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節目總部亂的一團糟。

撿破爛兒能撿到三八大蓋兒可以理解。

但你特喵的撿屍體?

就算能撿,這是能直播時候撿起來的嗎?

早不撿晚不撿,偏偏直播的時候撿到。

畫面還那麼噁心,骨頭內臟都露出來了……

還有那個攝影師王凡,也是個白痴!

鏡頭對那麼准,連腐爛屍體上蠕動的蛆蟲,已經完全變質的腦子都給特寫……

真怕人看了不噁心是吧?

自己噁心吐了,也要給別人噁心吐是吧?

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吧?

真的懷疑,這倆人,是不是來搗亂的!

總導演辦公室爭吵個不停。

大家各抒己見。

沒辦法,總導演被吵的腦仁疼,一閉眼,全是腦子裡爬滿蛆蟲的恐怖景象……

「行了行了,都別吵吵了!」

「屍體打碼接着放,又不是啥違法的事兒,他只是撿到屍體,又不是兇案直播,怎麼就不能放?」

此刻。

蘇雲直播間亂作一團。

熱度持續不斷增長所導致的。

人流量成百上千的往直播間跑。

無數吃瓜群眾,尋求刺激的網友,只為一睹真容。

……

——【唉,聽說《最強挑戰者》綜藝節目,54號選手撿到了個屍體,好特么嚇人啊!】

——【卧槽尊嘟假嘟?我要去看看!】

——【卧槽,好特么噁心,嘔,我要yue……】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麼噁心的東西我不能獨享!】

——【艹!這哥們兒不就是昨天撿到三八大蓋兒那個嗎?】

——【哦對!他還是龍海市警察局聘任的危險器械……宣傳大使!】

——【不是?他宣傳大使啊?我看他才是最危險的吧!?】

【人氣】+1+1+1

【人氣】+1+1+1

……

360位參賽選手,360個直播間。

除蘇雲以外,其他359個直播間的觀眾,斗音熱搜平台網友,不斷湧進蘇雲直播間。

很快,蘇雲直播間熱度達十萬!

十萬。

實打實的十萬人次!

也就是說,現在有十萬多的人,在看蘇雲撿屍體……

——【哈哈哈,爺來咯,新粉還在問怎麼撿到的屍體,老粉已經開始**!】

——【卧槽,嘔,這尼瑪,這屍體自然腐爛的真尼瑪噁心……】

——【隔着屏幕都能嗅到那股腐臭味,不行,我要yue了……】

——【靠!這不傳說中經常出人命的工地嗎?實錘啦?】

——【怎麼打馬賽克了啊,我還想看看死者單眼皮還是雙眼皮呢……】

——【重金求**高清視頻啊義父們……】

……

工地現場。

警笛聲再度響起,幾輛警車匆匆趕到,法醫來了。

在和現場洪警官交接過後。

法醫帶上專業設備:橡膠手套,解剖刀,鋸子……

先用相機拍攝現場,保留證據。

之後。

法醫臉不紅心不跳,穩如老狗一樣的拿上解剖刀,開始進行工作。

「嘔……」

「好特么臭……」

瞬間,人群疏散了不少,旁邊又有不少人開始乾嘔起來。

要知道,法醫解剖現場,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了的。

很快。

法醫摘下手套,認真說道。

「屍體腐爛時間,應該在三個月以上。」

「目前,我能夠了解到的情況是,受害者為男性,四十歲左右,身高在一米七五,全身多處關節骨折。」

「生前,有遭受鈍器錘擊的痕迹,說明,生前曾遭受虐待。」

「此外,屍體已經高度腐爛,致命傷,是大腦那一根橫穿的鋼管,其他四根鋼管,疑似為用於固定……」

「看穿着,是工地附近的工人。」

「沒有身份證,沒有可以直接證明身份的東西,有可能是兇殺,也有可能是仇殺……」

「我們需要採集血液和指紋,回去進一步確認」

法醫說完,洪警官點了點頭。

情況和他預想中的差不多。

現在,基本可以確認為他殺,最重要的,就是確認身份。

至於蘇雲和王凡二人。

「你們好。」

「按規定,你們是屍體的發現者和目擊證人,所以,你們需要跟我們回去做一下筆錄。」

洪警官直言。

「做筆錄啊……」

蘇雲愣了一下,有些猶豫。

「不用擔心,做筆錄很快的,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洪警官以為蘇雲他們不想去,安慰道。

「那個……」

蘇雲哭笑不得。

他昨天剛去警察局一趟,做了筆錄。

今天又要回去做筆錄嗎?

感情,自己和警局這麼有緣分?

好吧,這緣分不要也罷。

「那個,警察同志啊……」

「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做筆錄的話,你們還管飯不?」

洪警官:???

眾人:???

攝影師王凡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

「哥,這屍體這麼噁心,你還能吃得下飯?!」

……

——【噗……我尼瑪笑死了,這哥是真狠啊!】

——【親眼目擊屍體現場,還能想着吃飯,是真牛逼!】

——【真是,小母牛坐電熱毯——牛逼烘烘的!】

——【哈哈哈,他昨天就在警局蹭飯,今天還是他!】

——【敢情把警察局當自己家了唄,隨便吃,隨便喝,隨便住!】

【人氣】+1+1+1

【人氣】+1+1+1

……

節目總部導演組。

幾大組長,看着54號蘇雲直播間。

一群領導滿頭黑線,唇角瘋狂抽搐。

「導演,我服了……」

總導演揉了揉眉心,有些無奈的說道:「他能在警察局蹭飯,那也是他的本事。」

「有能耐,你們也去蹭一個?」

……

面對質疑。

蘇雲白了攝影師王凡一眼。

「你不懂……」

看來,這小子還是不知道白嫖有多香啊。

他們撿破爛兒,頂着個大太陽,撿幾十個瓶子,還不一定夠買一碗飯呢。

這不,又要去警察局做筆錄……

不做白不做,給飯吃就行!

「哈哈……」

「我想起來了。」

近距離,洪警官上下打量起蘇雲。

「你就是昨天撿到三八大蓋兒主動上繳那個好人吧?」

「額……是。」

不算啥光榮的好事兒。

洪警官拍拍蘇雲肩膀。

「成,走吧!」

「做筆錄就管飯,管飽。」

「我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