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閻北錚盛錦姝邪王權寵掌心嬌 第9章_伊小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可是,我已經和皇叔睡過了。

院內的女人忽然抬高了音量:「算不得是閨中的小姑娘了,二皇子,還能接受我嗎?」

「你這個盪……」婦!

閻子燁差一點就罵出聲來,憋得臉色鐵青才將憤怒強壓下去。

又擺出一副「心疼」的模樣:「盛錦姝,皇叔是這樣的人,他性情殘暴,最喜摧毀別人在意的東西,他毀了你的清白……是他的錯,本皇子不會怪你的……」

「你回去喝一碗避子湯,莫將這件事說出去……」

商戶女就是商戶女,粗鄙不堪,連這種不知羞恥的話也能說得出口!

一個他本來就嫌惡的賤丫頭,如今還成了殘花敗柳,簡直讓他噁心至極!

要不是擔心她留在攝政王府會影響到他的計劃,他怎麼會親自來拽她離開?

這座攝政王府,是京城裡人人懼怕的人間地獄,連父皇都不敢輕易踏進來,他一個還沒什麼實權的皇子哪裡敢待太久?

他也怕閻北錚一個不高興就把他砍了。

閻北錚當年為了把他的父皇推上皇帝位,手裡的那把龍吟劍砍過多少皇家貴子的腦袋?

「二皇子,我以為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卻連人話都聽不懂!」

盛錦姝冷笑着說:「那我不如將話說的更明白些,我喜歡乾淨的東西,但二皇子和盛蝶衣滾在一起,髒了,我不要了!」

「我給自己重新選了一個男人,這個人是二皇子的皇叔,當朝攝政王閻北錚,我們睡過了,我很滿意!」

「盛錦姝!你瘋了!」閻子燁氣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你簡直自甘下賤!」

怎麼會這樣?

這個從前他說什麼就是什麼的蠢女人,怎麼像是忽然開了竅似的,知道他對她不好?

還真的想和閻北錚在一起?

「二皇子說這話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盛錦姝說:「我不過是想和皇叔在一起,二皇子就說我自甘下賤?」

「哦,原來在二皇子眼裡,皇叔便是個下賤——之人啊?」

她將聲音拉的很長,望着院牆的方向,音量故意揚高~

「你胡說什麼?」閻子燁下意識的撲上前,想堵住盛錦姝的嘴。

盛錦姝卻靈巧的避開了,倒是與他調轉了個位置,她嘴角一勾,一步步往院門外退去。

「可在我眼裡,皇叔雍容高貴,心懷天下,二皇子這種空有其表的男子,連皇叔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

「你……你說什麼?」

閻子燁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置信,一直對他死心塌地的盛錦姝竟然會說出這種「羞辱」他的話來?

「我說,」盛錦姝故意放慢了語速:「論權利,皇叔權傾朝野,二皇子卻連殿上聽政的資格都要皇帝給了才有!」

「論勢力,皇叔的勢力遍布四國天下,暢行無阻,二皇子卻連京城都出不去!」

「論樣貌,皇叔有如天邊皓月,二皇子卻不過是蒲柳之姿!」

「就算是論做男人……其實我知道二皇子每次與盛蝶衣滾過床榻之後,都要喝一大碗的補藥……

年紀輕輕的就這麼不行,實在讓人很擔憂以後呢!」

「皇叔就不同了,皇叔他一晚八次,次次……」

「盛錦姝!」閻子燁終於忍不住勃然大怒:「你還要不要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