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不是黑山羊第6章 復活的「年」在線免費閱讀

我真的不是黑山羊第7章 底下的宮殿在線免費閱讀

「吼!!!」

一聲怒吼過後,眾人才發現,身後的年又站了起來。

此刻的年已經變了模樣,他的兩個頭,一個是原本的模樣,另一個變的青面獠牙,周圍地上的石塊緩緩飄起,圍繞在年的身邊,石頭上帶着土黃色的微光,年的四隻眼睛也變得異常銳利。身上的氣息也不再是無限接近於二階,而是真真正正的二階。而且還是二階巔峰。

「我似乎知道這個妖獸的能力了。」張嘉睿說道。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了,這怎麼打?」**舉說道。

雖然現在年只是二階的妖獸,但是似乎縫合了他們幾個人的天賦,真實戰鬥力恐怕已經到達三階了。

「跑,先跑!跑回去通知覺醒者公會,讓他們派更強的覺醒者來!」朱騰瑞的話剛說完,就化身成了大鵝,扭頭向村外跑去。

與此同時,眾人各挑了一個方向跑,柳家姐妹向村子的東南方向跑去,**舉跑向了村子的東面,楊利跑向了村子東北方,張嘉睿和王石,兩人,跑向了村子的西面。**舉看二人跑向了村子的西面,猶豫了一下,但並沒有說些什麼,同時也加快了腳步。

年看着四散而逃的眾人,很果斷的追向了王石和張嘉睿。

「這個畜牲可真會挑!」張嘉睿氣憤的說道

「快跑到了山上,有了樹木的遮擋,咱們就有機會出去。」王石說道。村子的西面正是長恩山。

「年」有着張嘉睿的速度,所以平坦地帶他們根本跑不過它。

「你怎麼這麼沉?能不能減減肥?」張嘉睿說道。剛才年差一點點就抓到王石,無奈之下,張嘉睿背起王石便跑,一直也沒將王石放下。

「前面有一個小山洞,往那裡跑吧,躲一躲。」王石說道。

「好。」張嘉睿回答完猛然加速,其速度之快,甚至到達了剛才戰鬥時的兩倍。一瞬間,便甩開了身後的年,到達了山洞。

山洞內的陰暗潮濕,好在空間還不算狹小,正好可以藏下兩個人。這是一道白色的殘影,從旁邊掠過,並沒有看見王石二人。

「這個畜牲沒有看見,等一會,它從那邊走遠了,咱倆就往山下跑。」王石壓低聲線對一臉劫後餘生模樣的張嘉睿說道。

「嗯!」張嘉睿回答了一句,然後起身看向山洞的內壁。

「有風……」張嘉睿抬頭看向山洞深處,張嘉睿自從覺醒了神速之後,因為天賦的原因,對於風常敏感。

「這山洞只有一面開口,裏面怎麼可能有風吹來呢?」王石搖了搖頭說。

張嘉睿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用手搭在了山壁上,緩步向山洞裏走去。張嘉睿走了兩圈,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別試了,有沒有可能是你感覺錯了?」王石看着張嘉睿勸道。

張嘉睿不為所動,反而開啟了天賦「神速」。金色的光芒照耀了整個山洞。王石以極快的速度按向了山壁各處。但想要將山洞內壁全部覆蓋,需要很多時間。不知道「年」會不會給他們這個時間,他在賭,賭「年」發現不了。

大約兩分鐘過去了,在平常時候兩分鐘可能很短,但在這個生死攸關之際,這兩分鐘顯得十分漫長,好似過了許久許久。

張嘉睿,突然停在了原地,「怎麼可能?」張嘉睿覆蓋了整個山洞,但並沒有找到所謂的機關。

「我再試一次。」

話音剛落,還沒有等張嘉睿有所行動,身後便傳來了一聲恐怖的嘶吼聲。

「快躲開!!!」王石急忙向張嘉睿喊道。

身後一隻長相怪異的巨獸,直奔張嘉睿而來,速度極快。這隻手正是尋找他們兩個許久的「年」,年高高舉起嘴上的鐵喙,在到張嘉睿身邊後,向張嘉睿狠狠啄去。

張嘉睿猛然激發神速,險而又險的避過了這一下。

然而,年並沒有放過他,一擊未中,竟然借力用自己的身軀撞向張嘉睿,張嘉睿再次激發神速,向王石衝去,背起王石,便向洞口衝去,剛剛衝到洞口。一塊帶着土黃色光暈的石頭命中王石的後心。

「呃——」王石一口血,直接噴在了張嘉睿的身上,強大的衝擊力,帶着兩人直接飛了出去。撞到前面的樹上,王石的血液飛濺在了樹枝之上。

正對着洞口的這棵蒼天古樹,突然發出了古老的生命氣息,樹枝和樹葉不斷收攏,形成了一個奇怪的符文。這個符文與古書的生命氣息截然相反,彷彿代表了死寂。

這是山洞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山東的深處出現了一道階梯,不知通往哪裡。

張嘉睿看了一眼已經昏迷在自己背上的王石。咬了咬牙,向守在洞口的「年」衝去,到當年的身邊的時候,一個突然加速從你的胯下穿過,順着階梯跑向了深處。

年追到了階梯處,似乎有些畏懼下面的東西,在附近徘徊了許久,一聲嘶吼後,便轉身走了。

「終於甩掉這個畜生了,喂,王石,你別嚇我,你醒醒?」張嘉睿罵了一句,然後推了推王石說道。

王石並沒有任何要蘇醒的跡象,緊閉着眼,皺着眉頭,似乎承受了某種痛苦。

「永遠沉睡吧,你的身體將由我來繼承」

「我本就是你」

張嘉睿看着沒有醒來跡象王石,他低聲罵道,「瑪德,真是禍不單行!怎麼越到關鍵的時刻越掉鏈子呢!」

他看了看四周的情形,一片漆黑,只有一條階梯通向下方,沒有辦法,他只能順着階梯向下走去。

階梯很長,每走一步張家睿都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出現什麼變故,讓他們兩個不明不白的就死在了這裡。

半個小時後,張嘉睿一陣恍惚,眼前突然明亮起來,張嘉睿回頭看去,身後已經沒有了漆黑的階梯。

裏面是一片廣闊的宮殿,但是卻充滿了死寂。

「服了,這是哪啊?這地下怎麼還有宮殿?」張嘉睿看了眼四周,有些懵。

此時,背上的王石似乎發生了一些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