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他發現了!

他居然沒有睡着,還趁着她睡着解開了她的手機鎖,發現了她的秘密!

夏暖心驚出了一身冷汗,忽然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驚慌又恐懼的看着他。

陸胤承低低一笑,手指繼續玩味的轉着夏暖心的手機。

「雙胞胎,呵……真是沒想到,蕭家居然給我送了這麼一份大禮,只是不知道,你們姐妹兩是怎麼商量的?一三五是你,二四六是她?」

「不是!」

夏暖心的雙手猛地握緊,險些將紅唇咬破。

「陸胤承……」

「剛才不還叫我老公?」

夏暖心真是想殺人的心都有了,他明明已經知道了真相,為什麼還要這樣讓她難堪?

事情敗露,想到父親,她鼻尖一紅,委屈頓時涌了上來。

陸胤承無視她通紅的眼睛,冷聲問,「當初跟我舉辦婚禮的是誰?」

夏暖心咬着唇,聲音細弱蚊蠅,「我。」

「這三年里,蕭薇可在這裡住過一天?」

夏暖心急着替姐姐解釋,「姐姐是鋼琴家,你知道的,她很忙,而且你又不在,所以……」

陸胤承冷笑着打斷了她的話,「所以,一直都是你?」

是啊,這三年里,蕭薇出通告全國到處飛,她必須要配合著蕭薇的時間,她忙的時候,她離開,她演出完,她回到陸家。

她就像是蕭薇的影子,幫蕭薇做好陸太太的本分。

陸胤承忽然站起身,拿着手機走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着夏暖心。

「給她打電話。」

事情已經這樣了,現在也只有將蕭薇叫回來,才能解決。

夏暖心吸了吸鼻子,手指顫抖的接過手機,找到蕭薇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第一遍,沒人接聽。

第二遍,沒人接聽。

頭頂傳來男人冷冽如冰的聲音,「繼續!」

夏暖心手指又抖了抖,再次按下撥號鍵。

第三遍。

第四遍。

直到第十遍的時候,電話終於被人接了起來。

夏暖心還未出聲,蕭薇不耐煩又惱怒的聲音尖酸刻薄的響了起來,「夏暖心!我看你真的病的不輕!這麼晚給我打電話,我不接,你就奪命連環扣,是嫌你爸活得久了是吧?」

陸胤承深邃的眸輕輕的眯了起來。

夏暖心趕緊說,「姐姐,你明天就回來吧,姐z夫他……」

「你慌什麼啊?他是要跟你睡,還是怎麼的?夏暖心,我說過了,就算他要睡你,那也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就這麼點事,一直給我打電話,你不煩,我都煩了!」

夏暖心心裏猛地咯噔一聲,剛剛她幫蕭薇說的好話,在這一刻,全部被毀了。

「姐姐……」

「行了!夏暖心,我也不怕告訴你,陸胤承他根本就不喜歡女人,他娶我,不過就是想給陸家傳宗接代而已,你就安心的替我在陸家做陸太太吧,我會幫你好好照顧你爸的,否則的話,你就等着給你爸收屍吧!」

「啪」的一聲,電話被蠻橫的掛斷。

夏暖心的心卻提到了嗓子眼裡!

陸胤承不喜歡女人?

難道他是個同?

天啊,她聽到了陸胤承的隱秘,不知道會不會被他殺人滅口?

果然,她一抬頭,就看見陸胤承陰沉得能滴出水來的臉……

夏暖心嚇得瞬間將手機扔掉,雙手撐着床快速的朝着旁邊移去,陸胤承那眼神,那臉色真是太可怕了,她毫不懷疑,只要她慢一點點,就會被他掐斷脖子。

然而陸胤承也就只是那樣看着她,似乎是在考慮着什麼。

在他冷冽的目光注視下,夏暖心雙手用力的抓緊了被子,如坐針氈。

「明天,你跟我去領證。」

忽然,陸胤承開口了。

夏暖心驚得雙眼睜大,「可是,我沒有姐姐的身份證……」

「我說的是你,聽不懂?」陸胤承聲音暗沉,帶着刺骨的冷意。

「我?」

夏暖心差點一口氣背過去,陸胤承為什麼要跟她領證?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可是我不是蕭薇……」

陸胤承冷睨了她一眼,轉身走到沙發,坐下後摸了一支煙出來,點燃,然後放在唇邊用力的吸了一口。

煙霧從他的薄唇中吐了出來,「不想給你父親收屍,就乖乖的聽話。」

夏暖心,「……」

之前只有媽媽和姐姐拿父親威脅她,現在又加了一個陸胤承,呵……

這些人還真是抓住她的軟肋不撒手啊!

不過,她不蠢,她聽懂了陸胤承的意思,只要她乖乖的配合,陸胤承就不會將她替嫁的事說出去,這樣一來,媽媽和姐姐都不知道事情已經敗露,那麼她的父親就是安全的。

「好,我答應你。」

別的,夏暖心也沒敢多問,因為陸胤承的臉色一直都不怎麼好看,她不想再觸他的霉頭,而讓自己引火燒身。

早晨十點,夏暖心和陸胤承從民政局裡走出來,兩個人手上分別拿着一個紅色的本本。

夏暖心低頭看着手裡的結婚證,一顆心上下起伏不定。

她結婚了……

她現在不但要面對蕭薇和媽媽的威脅,還要面對陸胤承的威脅,她的日子可真夠苦的啊。

「薇薇。」

忽然,一口氣吹在她的耳邊,她本能的想躲,卻被一隻大手蠻橫的拉進了懷裡。

她驚愕的抬起頭,對上陸胤承那雙忽然溫柔下來的眼眸,「喜歡什麼車?」

「啊?」

夏暖心直接愣住了,傻傻的看着他。

陸胤承低低的笑了一聲,「算是補償你的新婚禮物。」

夏暖心這才反應過來,他能送她車,她很高興,但是那句薇薇,卻像一根針狠狠的扎進了她的心尖。

她明白,這一切,都是她從蕭薇那裡偷來的,即便跟陸胤承結婚,領證的都是她,但是陸胤承卻絲毫沒有想要公開她的身份。

這也是目前能保護她父親的唯一方法。

但是,她還是很難過。

心——疼得她的眼睛都有些紅了,她看着他,狠狠的道,「瑪莎拉蒂!」

這四個字剛剛吐出來,她又補了兩個字,「跑車!」

既然他們所有人都用她的父親威脅她,那麼,她這個冒牌貨為什麼不能獅子大張口?

陸胤承深邃的眸看着她,就那麼看着她……

夏暖心心裏一慌,暗戳戳的想是不是自己這個口張得太大了一些,就在她想解釋時,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刮在她的小鼻尖上,男人低沉的嗓音帶着一絲寵溺,「還挺識貨的。」

「轟」的一聲,夏暖心感覺一道雷從天下劈了下來,砸在了她的頭上。

陸胤承此時的溫柔,在她眼裡比他生氣的時候還要可怕!

因為他此時溫柔的寵愛,竟讓她有點點眷戀。

而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

陸胤承看着她泛紅的雙眼,抓起她的小手放在唇邊輕輕的吻了一下,「車要預定,這件事交給我來,現在,我要帶你去好好的打扮一番,薇薇,晚上見我的朋友,你這個鋼琴家可千萬不要丟臉哦。」

夏暖心雙眼一睜,身體瞬間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