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就在這時,穆荊言的手機響了。

「喂。」

「穆先生,請問你什麼時候到啊。」

在餐廳的一角,等待着穆荊言的林清月見他一直沒有到,於是忍不住打了電話。

穆荊言眉心微蹙,發現自己把相親這件事給忘了。

但是看了看旁邊的蘇綿綿。

穆荊言沉聲道:「實在是不好意思,林小姐,我這邊還有點急事,恐怕不能赴約了。」

隨即,穆荊言就掛斷了電話。

「跟我走。」

穆荊言冷聲的說道,說著就準備拉着蘇綿綿往外面帶。

「我,我還要上班。」

蘇綿綿看着穆荊言,有些慌張的說道。

他不會是要她負責吧,可是就算是負責,也讓她把班上完吧,她才來沒幾天就曠班,感覺不太好。

再說了,沒錢的話,怎麼對他負責啊!

「上班?」

穆荊言深邃的眼眸睨了她一樣,這小姑娘看着年紀也不大,就出來上班了。

「嗯嗯,我在這裡兼職。」

蘇綿綿解釋道。

穆荊言看了一眼旁邊的主管,主管還沒等穆荊言開口,就心領神會的說道。

「綿綿,今天下午給你放半天假。」

蘇綿綿有些感動的看着主管,主管一定是看在心怡的面子上才肯放自己的假的吧。

「那好吧,我把衣服換了。」

隨即蘇綿綿就跑去更衣室換下工作服,可是想到待會兒面對穆荊言,蘇綿綿就忍不住放緩了動作,有些害怕。

大叔讓她負責怎麼辦啊?可是她也養不起大叔啊,她連大學都還沒讀,而且她也不想這麼早結婚。

終於,看着手機上的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蘇綿綿也不好在更衣室磨蹭。

在外面等了很久的穆荊言,看着蘇綿綿終於出來了,忍不住皺了皺眉,但是還是沒說什麼。

要是擱平日里員工讓他等這麼久,早就被辭退了,可是面對蘇綿綿那可憐的模樣,他終究還是不忍心說什麼。

「走吧!」

「嗯嗯。」

蘇綿綿乖巧的點了點頭,緊跟着穆荊言的後面。

來到門口,穆荊言停在了一輛黑色的賓利面前。

「上車。」

穆荊言體貼的為蘇綿綿打開了車門。

沉默籠罩了整個車廂,蘇綿綿咬着嘴唇,手指交織在一起,一雙眸子寫滿了憂愁。

時不時的瞥向穆荊言,但是又像害怕被人發現的小偷一樣,很快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她猶豫着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穆荊言透過後視鏡看着蘇綿綿一臉慌張的模樣,不禁被她小小的動作逗笑。

那天她不是很主動嗎,主動的湊近他,扒他的衣服,現在怎麼矜持起來了。

隨即,穆荊言把蘇綿綿帶到了一家咖啡廳。

「要喝點什麼嗎?」

穆荊言看着蘇綿綿問道。

「一杯熱水就好。」

穆荊言要了一杯拿鐵。

「什麼名字?」

「蘇綿綿。」

聽到穆荊言開口,蘇綿綿這才微微抬起頭,看着穆荊言。

這是她第一次仔細的看着穆荊言,只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比她見過的任何明星都要帥,五官稜角分明,一張臉如同女媧炫技一般,好看的有些不真實。

看到這兒,蘇綿綿只覺得很自責,他這麼好看的人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卻讓她玷污了清白。

穆荊言見蘇綿綿一直盯着自己,有些忘了神。

穆荊言眉眼舒展,嘴角微微上揚,倒是很少見到敢這麼直勾勾,毫不掩飾的看着自己的人。

「好看嗎?」

穆荊言見她這模樣,忍不住打趣道。

「什麼?」

蘇綿綿被穆荊言的聲音拉回了神,一雙透亮的眼睛,有些懵懂的看着穆荊言。

「你一直盯着我的臉看,所以好看嗎?」

蘇綿綿的白皙的小臉頓時染上一抹紅暈,剛剛她竟看入迷了。

「好看。」

蘇綿綿還是老實的回答道,大概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了。

聽到蘇綿綿的回答,穆荊言很是滿意,嘴角的笑容更加明顯。

蘇綿綿看着穆荊言,心裏有些納悶,不是來說正事的嗎,問她好不好看幹嘛。

蘇綿綿咬了咬嘴唇,猶豫着要不要主動開口。

就在這時,穆荊言薄唇微起,溫沉的嗓音在蘇綿綿的耳畔響起。

「我叫穆荊言,今年27,你多大了。」

「十八。」

聽到這話,穆荊言險些把嘴裏的咖啡給吐了出來,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這意味着他差點欺負的就是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了。

「還沒上大學?」

「嗯,剛高考完。」

蘇綿綿弱弱的回答着,等待着穆荊言向自己討債。

「所以那是你第一次?」

穆荊言淡淡的開口。

「嗯。」

聽到這兒,蘇綿綿的小臉更紅了,一臉的羞愧。

「穆大哥,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蘇綿綿握緊了拳頭,決定自己不能當縮頭烏龜,既然犯了錯就要勇於承擔責任。

看着小姑娘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穆荊言原本就清冷的面容添上了一股更深的寒氣。

對他負責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嗎?那麼多女人都想和他在一起,怎麼到她身上就成了一件很委屈的事情。

「只是,你可不可以等我上完大學啊。」

蘇綿綿壓低了自己的聲音,楚楚可憐的看着穆荊言。

「你有什麼想要的嗎?我可以補償你。」

穆荊言直勾勾的看着蘇綿綿。

「什麼?」

蘇綿綿睜大了眼,有些疑惑的看着穆荊言。

「你需要車,房子,錢?」穆荊言淡淡的說道,頓了頓,指腹緩緩的摩挲着杯子,深邃的眼眸暗沉。「還是人?」

「我什麼都不需要。」

蘇綿綿頓悟,於是趕忙的擺着自己的小手,表示自己什麼都不需要。

「而且這明明是我的錯,怎麼能要求你什麼呢,吃虧的是你才對。」

穆大哥長得這麼好看,被她睡了,應該很委屈吧。

想着,蘇綿綿羞愧至極,像個犯錯誤的小朋友一樣埋低了自己的頭。

穆荊言看着眼前的蘇綿綿,埋着自己的腦袋,稚嫩青澀的面容,委屈可憐的抿着嘴唇,他的眼眸有些晦暗不明。

「你覺得要是我當時堅決拒絕,你真的能對我做什麼嗎?」

穆荊言低沉暗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