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感受到了男人上下打量的目光,蘇綿綿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但是還是安慰自己,這是心怡的地盤,他們不敢做什麼。

「請問,您們需要點什麼呢?」

蘇綿綿扯了扯嗓子繼續問道。

坐在李明洋對面的陳風看着自己好兄弟的目光,當然知道他心裏在打什麼鬼主意。

不過雖然眼前的這個妹子長的是清純,但是瘦瘦弱弱的,要啥沒啥,不知道李明洋怎麼看上的,反正他還是喜歡豐滿的。

「妹妹,要不你今天請假,陪我們吃頓飯,我們給你小費,保證可以夠你一個月工資。」

反正他們這些公子哥,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不用了,謝謝。」

蘇綿綿的眉心擰了擰,冷漠的拒絕道。

「一萬怎麼樣?」

陳風繼續說道。

蘇綿綿皺了皺眉,不想和眼前的人繼續糾纏下去。

「我還是換個人給你們點菜吧。」

說著,蘇綿綿就準備轉身離開。

「小妹妹,那你說多少。」

坐在一旁的李明洋淡淡的開口。

他不相信有錢辦不成的事情,如果有,那一定是錢給的不夠多。

「謝謝了,先生,我只想靠自己的雙手吃飯。」

蘇綿綿看着眼前的人這般羞辱他,努力穩定着自己的情緒,冷漠的說道。

「小妹妹,不要不識抬舉啊,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嗎?」

陳風威脅的說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說完,蘇綿綿就準備直接離開,不想再和他們糾纏。

「你站住。」

說著,李明洋站起身來就準備去拉蘇綿綿的手臂,畢竟好不容易看見這樣有個性的小白兔,他喜歡!

然而,他的手臂卻被一隻強有力的大手拽住,攔截在半空中。

——

穆荊言周六回老宅吃飯,結果意料之中,又是安排他相親。

再承諾這是最後一次之後,他才答應的,結果走到約定的餐廳,就撞見了剛才的一幕。

沒想到讓他在這兒碰到了她。

那個讓他認識到自己一晚上只值五百塊錢的人。

而且沒想到她又一次遇上麻煩。

穆荊言抓着李明洋手臂的手加重了力氣,細長的手冒起了青筋,疼的李明洋齜牙咧嘴的。

「你快給我鬆開。」

李明洋朝着穆荊言吼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建材集團的長子,到時候得罪我了,有你們受的。」

穆荊言居高臨下的睥睨着他,漆黑深邃的眼眸散發著冰冷,看的李明洋有些顫抖,他眯了眯眼。

建材集團?

怎麼有些耳熟,突然想起來了之前的那個合同,當時他覺得有一些問題就丟在一旁,遲遲沒有簽合同,看來這單生意也是沒必要做了。

「你快放開他。」

一旁的陳風兜着膽子,遲遲喊了一聲,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也在外面混,見過多少場面,但是穆荊言強大的氣場卻讓他不敢上前。

穆荊言微微勾了勾嘴唇,手肘稍微一用力。

「放了你,好啊!」

下一秒,李明洋像垃圾一樣被穆荊言扔了出去,隨後他重重的摔在地上,發出「砰」的聲響。

穆荊言隨即嫌棄的用紙巾擦拭了一下自己剛才拽着李明洋的那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指。

「大,大叔——」

蘇綿綿看着剛才發生的一幕,都驚呆了。

她沒想到會在這兒碰見穆荊言,而且,他再一次救了她。

她感覺是不是自己已經還不清他的恩情了。

大叔?

聽到這個稱呼,穆荊言的眉心蹙了蹙。

他有這麼老嗎?自接受公司以來,都說他是青年才俊,年輕有為。怎麼到了她的嘴裏,就成了大叔了,他也還差三歲才到三十啊。

「你叫我什麼?」

穆荊言儘力的穩定自己的情緒,聲音低沉的說道。

「我——」

蘇綿綿這是呆愣住了,好像仔細一看,確實是比較年輕,只是當時給她的感覺像是渾身散發著成熟的氣息,讓人很是安心,所以才以為是大叔。

「大哥。」

蘇綿綿抿了抿**的嘴唇,小聲的喊道。

聽到這兒,穆荊言往下的嘴唇才漸漸平緩,這還差不多。

「他們是些什麼人?」

穆荊言看着蘇綿綿,冰冷的眼眸睨了一眼旁邊的李明洋,以及正在攙扶着李明洋的陳風。

「我也不認識,他們剛才讓我陪他們吃飯。」

蘇綿綿眼眸有些無辜的看着穆荊言。

主管聽到外面的動靜也趕忙出來,準備勸架,但是看到眼前的三個人,他簡直是目瞪口呆。

一個是老闆介紹來的員工,一個是穆氏集團的總裁,一個是建材集團老闆的兒子,他誰都不敢得罪。

「你,你給我等着。」

李明洋努力沖沖的指着穆荊言,但是很明顯,經過剛才的較量,他深知就算自己和陳風一起肯定是打不過他的。

但是他發誓以後一定要報仇,從小到大,都只有他欺負別人的份,還沒有別人欺負他的份。

穆荊言抬了抬眼眸,睨了兩人一樣,帶着一絲不屑,隨即轉向蘇綿綿。

蘇綿綿看着眼前的兩個人,還有剛才他們說話的語氣,感覺像是家裡很有錢的樣子。

她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到時候連累了穆荊言該怎麼辦啊。

「他們怎麼辦啊?」

蘇綿綿有些擔憂的扯了扯穆荊言的衣袖,踮着腳尖,湊近了他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他們會不會找你麻煩啊?」

溫熱的氣息縈繞在耳畔,穆荊言只感覺一陣燥熱,但是對着看着蘇綿綿清涼的眼眸,他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

「沒事兒,他們不敢找我麻煩。」

不過,他倒是要找他們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