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不是黑山羊第4章 到達鄭家村在線免費閱讀

我真的不是黑山羊第5章 傳說中的「年」在線免費閱讀

「醒醒,別睡了,咱們到了。」張嘉睿,一邊推開車門,一邊用手推了推王石說道。

王石緩緩睜開眼睛,下車便看見了一片荒涼的鄉村。在村門口有五個年輕人,三男兩女。正站在村口向村內看去。

「喂,**舉」張嘉睿向著那五個年輕人之中,一個身高大約一米七左右的黝黑年輕男子喊道

「嗯?你來了,這位是?」**舉轉過身看到了張嘉睿,並指着我問道,這時,其餘的四個人也都看向了我。

「他是覺醒者,只是剛剛覺醒,我帶他過來見見世面」張嘉睿回答道

「你好,我叫王石」我自我介紹了一下,然後伸出手和**舉握了一下

「你好,我是**舉,這次任務的隊長,二階巔峰覺醒者,歡迎你的加入」**舉的聲音非常親切。

「都到齊了,那就走吧」這時候,李鳳舉旁邊的一個瘦高男子說道。

「你看看我,都忘了介紹了,這位叫朱騰瑞,一階覺醒者」**舉指着那個瘦高男子說道。

我對他點頭致意,他並沒有搭理我,把頭扭了過去,看向村莊深處

「這位,叫楊利,也是一階覺醒者」**舉又指了指另一個男子說道。

我倆點了點頭,算是認識

我仔細看了看這個男的,大約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較胖,臉上總是掛着笑容,看起來很親和。

「這兩位是一對姐妹,長姐叫柳希,妹妹叫柳彤」**舉指着那兩個女生說道。

我禮貌的笑了笑,然後擺了擺手。他們兩個也笑着點了點頭。

「好了,大家也算是認識了,那就進村子吧」**舉笑着說道。

話音剛落,那對姐妹就結伴向村子走去,楊凌和朱騰瑞緊隨其後,**舉跟我和嘉睿同排前行。

走到村子裏,我發現了這個村子很不對勁,明明此時正值正午,街道上卻沒有一個人,戶戶大門緊閉。

這時**舉給了朱騰瑞一個眼神,朱騰瑞點頭致意,然後大步走向了一戶人家。

「咚咚咚」

朱騰瑞敲了敲門,然而,並無人應答。朱騰瑞想了想,退了回來,然後看向**舉說道:「這個村子有點不對。」

話音剛落,旁邊的一戶人家伸出了一個腦袋,看着他們道:「孩子趁現在天色尚早,趕緊回去吧,等到了晚上,這村子不太平。」

朱騰瑞和**舉對視了一眼,然後朱騰瑞問道:「怎麼個不太平法?」

「砰!」

那一戶人家並沒有回話,而是轉身把門關上了。

「這個村子總得有個村長吧,咱們去村長家。」柳彤說道。

「這個可行,咱們去找村長。」楊利點點頭說道。

一行七人便往村裡走去,可能是天賦的原因,王石要比其他六人看的更認真,也為敏銳的發現,每家每戶都掛上了一個大紅燈籠。

「這不過年不過節的,他們掛紅燈籠幹什麼呀?」這時比較小的柳彤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什麼習俗吧,畢竟我大夏注重傳統,民風傳統,數不勝數」柳彤的姐姐柳希搖了搖頭說道。

說著,一行人走到了一個「華麗」的房子前,村裡的房子大多是土鑄,而這個房子用了石頭。在這個村莊中,顯得格格不入。

朱騰瑞一馬當先,推門便走了進去,進去之後才發現,這並不是村長的家,而是村子裏一個祠堂。祠堂的正**,供奉的並不是先祖的牌位,而是一張畫像。

畫像中有獸,雙頭,四耳,八腿,毛色雪白,似獅似狗。

「他們為什麼要供一隻獅子呀?祠堂不應該是供自己先祖的牌位嗎?」柳彤問道。

「彤妹,這不是獅子,而是「年」」**舉看着中間的畫像,說道。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家家戶戶都掛大紅燈籠,可是不應該啊,這只是一個一階任務」張嘉睿疑惑的說道。

「應該不是年,應該只是長得像年的變異妖獸」朱騰瑞說道。

眾人還在談論着,門被推開了,走進來了一個老人。

「誰?」王石率先回頭。

「各位是來旅遊的吧,這裡不對外開放,如果想旅遊的話去村子後面的長恩山」老人開口說道。

「哦,我們是來感受一下鄉土人情的,請問一下,老人家這裡有民宿嗎?我們今天晚上想在這裡住下」楊利說道

「……你們如果想住下的話,就去我家吧,我是這裡的村長。」老村長說道。

「先在這裡住下,今天晚上看什麼情況。」**舉說道。

其他人也點頭同意

一行人隨着老村長走出了祠堂的大門,向祠堂對面的一個土房走去。

眾人隨着村長進入了這個土房,院內的設施很簡單,只有一間主卧,一間偏房和雞鴨鵝舍。

「你們想住的話,只有那一間偏房了」老村長指了指旁邊的一間土房說。

「行,謝謝老人家了」**舉說道。

說完之後,老村長回到了屋子內,回屋之前說了一句話「晚上最好不要出門,村裡不太平」

「知道了,我們晚上不出門」楊利回答道。

等到村長進屋後,王石等人也進到了間偏房中,屋內除了一張土炕,一個桌子,幾把椅子,便沒有了其他。

「大家先說一下這次的任務吧」**舉說道。

眾人都點了點頭,然後開始說起這次任務。

「現在我們知道的信息太少了,任務中說,這裡是一隻一階的妖獸,而這隻妖獸的任何信息,我們都不知道。今天晚上我準備和楊利出去看看」朱騰睿說道

「可以,今晚朱騰瑞和楊利去村西調查,我和張嘉睿,王石去村東調查,柳希和柳彤留下,各位,有什麼意見嗎?」**舉想了想說。

「沒有」眾人異口同聲說道。

「好,那大家先休整一下,今天晚上行動」**舉說完這句話,在土炕上躺下。

「你們真別說,這土炕睡着還挺舒服」**舉躺在土炕上說。

夜幕不斷侵蝕着光明,如血般的殘陽漸漸失去了光芒。

夜,降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