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他垂眸睨着她,透白的皮膚泛着淡淡的粉,因為待在室內取暖的緣故,耳根也是紅撲撲的。

巴掌大小的臉上,嵌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此時一動不動盯着他,琥珀一樣的瞳孔映出他的倒影來。

郁唯一有一雙讓人一見難忘的眼睛。

多年前他轉學過來,她當時趴在桌上睡覺,后座的同學用筆戳她:「郁小鹿,別睡了,老師來了!」

被吵醒的小姑娘一個激靈直起身,額前的碎發睡得凌亂,迷糊的眼睛一睜開,讓人一瞬心動。

隔着時光的長河,他無聲地望着她,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悶熱的下午。

被吵醒的小姑娘,清澈懵懂地盯着他打量。

「我有留在這裡的理由。」

他低聲開口,眉目沉靜,「何況,你開出的條件,不愁找不到人。」

郁唯一心臟往下一墜,眸光頓時黯淡了下來。

她知道林見深沒那麼好說服,但被拒絕,心裏比想像中難過。

「什麼理由?」

他頓了片刻。

「郁小姐。」

林長明過來敲門,咧開一口白牙,笑得意味深長,尤其視線還時不時掃林見深兩眼。

黑色呢子大衣,裡頭是同色系毛衣,下身穿的西裝褲配皮鞋。

逼近一米九的身高往那兒一站,渾身上下都透着深沉禁慾的味道。

哪怕是大半夜從床上爬起來趕到,髮絲也絲毫不見凌亂。

林長明眼前飄過四個大字:

孔雀開屏。

「你的東西找回來了。」

「謝謝警官。」

林長明拿着東西進來,「手機,錢包,錢包里的東西你看看少了沒。」

「好。」

她接過,低頭仔細翻找。

林見深立在一旁,想到剛剛進門時,李江說的,林長明抓小偷去了。

她東西被偷了?

「沒少。」

郁唯一鬆了口氣,「謝謝林警官。」

「不客氣。」

林長明又去看林見深,後者的眼睛落在前頭的小姑娘身上,正看得入迷。

林長明無聲地勾唇。

東西找到了,郁唯一也就沒必要待在警局了。

她和林見深一前一後出來,林見深被林長明拖過去問了兩句:

「怎麼回事?真是你拋棄的人家,人家找上門了?」

看着也不像啊。

林長明反而覺得,林見深才像是那個被拋棄的。

尤其結合他回來這一年的境況來看。

追他的小姑娘就差去他家裡堵門以身相許了,也沒見他這麼直勾勾的看過誰。

林見深只淡聲解釋:「前女友,兩年前就分手了。」

「那她還不遠萬里找過來?」

林長明說,「你不是說和以前的同學都沒聯繫了么?她是怎麼找過來的?」

林見深看着站在門口的女人,同樣也有這樣的疑問。

「你住哪個旅館?」

他走過來問。

郁唯一想到旅館的隔音,皺了下眉頭,仰頭問他:「你家在哪兒?」

他眉頭微動,「你要住我家?」

「不可以么?」

郁唯一一貫臉皮厚,何況她既然都來了,不帶走林見深,她不甘心。

「我就是為你來的。」

他移開視線,拿出車鑰匙,「滴」一聲開鎖。

「郁唯一,我不會跟你去帝都。」

「為什麼?」

再度看她時,他臉色恢復了平靜。

「我媽生病了,我要留在這裡照顧她。」

郁唯一微微變了臉,沉默無言。

他媽媽生病了。

什麼時候的事?

林見深跟她去了之前的旅館,將行李箱拿出來,她又坐上了他的車。

後來的一路,兩人一路無話,車內安靜得只有彼此的呼吸聲。

郁唯一靠着車身,目光看着外面的飄雪,思緒漫無目的地遊走。

林見深是江城人,當初他轉學去帝都,是因為他媽媽帶着他再嫁,對方是帝都人。

對於他當時重組家庭的情況,郁唯一知道的不多,畢竟高中的時候,他倆還是死對頭——或者說,是郁唯一單方面的不喜歡林見深,林見深多數時候是懶得搭理她的。

後來兩人在一起,林見深也很少提到那個家庭的事情。

郁唯一覺得,他們大概並不十分和睦。

不然,她想林見深也不會需要業餘時間勤工儉學。

郁唯一還記得他那個沒血緣關係的妹妹,就在隔壁的藝術學院上學。

有幾回郁唯一看到林見深放學後和隔壁藝術學院的女生拉扯,她還十分得意,拍了幾張照片作為舉報林見深早戀的證據。

直到她嘚瑟地到林見深面前炫耀,林見深冷着臉告訴她,那是她妹妹。

但後來,林見深沒有再提到那個「妹妹」,包括那個繼父。

甚至,連他媽媽,郁唯一都很少見他提。

他這個人素來冷漠,連對親情也是如此。

而像郁唯一這樣從小泡在蜜罐子里長大的人,有些時候確實不太能理解他。

她打了個哈欠,困極了。

就在眼皮越來越重要闔上時,一旁響起清冽的男音:「我在鎮上有套房,你住那裡。」

「那你呢?」

她轉臉看他。

「我陪我媽住村子裏,你住不慣的。」

他專註開車,車內光線晦暗,他的面目輪廓卻很清晰。

沒等她想好怎麼回答,車子就停了。

「到了。」

她看向一旁裝修精美的小洋樓,三層樓,一片黑暗。

「我一個人住這裡嗎?」

她弱聲。

他終於朝她看過來,「這裡沒有暖氣。你要是怕冷,就開空調。」

「我怕鬼。」

「……」

「林見深。」

她皺眉,嗔道:「你別丟下我一個人。」

他無聲地望着她,喉頭微微動了下。

最終,他還是發動了車子。

郁唯一連連打哈欠,都忘了要問一句,他為什麼不帶着他媽媽一起住鎮上的房子。

到目的地時,郁唯一睡著了。

「醒醒。」

她被男人溫涼的手指撥弄醒,迷糊睜開眼,對上面前放大的俊臉。

他扶着車門,站在外頭,有風刮進來,冷得郁唯一一個哆嗦。

男人剛幫她解開安全帶,她就沒頭沒腦地撞進他懷裡,手臂環着他的腰身,臉蛋貼上他溫熱的胸膛,囈語似的咕噥:「好冷……」

林見深怔了下,垂眸睨着她。

她又睡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