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就在蘇綿綿腦子一片混亂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

「喂,綿綿你沒事兒吧,我剛才聽到店裡發生的事情了,那兩個混賬沒對你做什麼吧。」

電話那端傳來宋心怡焦急的聲音,竟然敢在她的地盤上欺負她的人,還把不把她放在眼裡了。

「我沒事兒,他們沒敢對我做什麼。」

「沒事兒就好。」宋心怡長舒了一口氣,「對了,許姐和我說,是一個男人救了你,還長得英俊,你們兩個還一起出去了,什麼情況啊,綿綿,快點老實交代。」

「沒有,我們不認識,只是遇到了一個仗義相助的好人而已。」

蘇綿綿眼神躲閃着,還好宋心怡沒有在她面前,不然她說謊一下就被揭穿了。

「好吧,我還以為你談戀愛了呢,許姐說那個男人長得特別好看,比那些明星都好看,我還以為你的桃花到了呢,可惜了。」

宋心怡遺憾的嘆了口氣。

「沒有啦。」

蘇綿綿搖了搖頭,打斷了宋心怡的腦補。

「對了,以後遇到這種人,一定要給我說,如果可以,我一定狠狠地幫你教訓他們。」

宋心怡忍不住咬牙切齒的說道。

蘇綿綿只覺得內心一陣暖流涌過。

記得高一的時候,有幾個女生說她壞話,蘇綿綿也不敢惹麻煩,畢竟她沒有人撐腰,只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受了委屈也只是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後面這讓宋心怡聽見了,直接就是拿着水往那幾個女生身上潑了過去。

「怎麼,在廁所裏面吃了飯忘記了刷牙嗎,我幫你們洗洗。對了,要是讓我下一次再聽見什麼,潑的可就不是礦泉水了。」

見識到了宋心怡的暴戾和護犢子,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敢說蘇綿綿的壞話了。

「心怡,有你真好,要是我是個男的,我都想嫁給你,給你當上門女婿。」

「沒事兒,就算你不嫁給我,我以後也可以養你。」

——

晚上,一家人吃着飯。

「綿綿,你下周的時候給你們主管請個假。」

「怎麼了嗎?」

蘇綿綿停下筷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蘇遠志。

「到時候,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什麼人啊?」

「一個親戚。」

蘇遠志神色有些躲閃,猶豫了一下才說道。

「哦,知道了!」

蘇綿綿點了點頭,也不敢再多問,一般家裡有什麼事情需要她干,她都是很聽話的照做,不然就又會招來謾罵。

——

醫院裏,一陣陣慘叫聲不斷的響起。

「護士,可不可以輕點。」

「我已經夠輕了,你下次小心點,不要再摔倒了,長這麼大人了,怎麼走路還這麼不小心,把尾椎骨摔成這樣。」

護士一邊給李明洋上藥,一邊感慨的說道。

李明洋沒好意思說自己是被人推倒的,不然他一世英名可就毀了。

上完葯之後,護士看着他。

「記得這一周就別躺着睡了,還有別坐着,飲食清淡。」

聽到這話,李明洋的臉都氣綠了,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臉上冒出青筋。

他一定要讓那個男的沒完。

李明洋看着一旁的陳風,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儘快給我查明那兩個人的身份,我一定要弄死他們。」

「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

陳風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然而就在李明洋回到別墅,前腳一進門,就看見一個物體朝着自己砸了過來。

「啪嗒——」

伴隨着玻璃破碎的聲音,李明洋慌張的往後退了退。

「老李,你幹什麼啊?」

一旁的陳燕看着怒火中燒的**,還有朝着自己兒子扔過去的玻璃杯,立馬着急的說道。

「兒子,你沒事兒吧。」

陳燕仔仔細細的打量着李明洋全身上下,生怕受了一點傷,她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她可是捨不得打罵。

「爸,你這是幹什麼啊?」

李明洋只覺得自己倒霉透了,在外面被人揍,這才回到家裡就被老爸罵。

「哼,你,你說我幹什麼!」

**指着李明洋,身體氣的發抖。

「對啊,兒子他幹了什麼啊?而且就算是犯了錯,你說說他就好了嗎,扔杯子幹嘛啊,萬一受傷了怎麼辦啊?」

陳燕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兒子。

「你也不看看你的好兒子幹了什麼事情,平時小打小鬧也就算了,我們還可以兜着,這次竟然還該惹不該惹得人,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教訓。」

聽到這話,陳燕皺着的眉頭鬆了松,忍不住有些疑惑的看着李明洋。

「兒子,你惹誰了啊?」

之前,李明洋也犯過不少事情,但是也沒有見老李發這麼大火啊!

「我沒有惹誰啊。」

李明洋一臉懵逼的說道,沒惹成別人反倒還被別人打了。

「你敢說。」**看着自己不爭氣的兒子,感覺心臟病都要氣出來了,「今天下午穆氏集團的秘書打電話過來說合同不簽了,就連之前的項目也都終止,她說穆總告訴我,管教好你的兒子,不要招惹不該招惹的人。」

「你小子知不知道這會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損失,還有得罪了穆總,我們公司只會遇到更多的麻煩。」

「你平時小打小鬧也就算了,你怎麼敢去招惹穆荊言……」

說著,**只覺得氣急攻心,連忙坐了下來。

「穆荊言?」

李明洋皺了皺眉,那個穆氏集團的年輕總裁,他無意間聽到自己的兄弟談論過這個人,但是他也沒在意。

不過他怎麼會惹到這號人啊,他認都不認識。

「什麼?」

聽到這話,原本還偏袒自己兒子的陳燕頓時臉色變得煞白。

「兒子,你說你怎麼招惹上穆荊言了啊!」

「我沒有啊——」

他都不認識這號大人物,不過一絲不祥的預感逐漸在腦海升起。

他突然想起了中午遇到的那個人,當時他就覺得那個人氣場強大,自帶着一股威嚴,連見多了大場面的他都有些畏懼,只是當時那麼多人,他也不想丟了面子,就沒管那麼多。

難不成那個人就是穆荊言?

「我看一下手機。」

李明洋的內心有些忐忑,雖然他混,但是也知道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

沒想到這次竟然踢到鐵板了。

在手機上搜索着穆荊言三個字,下一秒,搜索引擎上面出現的圖片,嚇得他丟掉了手機。

這不就是中午見到的那個男人嗎?

「爸,對不起,我錯了。」

「撲通」的一聲,李明洋立馬跪在了地上求饒,他當然知道惹到這號人物會付出怎麼樣的代價,當務之急,就是向老爸求饒,不然會死的很慘。

「你這一個月就給我在家裡老實獃著吧,還有就是這半年你一分零花錢都別想要,要不就在家裡吃,要不就餓死。」

**氣不打一處的說道。

他究竟是造了什麼孽啊,養出來這麼一個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