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夏暖心陸胤承小說免費 第2章_伊小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少奶奶,太好了,少爺還有半個小時就到家了!」
好什麼好!?
一點都不好!
三年前,夏暖心代替姐姐蕭薇嫁給北城超級豪門的大公子陸胤承。
婚禮剛剛結束,陸胤承就坐上了飛往歐洲的飛機。
三年未見,她都快把這個人給忘了,自己逍遙的替姐姐過着喪偶式婚姻。
可是現在,那個失蹤了三年的「老公」,馬上就要回來了!
夏暖心急得跺腳,拿着手機一遍又一遍的撥打姐姐蕭薇的電話,電話終於在不知道打了第幾遍的時候接通了。
聽筒里傳來蕭薇暴躁的聲音,「夏暖心,你有病吧?我不接,你就準備一直打下去嗎?」
「陸胤承回來了!」
夏暖心都快急哭了,「他還有半個小時就到家了,姐,我頂不住的,你快過來,我們換回來吧!」
「換回來?夏暖心你開什麼玩笑,頂不住也得給我頂住!」
「姐……」
蕭薇不耐煩的打斷她,「慌什麼?我們是雙胞胎,他認不出的!」
夏暖心用力的咬住唇瓣,「可是姐,我們長得只有一點像啊——」
「 你是不是傻?當年婚禮他都沒認出來,現在又怎麼可能認得出來?」
夏暖心的手用力的抓緊了自己的衣領,「不是,姐,你們可是夫妻啊!他萬一讓我履行妻子的職責,那我……」
「呵……「
蕭薇冷笑,「那又怎麼樣?人家有錢有顏,就算睡你,那也是你佔了便宜!」
「啪」的一聲,電話被掛了。
夏暖心無助的看着手機,只能另想辦法,「韓姨,我經紀人剛剛打電話過來,說明天忽然有個通告,我現在就要過去……」
「你經紀人下午才發微博,在加內度假!」
話還沒說完,就被身後傳來的聲音給打斷了,夏暖心僵硬的轉過身,對上男人清冷的眸子。
男人一身黑色西裝,面容冷峻,目光一動不動的落在她的臉上,夏暖心呼吸一窒,臉色蒼白的看着他。
「她現在玩得正開心呢,還有時間幫你接通告?」
陸胤承涼薄的勾了下唇,將西裝外套脫了下來,「下次說謊之前,先串好台詞!」
夏暖心:「……」
雖然是家族聯姻,但看樣子陸胤承還是有點在乎姐姐的。
否則又怎麼會關注姐姐經紀人的微博?
夏暖心忙轉移話題,「你……你怎麼回來了?」
陸胤承冷睨着她,「看樣子,你不太希望我回家啊?」
夏暖心乾笑了一聲,「呵……怎麼可能?我可是天天都眼巴巴的盼着你回來呢。」
陸胤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拿起睡衣轉身進了洗浴室。
夏暖心用力的呼了一口氣,連忙拿手機跟母親發微信求救。
【媽,姐z夫回來了,你趕緊讓姐姐跟我換回來吧!】
母親幾乎是秒回,【怎麼了,他要睡你?】
夏暖心都忍不住想要翻白眼了。
【媽!他可是我姐z夫!我就算死,也不能啊!】
剛發送,對面的母親就直接發了一段語音過來,夏暖心連忙點轉換成文字——
「明天早上,我們去趟民政局!」
洗手間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男人邊擦着手邊走了出來,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把結婚證領了!」
「什……什麼?」
夏暖心驚得直接把手機掉在了地上,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三年前,因為他要趕往海外市場就職,兩家匆忙的辦了婚禮,還沒來得及領證,他就走了。
領證的事情就一直拖着,他不提,她都忘記了還有這一茬了。
跟姐z夫領證,這可比被姐z夫睡一覺更要命。
夏暖心頓時慌了神。
她眼裡的慌亂,陸胤承就像沒看見似的,手指解着襯衣紐扣,朝她走過去,「現在,我們就先把洞房花燭夜給補了。」
