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不是黑山羊第5章 傳說中的「年」在線免費閱讀

我真的不是黑山羊第6章 復活的「年」在線免費閱讀

天剛黑下,王石等人便出去了,在村長家門口,五個人分為兩隊,向村東和村西開始了調查。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屋內的老村長喃喃道

王石三人,很快便找到了一家屋頂,趴在那裡,等夜深。

因為到了晚上,村裡家家戶戶的大紅燈籠都發出了紅色的光芒。本應是過年才掛的大紅燈籠,在此刻並沒有展現出人間煙火的安詳,反而給人一種詭異不安的感覺。

夜深了。

王石趴在屋檐之上,他的眼睛發出幽藍色的微光。在王石的視線里,一切都變得如此清晰,突然,王石看到到一個白色的東西,嗖的一下,便消失了。王石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想了想,還是感覺不對勁,於是他用手肘撞了撞張嘉睿「你剛才看沒看到一個白色的東西,嗖的一下就竄了過去?」

「嗯?什麼白色東西,我沒看見呢,你看見了?」張嘉睿一臉疑惑。

「怎麼了?」這時,一旁的**舉問道。

「你看沒看見一個白色的東西?」王石扭頭問道。

「……,沒看見」**舉仔細回想了一下,然後說道。

這時張嘉睿突然站起身來,身後飄起了金色的光芒,然後看着旁邊的王石說道:「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是不是有點危險」王石有一些遲疑。

「一階而已,能有多強?」張嘉睿毫不在意的說道。

「對,不管它有多詭異,他終究只是一個一階妖獸,這一點覺醒者公會應該不會弄錯」**舉也點了點頭,說道

「那行,過去看看,但是張嘉睿,你確定你能夠追得上它嗎?」王石問道。

「哈哈哈,王石,你是清水市覺醒者裏面第一個質疑我的速度的」張嘉睿笑着說道。

「看好」「了」字還沒有說出口,王石的面前就已經沒有了張嘉睿的身影。只留下了一道金色的殘影。

「!!!!!」

王石看着眼前的一幕,已經懵了,「這是什麼速度?!!他這麼變態的嗎?」王石扭頭用震驚的語氣問向**舉。

「嗯,畢竟是甲級天賦。」**舉早已經司空見慣了,臉色正常,一邊向著張嘉睿去的方向漫步走去,一邊回頭說道。

「追,咱們是追不上了,看看沿路的風景,還是不錯的」**舉開口說道。

說著,突然發現張嘉睿去而復返。

「沒追到,真是奇怪,以我的速度竟追不上它」張嘉睿回來一臉驚訝的說道。

「你看見它了?不對,你沒追上?」對於張嘉睿的驚訝,王石更為驚訝。張嘉睿的速度,剛才他可是看見了。別的不敢說,但是絕對比那個白色的東西更快。

與此同時的另一邊。

「楊利,怎麼辦?」朱騰瑞臉色難看的問道。而在他倆的面前,站着一隻白色的小獸,這隻雪白小獸雙頭,四耳,八腿,似獅似狗。正是祠堂**掛那幅畫像中的「年」。

「沒想到真的有這種東西,看來今天咱倆得交代到這裡了」楊利一臉苦笑的說道。

「不可能」言罷,朱騰瑞突然變成了一隻兩米多高的巨型大鵝。丙級天賦「鐵喙鵝」。

朱騰瑞化身的大鵝直接就朝「年」攻去。

「叮」

一聲脆響,朱騰睿引以為傲的鐵喙竟然不能傷「年」分毫。朱騰瑞明顯愣住了,「年」抓住這個空隙,直接用身體撞向了大鵝,砰的一聲巨響,大鵝直接橫飛出去。而「年」的樣子竟然發生了一些變化。

他的兩個頭都長出了鋒利的鳥喙,直接就向大鵝啄去。朱騰瑞一歪頭險而又險的躲過了這一擊。然後兩人開始了近身的纏鬥,相互用喙去啄擊對方,但明顯大鵝落入了下風。

「你還要在旁邊觀戰多久?」朱騰瑞憤怒的向楊利質問道。

從剛才朱騰瑞向「年」攻去,再到大鵝落入下風,僅僅是三息時間。導致楊利沒有插上手。

「來了」楊利從腰間拽出一把刀,然後一刀斬向了「年」。並加之了自己的天賦銳利,可是刀接觸到「年」僅僅擦出一陣火花,加持過的刀,僅留下了一道細微的血痕。

「年」的兩個頭,其中一個轉過來盯着楊利。然後「年」的體型突然發生了變化。不僅僅是體型,它的生命力也變得十分旺盛。這裡古怪的變異使朱騰瑞和楊麗都愣在了原地。

「這種東西還能無限進化?看這氣勢都快逼近二階了」楊利臉色難看的說道 。

「我攔住他,你快通知其他的人」大鵝張口說道。

「好」陽曆往後倒退一步,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短訊,然後發在了他們的小隊群里。

