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我這不是被氣壞了,這死丫頭竟然敢夜不歸宿,家務也不做,這脾氣,現在你不教訓她,以後越來越無法無天。」

徐芳聲音逐漸弱了下來,儼然沒有剛才的氣勢,小聲地抱怨道,但是感受到了蘇遠志冷冷的眼神,還是悻悻的閉了嘴。

「我以後注意着點就是了。」

徐芳想到剛才沒罵痛快,心裏就一直不得勁兒,但是想到那三十萬,決定還是忍住自己的火爆脾氣,蘇綿綿這丫頭雖然從小就很聽話,但是也是一個倔骨頭,到時候真的把她惹急了,指不定真的會做出什麼。

蘇綿綿收拾好自己的情緒,給宋心怡回了電話。

「喂,綿綿,你沒事兒吧,昨晚給你打了好多電話,你都沒接,嚇死我了,不是讓你到家了給我打個電話嗎?」

電話一被接通,就傳來了宋心怡擔憂的聲音。

「我,我昨晚回到家發現手機關機了,然後後面忘記了,不好意思啊,心怡。」

蘇綿綿有些抱歉的說道,原本被冷水澆灌的心涌過一股暖流。

雖然爸媽好像都不怎麼愛她,但是她還有宋心怡這個好朋友關心她,生活似乎也沒有那麼糟楊璟之糕。

「那就好,我打你電話你一直不接,還以為你出什麼事兒呢!」

聽到這兒,宋心怡鬆了一口氣。

本來蘇綿綿就長着一副小白兔的模樣,乖乖巧巧的,難免被壞人盯上。

本來她是準備送蘇綿綿回家的,但是蘇綿綿怎麼說都不讓她送,她也就沒有辦法,蘇綿綿脾氣一直很倔,她拗不過她。

聽到「出事兒」這三個字,蘇綿綿咧了咧嘴,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和心怡說了,不然她又該擔心了,就讓這件事隨着時間逝去吧。

「沒,沒有,心怡,我,我媽叫我,我就先掛了啊。」

蘇綿綿怕再聊下去,就不小心把這件事給抖了出去,在宋心怡面前,她很難藏住事,怕聊着聊着就不小心泄露了什麼。

聽着蘇綿綿支支吾吾的聲音,宋心怡皺了皺眉,總感覺有點怪怪的,但是也不好再繼續聊,畢竟蘇綿綿的媽的脾氣,她也是知道的,不然到時候綿綿該挨罵了。

「嗯嗯,拜拜。」

——

到了家,站在門口,蘇綿綿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發現爸媽已經不在了,蘇綿綿換了身衣服,她特意選了件衣領比較高的衣服,將身上的吻痕遮住,不然到時候要是讓爸媽知道,她該完蛋了。

——

酒店裡,伴隨着電話的響鈴聲,穆成河睜開了眼。

「喂。」

由於昨晚上太過賣力,睡得又比較晚,所以導致他精神狀態有些不佳,暗啞低沉聲音透露着一絲不悅。

對面的許星河聽到穆成河這說話的語氣,頓時感覺有點不對勁,眯了眯眼,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笑容。

「什麼情況,哥。稀奇啊,這個點還沒醒,你該不會還是躺在哪個小姑娘的溫柔鄉里了吧。」

畢竟擱之前,穆成河都是雷打不動的六點半就起床了,昨晚上和幾個好哥們一起在酒吧喝酒,結果他說去上個廁所,轉身一聲不吭的就走了,今天早上也是打了好幾個電話才接。

總感覺其中有貓膩!

聽到這話,穆成河才往旁邊看了一眼,旁邊早已空空如也,但是凌亂的床單顯示着另一個人存在過的痕迹。

穆成河的心裏有一絲煩躁。

掀開被子,離開了床,健碩的身材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的清晰可見,穆成河一邊往衛生間走去一邊接着電話。

見穆成河一直沒有說話。

「不會吧,該不會讓我說准了吧?你這萬年不開花的老鐵樹竟然開了葷,究竟是哪個小姑娘有這麼大的魅力。」

穆成河的眉心擰了擰。

「要是你這麼閑的話,非洲那邊的分公司正好缺人手。」

「開個玩笑嘛,不要這麼認真呀。」

「對了,老媽叫你這周六回來吃個飯,說是老爺子他們想見你。」

調侃歸調侃,先把正事給辦了。

「就只是吃個飯?不是給我安排相親?」

穆成河眉梢一挑。

「是的。」

許星河點了點頭。

「那行吧,我到時候回去。」

「你說你,都快三十了,也沒見你帶個女人回家。」許星河頓了頓,忍不住感慨的說道,然後在找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哥,你該不會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吧,還是你喜歡男人。」

許星河試探的問道。

穆成河黑了黑臉,這小子是越來越欠揍了啊。

走回卧室,枕頭底下隱約的一抹紅色吸引了穆成河的目光,他走了過去。

直到看清楚究竟是什麼,穆成河眉心微蹙,深邃的眼眸散發著一絲寒光,明明是初夏,房間的溫度卻驟降的如同寒冬一般。

穆成河緊緊的拽着那五百塊錢,手上青筋凸起。

這是什麼意思?

他辛苦一晚上的費用?

穆成河薄唇微勾,神色聲稱,發出一抹冷笑。

他隨手簽一個合同都是上億,賣力一晚上就值五百塊,當他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