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看着夏暖心驚慌的臉,陸胤承邪魅的勾唇,「我是不是太監,你自己體會一下就知道了。」

體會?

誰要體會!

夏暖心擰緊眉,用力的掙扎,可她那點力氣在陸胤承的手裡簡直是以卵擊石,男人結實的上身將她壓得差點透不過氣,最後只能放棄。

「陸胤……」

承字還沒有出口,男人的薄z唇氣勢洶洶的吻了上去。

前面開車的封擎,是陸胤承的私人保鏢,跟着陸胤承也有好幾年了,從未見過自家陸少對一個女人這麼迫不及待過。

他咧着嘴無聲的笑了笑,然後非常好心的將車擋板搖了上去。

難得啊,萬年鐵樹也有開花的時候,陸少要是再不睡一兩個女人,估計全世界的人都會以為他是陸少的面首了。

幸好,幸好啊……

「唔……」

就在夏暖心要呼吸不過來的時候,陸胤承終於放開了她。

「陸胤承,你……」

「現在是現代,以後你要是再敢叫一次我的名字,我就將你就地正法!這次算是警告!」

「噗……」

夏暖心氣得差點一口血噴了出來。

她真不知道,陸胤承為什麼要這麼糾結老公這個詞?

但是看陸胤承那陰沉的,泛着警告的眼色,她清楚的知道,陸胤承肯定會說到做到。

「你……」

她被壓得難受極了,「你先起來。」

陸胤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坐直了身體,拇指指腹輕輕的從唇角抹過。

呵……

味道倒是不錯。

夏暖心沒看見他這個動作,坐起來之後,就趕緊動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頭髮。

整理完之後,她正要開口,前面傳來了封擎的聲音,「陸少,老宅到了。」

夏暖心驚慌的看向車窗外,這……這就到了?

下了車,陸胤承抓住夏暖心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臂彎處。

「我爺爺很喜歡蕭薇,所以,一會兒你親熱點。」

這三年,夏暖心配合著蕭薇的時間,出現在陸胤承的別墅中,卻從來都沒有來過老宅,除了結婚那次,這是她第二次見陸胤承的爺爺。

對於老人,她向來很和善。

進了屋,看到坐在太師椅上聽着小曲,抱着貓的老人,陸胤承冷峻的臉上,浮上了溫暖的笑容。

「爺爺,我回來了。」

見老人看過來,夏暖心趕緊浮上笑容,甜甜的叫道,「爺爺。」

「誒,薇薇啊!」

老人滿臉笑意,直接無視掉陸胤承,對着夏暖心招了招手,「快過來,讓爺爺看看。」

三年前,陸家人沒有發現她是冒牌貨,所以現在,夏暖心也不緊張。

她款款的走過去,在老人身邊蹲下,仰起那張漂亮的臉蛋兒,將老人笑吟吟的看着。

陸家老爺子高興的把夏暖心看了又看,喜歡得不得了。

「都是那個兔崽子,剛結婚就去國外,把你一個人晾了整整三年,薇薇,你放心,他這次回來要是敢再走,我就打斷他的腿!絕不會讓他欺負你。」

「呵呵……」

夏暖心回頭看了陸胤承一眼,笑着點頭,「好的,他要是欺負我,我就跟爺爺說,爺爺收拾他!」

「爺爺……」

陸胤承涼涼的看了夏暖心一眼,然後將結婚證朝着老爺子遞了過去,「你催了三年的東西,我今天給你帶來了。」

夏暖心看着那個紅本本,心猛地一跳!

上面的名字是她,不是蕭薇啊!

爺爺看一眼,她不就露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