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可憐被拋棄,總裁抱走心尖寵 第2章_伊小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清晨,陽光透過窗戶落在了潔白的床上。

蘇綿綿被陽光刺了眼,迷迷糊糊的睜開自己的眼睛,一雙小鹿般的眼睛因為熬夜有些紅腫。

眼眸泛着些許的水霧,眼前一片模糊,蘇綿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努力睜着眼去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寬敞的房間,潔白無瑕的牆壁,以及一旁光潔透亮的落地窗。

這,這是哪裡?

看着眼前的景象,蘇綿綿的腦袋裏面升起了無數個問號!

這不是自己的房間!

內心有些慌張,蘇綿綿趕忙掙扎着起床。

卻感覺渾身發軟,全身似乎要散架了一樣。

掀開被子一看,才發現自己身上未着一縷,白皙的皮膚上還落着吻痕。

蘇綿綿好像回憶起了什麼,昨晚的場景漸漸的浮現在眼前。

耳邊傳來淺淺的呼吸聲,蘇綿綿感覺全身緊繃在了一起,微微歪了歪頭,小心翼翼的望向自己的旁邊,躺着一個和她一樣未着寸縷的男人。

男人有着優越的五官,銳利的眉眼,挺拔的鼻樑,下顎稜角分明,雖然還在睡夢中,依舊十分好看,被子半蓋在腰間,隱約可見男人的腹肌和人魚線。

看到男人,蘇綿綿白嫩的小臉忍不住泛了紅,像水嫩的水蜜桃一樣。

畢竟這是她十八年來,第一次和男人躺在一張床上。

蘇綿綿搖了搖自己的腦袋,勸說自己冷靜,想想接下來怎麼辦。

掙扎着起床,看向交疊在一起的衣物,她從裏面撿起自己的衣服,趕忙跑到衛生間里去換上。

換好衣服,蘇綿綿洗了冷水臉,還有些混混沌沌的腦子瞬間清醒了過來。

大致捋了捋昨晚發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高考畢業後大家一起在酒吧玩,蘇綿綿怕回去太晚被罵就先一個人走了。

結果還沒走多遠,就遇到兩個渾身上下散發著酒氣的壯漢,兩個壯漢纏着她,不讓她走,說要一起玩。

蘇綿綿當然不肯啦,堅決的拒絕,後面壯漢看蘇綿綿執意不肯,然後就說蘇綿綿把這一杯酒喝了,就當給個面子,喝了就放她走。

蘇綿綿想着自己雖然酒量小,但是這點酒還是可以喝的,也不想再和兩個壯漢糾纏,於是就欣然答應了。

正當她喝完酒,耳邊傳來壯漢兩個壯漢不懷好意的笑容,以及開始發熱的身體和暈乎乎的腦袋,蘇綿綿頓時反應了過來。

可是一切已經晚了,就在努力掙扎着想要逃,可是全身卻使不上力氣。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兩個壯漢帶走,這時,一個身材頎長的男人走了過來,渾身散發著冷冽的氣息,從壯漢手中將她救了下來。

然後後面大叔嘴邊一直問着她什麼,但是她什麼也聽不清,只覺得渾身發熱,而大叔的身上感覺冰冰涼涼的,很是舒服,於是她努力的往大叔身上湊,儘管大叔一直推開她,但是她還是不死心,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往大叔身上靠。

然後後面她就記不清了,睜開眼就只看到自己和大叔躺在一張床上。

她,她該不會把大叔給睡了吧?

或許應該把「吧」字去掉。

想到這兒里,蘇綿綿腦子「轟」的一聲炸了。

大叔本來是做好事,沒想到竟然還把他自己給搭進去了。

蘇綿綿覺得自己罪孽深重,讓好人蒙了冤。

可是,她一個才高中畢業,才滿十八歲沒多久,總不可能對大叔負責吧。

她要錢沒錢,連自己都養不活,又怎麼對大叔負責啊,說不定還反倒成了個拖油瓶。

對啊!

拖油瓶——

媽媽責罵的話在她的耳邊回蕩着,蘇綿綿的清涼的眼眸黯了下去。

突然一個大字晃在蘇綿綿的眼前。

逃——

沒有什麼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於是,蘇綿綿趕忙跑出了衛生間,走向床邊去拿自己的手機。

看了看還在睡覺的大叔。

蘇綿綿只覺得十分的愧疚,羞怯的在心裏默念着:大叔,對不住了,你的恩情我來世再報。

嘀咕着,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是之前爸媽給的五百塊錢,也是她僅有的五百塊錢了,她一直捨不得花,想着攢着。

蘇綿綿心中一橫。

把五百塊錢輕輕的放在了床邊。

大叔,實在是對不起,我唯一能補償你的就只有這五百塊錢了。

放完後,蘇綿綿也不敢多待,於是躡手躡腳的跑出了房間。

不然到時候大叔醒來和她對峙,感覺她把自己賣了都還不了大叔的清白。

直到跑出了酒店一段距離,蘇綿綿這才敢慢慢緩下腳步,小臉通紅,微微喘着粗氣。

蘇綿綿摸了摸自己撲通撲通的跳着的小心臟。

突然她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蘇綿綿有些慌張的打開自己的手機,現在已經八點了。

手機上是無數的未接電話。

有閨蜜宋心怡的,還有就是爸媽的電話。

蘇綿綿訕訕的回撥了電話,白皙的小手緊緊的攥在一起。

「喂——」

蘇綿綿的聲音有些顫抖。

「死丫頭,你昨晚跑去哪裡了?讓你早點回來,你直接給我夜不歸宿,看你高考才讓你出去玩,怎麼,翅膀硬了啊?」

電話的一端傳來尖酸刺耳的聲音。

蘇綿綿有些緊張的咬着唇,**的唇瓣隱隱約約的露出一絲血色。

「害的你弟弟早上飯都沒吃,你就不能省點心,虧我和你爸勞心勞力的把你養這麼大,怎麼,現在翅膀硬了,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是吧。我告訴你,我把你養這麼大,現在你長大了,是該回報我們的時候,我們在你身上花了這麼多錢,別想着甩開我們。」

雖然這種話她從小聽到大,但是再一次聽到這種話,她還是忍不住委屈,淚水在眼裡打轉,但是蘇綿綿還是強忍着不讓淚水留下來。

都說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可是她的眼淚只不過是引來更多的責罵和毆打而已。

她不知道為什麼,同樣都是爸媽的孩子,為什麼弟弟可以無憂無慮,只用學習,而她卻需要不停的做着家務,即便她再聽話,也還是會引來無數的辱罵。

電話另一邊,站在一旁慢慢悠悠吃着早飯的蘇遠志看着徐芳,要是擱平常,他也懶得管,反正早晚都要嫁出去的。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管這麼多幹嘛!

但是這一次,眼看着徐芳說話越說越難聽,他主動的制止道。

「你好生點說話,到時候鬧脾氣怎麼辦?」

徐芳聽到這兒,這才停止了辱罵,但還是一臉的暴躁。

「你趕緊給我回來,知道沒有。」

徐芳忍着怒火,吼了一聲。

「知道了,媽!」

蘇綿綿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淚水,小聲的回道。

坐在一旁的蘇遠志看到電話掛斷了,這才忍不住大聲責備起了徐芳。

「都給你說了,讓這幾天收住脾氣,到時候把她逼急了不就壞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