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你想讓本王血債血償?」

耳邊,響起男人陰冷至極的諷刺:「那本王倒是要好好的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他從容的撤身,撈起染上點點紅梅的軟布在盛錦姝的面前晃了一下,「啪」的一聲,鎖在了漆黑如閻的盒子里。

他竟以為盛錦姝說的血,是那個「血」?

下一瞬,那隻覆有薄繭的大掌掐住了她細嫩的脖子!

男人過分俊美的臉上,嗜血的殘忍不加掩飾:「盛錦姝,你是覺得本王對你太好了嗎?」

他的視線落到她的眼睛上,順着她蒼白的臉往下,越過他剛剛享受過的身子,移到了她的雙腿上:「那麼喜歡往外跑,這雙腿,就不要了吧?」

盛錦姝來不及從他的誤會裡多想,就陷入到前世自己的雙腿被閻子燁親手斬斷時的恐慌中了。

——血肉被切開的冰冷,骨頭斷裂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煎熬彷彿從前世蔓延到了今生,讓她連靈魂都顫抖了起來。

她忽然起身,緊緊的抱住了閻北錚:「不要!不要砍我的腿!」

她怕閻北錚,他是大興王朝的最有權勢的人,性情陰冷殘暴,喜怒無常;

是令敵國將士聞風喪膽的殺神;

是無數名門貴女只敢仰望,不敢覬覦的嗜血閻王,不可能是她夢想中的良人。

可他偏偏對她有着罔顧一切的佔有慾,只是她前世到死也不知這是為什麼……

「不想本王砍你的腿,就給本王安分一些。」

剛剛還籠罩在嗜血瘋狂里的男人在盛錦姝抱上他的時候就已經鬆了掐着她脖子的手,這會兒,遲疑了一下後,反抱住了她:「再有下一次,本王就……」

就怎麼樣,他沒說,但盛錦姝知道他會做什麼。

她又顫抖着縮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整個人都縮進了他的懷裡。

這男人就是個殺神,手裡除了拿刀拿劍,卻偏還喜歡捏着一串佛珠,時間久了,他的身上就帶着一股子獨特的佛香……

盛錦姝聞着這淡淡的佛香,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他說下一次?那這一次就是放過她了?

他這是對她……妥協了?為什麼妥協?

是因為她沒有像上一世那樣,在他毀了她的清白後就滿眼怨恨的想要殺了他?

還是因為她……抱住了他?

「攝……攝政王,」

盛錦姝的腦子裡浮起一個想法,被她及時的抓住:「我知道你因為我去找閻子燁動了怒,但我去找閻子燁是……」

「你果然是想和閻子燁私奔!」

男人剛剛緩和的臉色再一次布滿了令人恐懼的殺氣。

就在這時,忽然有個女子爬上了馬車,「咚」的一聲跪在了簾外的踏板上,聲音嬌柔:「攝政王,求您饒了錦姝妹妹!」

「錦姝妹妹從小就愛慕二皇子殿下,為了能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她可以不顧一切,這是整個京都都曉得的事情啊!」

盛錦姝的身體猛地僵住了。

——這是周水碧的聲音,她來的這麼快,是早就等在了附近?

——只等着閻北錚抓住她之後,就跳出來演戲?!。

——其實是趁機給她下刀子,讓閻北錚嫌惡她?更殘忍的對待她!

可笑她前世卻沒看懂,還感謝周水碧冒着被閻北錚遷怒的風險出來幫她說話。

更在事後一次次的給周水碧當了墊腳石,將周水碧從一個小官員家的庶女捧成了京城裡最有身價的貴女!

「攝政王,您千萬不要怪錦姝妹妹,您要怪,就怪我吧!」

是我接應錦姝妹妹出的攝政王府,也是我給錦姝妹妹準備的馬車……」

「我是錦姝妹妹最好的朋友,錦姝妹妹哭着求我幫她,我實在不忍心她飽受相思之苦……」

「攝政王,您手掌大權,人人敬仰,您想要什麼女人沒有?何必一定要強求錦姝妹妹呢?」

「水碧求您了,求您放了錦姝妹妹!」

「攝政王,這強扭的瓜,它不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