能打折的,一件衣服該是多少錢就是多少錢,沒有質量問題,價格絕對不降,所以雖然有反季的衣服,但是櫃檯從來不擺出來。

哪個傻帽夏天買冬天衣服啊,需要的時候冬天來買不就得了,反正到時候又不漲價。

售貨員愣了一下,點頭道:「是,不過我這裡只有幾件,其他的都在上面倉庫呢。」

蘇櫻直接說道:「我想給他買些大衣棉襖棉褲之類的衣物,還有幾件羊毛衫,能直接去倉庫挑嗎?」

售貨員當然想拒絕,這也太麻煩了,卻只見蘇櫻拉着謝旌的手說道:「我愛人是軍人,他在西北駐防,難得回來一次,所以我想多給他買點禦寒的衣服。」

服務員把剛要說出口的話咽下去,立刻滿臉欽佩的說道:「當然可以,你稍等一下,我喊我們主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