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閻北錚盛錦姝邪王權寵掌心嬌 第5章_伊小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他把玩着手裡那串漆黑如墨的佛珠,深邃的眼眸眯起一道危險的光!

盛錦姝轉過身,結結實實的跪在了地上:「攝政王,臣女年紀小,不懂男女之情的時候,是二皇子親自到府中來,給臣女送禮物,口口聲聲說愛慕臣女,要娶臣女為妻!」

「臣女信以為真,視他為未來夫君,與他訂婚,對他言聽計從,百依百順……」

「後來他開始疏遠臣女後,臣女還以為是臣女對他不夠好,為了他的歡心,做了很多的蠢事……」

「可直到臣女發現他與臣女家中的表妹糾纏在一起,才知道他自始至終都是在騙臣女。」

「多年的真心餵了狗,臣女意難平,才求了周七小姐幫臣女去見二皇子,想趁機殺了他!」

說到這裡,盛錦姝扯下了自己頭上的一支簪子,雙手捧高,低下頭去:「臣女知罪,將兇器交出來!」

「求皇叔看在臣女陰謀未遂的份上,只砍了臣女的腦袋,饒過周七小姐及臣女的家人!」

閻北錚看過去,瞧出那簪子的確與一般的簪子不同,簪尾部分被磨的很尖銳,倒也勉強能稱得上是個兇器。

她知道閻子燁和盛蝶衣的齷齪了?想去殺了閻子燁?

這借口找的,還真是意外又大膽!

不怕死?還是知道只要哄了他開心,就算真殺了個二皇子也有他兜着?

他的視線落到盛錦姝的頭頂上,又往下移到她白皙的脖頸上,眸底的幽深加重。

「盛錦姝,上前來。」

「攝政王,事情不是盛錦姝說的那樣,她……」

周水碧終於意識到情況很不對勁,着急的開口,想要揭穿盛錦姝在說謊!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閻北錚再一次抬起了手掌,凌厲的掌風打過去,她飛進了人群中——且剛剛好,被個邋遢的老男人抱了個滿懷……

閻北錚已經不耐煩的親自上前,一把將盛錦姝拉起來,拽進了自己的懷裡。

他用了巧勁,並沒有傷着盛錦姝,盛錦姝卻驚呼了一聲,忙將簪子收了起來:「懷錦小心,這簪子上有毒!」

然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愣住了。

懷錦,是閻北錚的字。

前世每次他將她拖上床榻,折騰的死去活來的時候,就強迫她這樣喊他。

——但她總是倔着,一次也沒喊過。

如今,卻忽然意識到——懷錦懷錦,這個錦,莫非指的是她?

聽聞,攝政王原本是沒有字的,上戰場後,才自己給自己取了個……

盛錦姝的心忽然「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那是從沒有過的異樣感覺……

而閻北錚一愣過後,嘴角微微往上勾起。

他一彎腰,就將盛錦姝打橫抱了起來,大步回了馬車。

鑽進車廂之前,他想到了什麼,回頭,冰冷冷的掃過那些看熱鬧的人。

「今日本王與錦兒來郊外踏青事,誰敢亂嚼舌頭,殺無赦!」

扔下這一句,他就抱着盛錦姝進了車廂。

——他說是踏青,那就是踏青,即便之前那馬車搖晃的有多麼的激烈,修羅王的事,誰敢說半句不是?

原本的馬車夫被攝政王府的侍衛代替,將馬車一路趕回攝政王府。

車廂里還瀰漫著某種曖昧的氣味兒沒有完全的散去,閻北錚還將盛錦姝抱的緊緊的,大掌扣在她柔軟的腰肢上,隔着好幾層的布料,都能感覺到他掌心的灼燙。

她小心翼翼的抬頭,卻對上黑眸里滾動着隱忍又火熱的意味。

下一瞬,他將她抵在了車壁上,聲音黯啞:「袍子不好,我不喜歡!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