「出現意外,速來!!」

手機叮的響了一聲,其他五人看到上面的消息後,便火速趕往了村西。

這時,本是雪白的大鵝,渾身染血。楊利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用刀支着半跪在地上。他的左腹有一道深深的傷口,還在往外淌血。

「吼!!!」一聲怒吼後「年」再次對二人發起了攻擊。

就在這時,一道金色殘影直挺挺的撞在了「年」的身上,「年」直接就被撞飛了出去,同時,身上多了兩道深可見骨的刀痕。來人正是擁有神速的張嘉睿。

「怎麼回事?看起來情況不是很好」張嘉睿扭過頭向二人問道。

「不知道,剛開始它還是一階,然後隨着戰鬥,它好像會不斷的變強,到現在已經無限接近於二階了」朱騰瑞回答道。

張家瑞將頭扭回來看向「年」。年搖搖晃晃的直起,身體上劇烈的疼痛使它變的非常憤怒。

「吼!!!!」又是一聲怒吼過後,連一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張嘉睿襲來。

「????」張嘉睿這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我去,這個畜牲怎麼變得這麼快?」連楊利都驚嘆道。

張嘉睿毫無防備,只能將雙刀夾在胸前呈防禦狀,然後雙腿下蹲來抵禦這次衝擊。

「砰!」張嘉睿直接被沖飛出去。「年」不依不饒,欺身而上,試圖用鋒利的鳥喙喙啄穿張嘉睿。

「柳葉紛飛」隨着一聲嬌斥,無邊無際的柳葉發著翠綠的光芒向「年」襲來,雖然無法將「年」打傷,但確確實實的抵消了「年」的衝擊力,使「年」的身形定在了原地。為張嘉睿贏得了起身的機會。

「你們終於來了」大鵝開口說道。

使用「柳葉紛飛」的,正是柳家姐妹,柳家長姐,柳希天賦是「飛葉」,而柳彤的天賦是「賦能」,姐妹兩個本就心連心,無比熟練的默契是他倆有了一個組合技「柳葉紛飛」。

「這是「年」?」**舉有點不敢信。

「是不是難以置信?剛開始我們兩個看見的時候也不敢信」楊利說道。

「別說了,一起上吧。張嘉睿要堅持不住了」這時候,緊盯着戰場的大鵝說道。

「好」

話音剛落,幾乎同一時間,其餘的六人同時動手。

朱騰瑞化身的大鵝,用鐵喙攻向了「年」的頭。

**舉,取下了腰間的降魔杵,同時開啟了天賦「雙面」,本來和善的臉變的冰冷嚴肅,手持降魔杵攻向了它的腰脊。

柳家姐妹再次釋放了組合技「柳葉紛飛」但是這次柳葉明顯比上一次更鋒利,柳葉上的翠綠光芒都有一些刺眼。很顯然,柳彤的賦能開到了最大。柳葉的目標很明顯是四肢

王石的眼睛冒出了淡淡藍光,他緩緩從懷中掏出那個張嘉睿贈予他的手術刀。很快,他就鎖定了心臟的位置。然後「嗖」的一聲,猛然衝出。

在這種局面之下,就是換一個二階資深的覺醒者,也得命隕當場。

降魔杵狠狠的砸在了年的腰脊之上,「咔」的一聲,年的腰脊似乎被砸斷了。

柳家姐妹的柳葉紛飛,整年的四肢上刮出了一道道血痕,柳葉帶着血肉瘋狂飛舞。

朱騰瑞也直接啄在了年的腦袋上,這一下是朱騰瑞的全力,直接就從年的腦袋上吊下了一塊血肉。

王石的手術刀也成功捅進了年的心臟,只不過似乎沒扎進去多深,便卡在了年的身體上,這時,張嘉睿也是瞅準時機,雙刀直接斬在了年的身上,兩道血痕頃刻間便出現。

「年」直接癱倒在了地上,眾人也鬆了一口氣。

「終於殺死了,話說這東西真的是「年」嗎?」朱騰瑞已經從大鵝狀態變回了人身。

「不知道,但是長的確實是像」**舉搖搖頭說道。

眾人還在閑聊,誰也沒有注意到地上粘的屍體,正在緩緩抖動。

「年」睜開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