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搓搓手,蘇雲有點激動。

節目開播第二天,撿破爛兒第二天,終於能爆筐啦!

攝影師王凡跟在蘇雲屁股後面。

入鄉隨俗,他找了一麻袋,可勁兒在地上撿塑料瓶。

錢錢錢,都是錢……

……

——【噗哈哈,瞅他們兩個沒出息的樣子,要笑死我!】

——【都是錢啊,撿破爛兒不就撿錢嘛……】

——【學到了,工地是撿破爛兒的好去處!】

——【話說,龍海市警察局找的宣傳大使,有點兒反差……】

——【做做樣子就行了,難不成你還想天天都撿三八大蓋兒?】

……

蘇雲直播間熱度持續穩步增長。

如今,在節目熱度排行中,排名180多名。

名次隨時根據直播情況變化,不固定。

後台直播監控組長時不時關注蘇雲他們。

發現,蘇雲,王凡倆人,很會整活兒。

節目效果給的非常快,也沒什麼包袱……

「沒有偶像包袱就好,有的人,拉不下臉面,自然吃不了這碗飯。」

監控組組長點頭贊同。

「組長,他們就撿破爛兒的,需要啥偶像包袱?」

「一天能多撿倆塑料瓶子,就算好的了!」

工作人員笑着解釋。

「他們這一組啊,我估摸着,應該是最艱難的……」

「警察局剛獎勵2000元現金,一頓早餐,外加打出租,這都花掉了將近兩百塊!」

「而且,接下來還要吃飯,住宿,按照他們這個花銷速度,2000塊可能撐不過一個星期……」

「誰能保證他們天天就能撿到東西?」

360行,撿破爛兒這一行,是最不穩定的。

好在蘇雲與攝影師王凡比較樂觀。

走走停停。

沒一會兒功夫,在工地撿了有大半筐回收物……

「哥,其實,我覺着撿破爛兒沒啥不好的。」

「早上我沒來得及告訴你。」

「你知道,昨天節目開播第一天,有兩個人被淘汰了!」

二人坐在樹蔭下。

攝影師王凡說道。

「昨天一天,有兩個人淘汰?」

這麼快?

蘇雲頗為詫異。

360行裏面,還有條件比他撿破爛兒更差的嗎?

他這,開局一根夾子,一個籮筐,吃喝全靠撿……

本以為自己就夠慘的。

「怎麼回事兒?」

「按道理,正常工作,應該不會被淘汰的吧?」

360行,行行出狀元。

節目組宗旨應該是這個。

既然能選定,說明職業一定是可以維持生活的。

無非是好壞區別。

能在第一天就被淘汰,這得是什麼人才?

「嘿嘿……」

「哥啊,說起來這兩個人,就比較有意思。」

「這第一個人啊,他的職業很好,他是動物園管理員。」

「萬金油職業,每天喂喂動物,溜達溜達,簡簡單單,輕輕鬆鬆,完全可以躺平的。」

「結果呢,意外就發生在昨天,這位選手在投喂一頭東北虎時……」

「直播間網友喊話,讓主播靠近點兒,說沒見過東北虎,想看看東北虎是單眼皮還是雙眼皮……」

「一個沒搞好,被進食中的東北虎一口咬住胳膊。」

「當天救護車就給拉走了!」

「包紮完事兒後,這哥們兒節目也不錄了,就躺病床上,要把節目告上法庭!」

噗……

蘇雲着實沒忍住,唇角上揚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當時我就在那哥們兒直播間!】

——【發彈幕那網友是真損!不過那主播也是真敢上!】

——【逆天!】

「那第二個呢?第二個是什麼情況?」

蘇雲忍不住問。

攝影師王凡撓撓頭,想了一會兒。

「這第二個啊,職業抽中的是雜技演員。」

「就很簡單……」

「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時候,學藝不精,被砸吐血,內傷!」

「這會兒也躺在醫院病床上,等着狀告節目組上法庭……」

「哦對,那倆哥們兒一個病房……」

哪裡有卧龍,哪裡就有鳳雛哇……

想想。

蘇雲覺着撿破爛兒也不錯。

至少,自己不用喂野獸,不用表演胸口碎大石。

啪啪……

拍拍身上灰塵,蘇雲起身準備繼續撿。

忽然,他往前走了幾步距離後。

識海中,有關係統雷達掃描,在前方十米處,有密密麻麻多個紅點出現。

位置很偏。

有紅點就意味着,是廢鐵……

蘇雲從來不擔心自己會撿錯,或者誤撿別人家的東西。

系統雷達掃描:自動識別無主之物。

「這下賺大發了……」

密密麻麻多個紅點,哪怕是短粗鋼棍兒,也能賣個幾塊錢吧?

「小王,你來,我找到個好地方。」

蘇雲帶上攝影師王凡。

二人來到紅點密集處。

這裡,土質非常鬆軟。

是工地夾角處角落的位置。

「哥,這裡什麼都沒有誒。」

「找個東西,挖一下試試……」

有先前撿出來三八大蓋兒經驗,蘇雲找來一根很粗的樹枝。

開始對下面刨土。

樹枝挖的慢,好在土質很鬆軟……

「哧」的一下。

樹枝扎到了東西,很軟……

「奇怪,怎麼突然間這麼臭?」

王凡忽然皺起眉頭,忍不住乾嘔一聲,看着下方已經挖出有半米深的土坑,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該不會挖到死狗死貓什麼了吧?

這麼臭這麼噁心,很像肉質腐爛變質的味道啊!

隨着挖的越深,臭味就越發的明顯。

此刻王凡盯着深坑,深度已經有將近一米,下面黑洞洞的,外加鬆軟泥土不斷往下面墜落,看不清究竟是什麼。

但,味道卻不是泥土能夠遮蓋的,深坑內,依舊是在散發一股死老鼠味道。

味道越來越濃郁。

現在聞起來,卻是極其的讓人噁心,像是正宗螺螄粉經過發酵,然後蒸煮過不知道多少遍一樣,仔細聞聞,都讓人飄飄欲仙!

「嘔!」

「yue……」

「這是個啥!嘔!怎麼這麼臭!」

「我膽汁兒都要yue出來了……」

攝影師王凡臉色蒼白。

此刻他恨不得將早上吃的早餐吐出來。

只想知道,這下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艹……」

「該不會真挖到什麼死貓死狗了吧?」

「怎麼能這麼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