「洞,洞房花燭……」
夏暖心呼吸一滯,眼睛趕緊上下左右的看,忽然看到掉在地上的手機,她順勢朝後退了一步。
彎腰,將手機撿了起來,她抬起頭尷尬的笑。
「我手機掉了。」
陸胤承看着她,就那樣看着她,眸中閃過一抹冷冽的幽光。
看來他的小嬌妻,很排斥他啊。
夏暖心根本就不敢看他,裝作有很重要的事,點開手機,然後就看到了母親最後一條轉換成文字的語音。
【夏暖心,我警告你,你就算是被他給睡了,也千萬不要露餡,否則就等着給你那個植物人的爹收屍吧!】
在夏暖心很小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離婚了。
媽媽帶走了姐姐,改嫁富商,把她留給了窮困潦倒的爸爸相依為命。
四年前,一場車禍,爸爸成為了植物人。
夏暖心還沒畢業,就要一邊上學,一邊賺錢供養爸爸,日子雖然苦,但夏暖心從沒有抱怨。
直到三年前,躺在醫院裏的植物人爸爸忽然消失,病房裡,等着她的是許多年未見過的媽媽和姐姐。
媽媽和姐姐以爸爸要挾,讓她替嫁,她為了爸爸的安全,只能答應。
而現在……
夏暖心的眼睛一下就紅了,心也涼了個徹底。
手機忽然被兩隻修長的手指奪了過去,夏暖心驚慌抬頭,視線猝不及防的撞進一雙幽深的眸中。
陸胤承眸色沉沉的看着她,「手機比我更好看?」
夏暖心輕輕的咬唇,她承認眼前的男人長得很帥,還是極品男神的那種,但他是她的姐z夫啊!
見他忽然轉眸看向自己的手機,夏暖心驚出了一身冷汗,正欲去搶,看到已經息屏的手機屏幕,她又趕緊縮回了手。
沒有看到任何信息,陸胤承挑了挑眉,將手機扔在了一旁的沙發上,然後大手一撈,打橫的將夏暖心抱了起來。
「啊……」
夏暖心驚叫,心裏慌得不行,兩隻小手用力的抓住陸胤承肩上的衣物,忽然後背一沉,她被壓在了床上。
看着男人逼近的俊臉,夏暖心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無論如何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陸……陸胤承……」
男人低沉的嗓音帶着薄怒,「叫老公!」
夏暖心驚慌的看着他,眼淚嚇得都要飈出來了,他雖然長得帥,但是生起氣來,卻嚇人得很。
「老……老公。」
輕咬着唇瓣,夏暖心可憐兮兮的望着他,「我親戚來了,今天,哦,不,這一周都不行。」
「親戚來了?」
陸胤承的目光往下,像是要一探究竟。
夏暖心忙捂住了自己,心裏緊張得就像有一隻小鹿在裏面亂跳一樣,「嗯,真的真的,反正你現在也回來了,我們來日方長,不,不急在今天吧?」
陸胤承掃興的看了她一眼,翻身在她身旁躺下。
很快,旁邊就傳來了平穩的呼吸聲。
夏暖心心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現在她只能先拖延一周,一周的時間,她應該就能跟蕭薇換過來了吧。
直到深夜,夏暖心才在心驚肉跳中慢慢睡着。
睡夢中,她忽然感覺到一雙冷厲的視線將她給盯着,她無論怎麼跑,怎麼逃,那雙眼睛就那樣冷冷的看着她。
「啊……」的一聲,她從夢中驚醒,從床上一下坐了起來。
卧室里開着燈,她睜着眼睛愣了半刻,忽然發現夢中那雙盯着她的視線並未消失,她恐慌的抬起頭,卻發現原本應該躺在她身邊的男人,此時卻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冷眸如冰,俊臉如霜。
夏暖心的手機在他修長的手指上轉了一圈,陸胤承勾唇,冷冷一笑,「蕭薇,哦,不對,我似乎應該叫你夏暖心吧?」
夏暖心的臉瞬間慘白如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