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辰與月落第1章 三年之約在線免費閱讀

星辰與月落第2章 初次見面在線免費閱讀

從從前到現在,從現在至未來,從未離開站台,從未忘記等待是多少筆畫,從未忘記你也**在茫茫人海。

地點:北京市公園

時間:2017年.2.2日

晨曦微露,陽光輕撫大地。沈月汐在這特別的一天里,早早地醒來,因為她即將與蘇逸軒共度這美好時光。

六年前,兩位少年在命運的指引下,共同踏入了一所初中。他們既是鄰居,又是同桌,彷彿是上天精心安排的緣分。每當課堂上,他們總會情不自禁地交談,或在課間嬉戲打鬧,偶爾還會一同回家,共度這段美好的時光。

在沈月汐眼中蘇逸軒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因為蘇逸軒特別喜歡吃糖。因此在沈月汐喜歡蘇逸軒之後她也喜歡上吃糖。而在蘇逸軒眼中沈月汐是個特別笨且善良的女孩。所以蘇逸軒常喊沈月汐「笨丫頭」。而沈月汐也喜歡蘇逸軒喊她「笨丫頭」,而且只准他喊。初中畢業那一年,沈月汐發現自己對那個又自戀又自負的男孩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這種感覺被專業人士稱之為「喜歡」。沈月汐不相信自己會喜歡上這個令自己每天厭惡的男孩。可冷靜一想,她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了蘇逸軒。蘇逸軒不在時,沈月汐就會思念他,蘇逸軒和別的女生玩,她會有莫名的生氣。但她把對蘇逸軒的愛埋藏在心底。因為她認為只要默默陪在他身邊就好。

在兩千一十四年的四月末,沈月汐如同一位英勇的戰士,向蘇逸軒坦陳了自己的心意。她的心扉如同初春的嫩葉,充滿了期待與渴望。然而,蘇逸軒卻如同那變幻莫測的風,將她滿懷的希望吹得支離破碎。

沈月汐假裝不在意,並且笑着說:「我開玩笑呢!」蘇逸軒天真以為沈月汐開玩笑。多年後,蘇逸軒才明白眼前這個女孩居然喜歡他這麼多年。晚上,沈月汐將自己鎖在房中。拿出一本很厚的筆記本。沈月汐從中翻出一張晶瑩剔透的糖紙。這張糖紙是蘇逸軒初二時送給沈月汐的一顆糖。那時沈月汐的情緒非常低落,蘇逸軒發現便掏出一顆糖放在桌子上說「糖是甜的,無論生活多苦,都能變甜!」接着霸氣說「吃掉它」。沈月汐看了一眼說「你以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那麼喜歡吃糖啊」?蘇逸軒一聽生氣說「我不管,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隨後他把糖紙剝開,放在沈月汐手中。沈月汐看着手中的糖以及身邊的蘇逸軒她露出了甜蜜的笑容。沒錯正如蘇逸軒所說,生活是苦的,糖是甜的。多年以後,沈月汐只要不開心就會吃下一顆。因為那是蘇逸軒告訴她的。

在柔和的燈光下,那片糖紙閃耀着獨特的美麗,彷彿被賦予了生命。沈月汐的目光微微顫動,淚水逐漸盈滿眼眶。這是她第一次為一個男孩而落淚,心中湧起無盡的感慨。她想起了蘇逸軒的那句話,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糖果放入嘴中。然而這一次,她卻覺得這顆糖竟是如此的苦澀。

那一天,沈月汐踏足北京的公園,心中忐忑不安,因為她已許久與蘇逸軒失去聯繫,不知他是否會如約而至。那天的早晨格外寒冷,公園裡人跡罕至,唯有一位身着白色大衣的少女佇立在風中。沈月汐依然堅信蘇逸軒會出現,她對他的信任如同她的愛情一般堅定不移。寒風呼嘯,沈月汐不時地用手捂住臉頰以抵禦寒冷。她在等待中度過了許久,但蘇逸軒始終沒有出現。正當她準備離去時,一個聲音在她背後響起,讓她欣喜若狂,她以為那是蘇逸軒的聲音。然而,當她回過頭時,才發現那人並非蘇逸軒,而是另一個男生。

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裏,顧梓辰如同春風拂面的翩翩公子,緩緩地向沈月汐走去。他面帶微笑,溫柔地說:「月汐,你來得如此之早,真是難得一見。許久未見,你可安好?」然而,沈月汐的臉上並未流露出喜悅之情。

顧梓辰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取下,他準備圍在沈月汐脖子上,圍上圍巾後沈月汐看着顧梓辰:「你也來的挺早啊!」

顧梓辰在旁側的座椅上緩緩坐下,低語:「我們曾相約於三載之後的今日重逢於此,然而此刻,卻只剩你我二人相對。」沈月汐聽聞此言,輕咬下唇,顯露出一絲哀怨之色:「或許是他忘卻了與我們之間的承諾吧。」顧梓辰抬頭凝視沈月汐,心中波瀾起伏,他多麼渴望蘇逸軒永遠不再出現在他們的世界裏。

如今,二人已步入大學的殿堂,雖專業各異,但對於顧梓辰而言,這份幸福難以言表。

那時,三位純真少年在喧囂的KTV中,共同許下了一個關於未來的約定。他們誓言,三年後的今天,無論身在何方,無論正在經歷何事,都要相聚一堂,共度時光。這個承諾如同璀璨星辰,照亮了他們青春的旅程,成為他們心中永恆的光輝。

某KTV……

在霓虹閃爍的KTV包廂中,月光灑進,沈月汐、蘇逸軒與顧梓辰三人手捧晶瑩的飲料,原本計劃暢飲美酒,卻因顧梓辰這個品學兼優的學生而作罷。他們共同期待着大學生活的新篇章,歡慶青春的美好時光。

沈月汐輕抿一口飲料,優雅地開口道:「各位,可曾考慮過將來要報考哪所大學呢?」蘇逸軒擺出一副瀟洒不羈的姿態,漫不經心地回應:「唉,只要能收留我的地方就行,畢竟我的成績也就這樣了。」聽聞此言,沈月汐不禁用鄙夷的目光凝視着蘇逸軒。這時,她一直沉默的同桌顧梓辰緩緩開口:「關於這個問題……」然而,話音未落,便被蘇逸軒打斷。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隔壁的包廂響起了有人唱着陳奕迅的十年。沈月汐突然躍起身來,走到點歌器旁,點了一首陳奕迅的「約定」三人就這麼約定了三年後見面。可是誰也不會知道三年里會發生什麼。就像陳奕迅歌中唱的那樣「還記得當天吉他的和弦,還明白每段旋律的伏線,當天街角流過你聲線,沿路旅程如歌褪變,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是呀,明日天地,只恐怕認不出自己,仍未忘跟你約定假如沒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