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群演綁定系統後爆紅娛樂圈了筆趣閣 第4章_伊小小說
◈ 第3章

第4章

「Action!」

隨着姓孟的一聲喊,考核正式開始。

趙志龍演審訊人員。

便衣。

要求他演出犀利的眼神和一種強大威懾力的肢體動作。

所以,趙志龍坐的四平八穩的。

倒是沒笑。

臉上表情嚴肅。

只是,違和的地方太多了。

比如,他今天其實化妝了。

而且,他的眼神一點都不犀利,相反有點猥瑣。

對面。

陳鋒演一個癮君子。

受審失控,葯癮發作的場面。

他有十句台詞。

都很簡單。

……

場景一。

陳鋒:「同……同志,有……有煙么?給一根。」

陳鋒渾身顫抖。

臉色發青。

坐在那裡,一隻手總是下意識的撓胳膊,撓啊撓。

後脖頸都是冷汗。

T恤都打濕#了。

趙志龍眨了眨眼,沒動。

只是,眼神里滿是狐疑。

這哥們……

演的還是真的?

看他臉都青了,而且眼睛裏啥時候多了這麼多血絲?

他不會真有問題吧?

……

場景二。

陳鋒用力打了個哈欠,努力睜開眼皮。

但是身體已經開始顫抖了。

陳鋒:「我……真不知道你們要找的上家。」

陳鋒:「同志,給我……給我杯水行不行?你這樣死盯着我……啊欠,盯着我也沒用啊。」

陳鋒:「求……求求你。讓我抽……抽一根,我要……」

說不下去了。

渾身抖的厲害。

雙眼充血了。

而且明顯似乎開始變得有些狂躁。

對面的趙志龍換了個姿勢。

從一開始很囂張的坐姿,變成了謹慎的坐姿。

防守的意味明顯。

而且,看着陳鋒的眼神里完全沒了戲,剩下的全都是驚恐。

這傢伙是真特么葯癮犯了吧?

演能演出這個水平?

趙志龍突然扭頭看了姓孟的考核官一眼。

此刻,三個考核官也都是面面相覷。

包括角落處那兩個節目組的拍攝工人。

所有人都只有一個念頭。

這傢伙……

好像真的葯癮犯了。

……

場景三。

陳鋒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猙獰。

他不斷的抹着臉上的汗,看着趙志龍的眼神凶戾而狂躁。

陳鋒:「想……想撬開我的嘴?」

陳鋒:「給我……給我一根煙。否則,你屁都……問不出來。」

陳鋒:「看什麼?桀桀桀,你打我。你來打我?看你的眼神,你一定很想……很想打我是嗎?來呀?來呀,打我,打死我。」

最後幾個字,幾乎是扯着脖子吼出來的。

趙志龍被他的眼神和深情給嚇着了。

下意識的起身站了起來,蹬蹬蹬後退好幾步。

一臉的驚恐。

椅子都撞翻了。

同時,三個審核官也都站起來了。

吃驚的看着陳鋒。

至此,考核室里的氣氛已經變了。

……

眼見陳鋒的狀態越來越嚇人,姓孟的考核官匆匆來到老考核官身旁低聲問了一句:「宋老師,這……」

老考核官也有點慌了。

他沒吭聲。

緊緊的盯着陳鋒,高不清楚這個年輕人到底是演出來的,還是真的葯癮發作了。

至少到目前為止,陳鋒的十句台詞,他已經說了七句了。

尤其最後一句,那種語氣上的瘋狂與歇斯底里,還有最後那幾句『打我啊,打死我啊』全都是臨時加上去的。

效果直接拉滿。

現在,老考核官感覺自己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假如這真是演的,能讓自己身臨其境,甚至懷疑這個年輕人是真的葯癮發作,那這個演技未免也太神了。

角落處。

兩個節目組的拍攝人員偷偷湊在一起。

「卧槽,李哥,這小子是不是真葯癮發作了?」

「看着像。」

「要不要報警啊?」

「你管啥閑事。人家領導還沒說話呢,你看着就得了。」

「李哥,我感覺他好像要發狂了。」

「……」

「李哥,萬一他真發狂了,萬一他掀桌子咋辦?咱們上去幫忙嗎?聽說葯癮發作的人就像瘋狗一樣,被咬一口都得打狂犬育苗。」

「……」

「李哥,你咋……」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咣當一聲響。

……

場景四。

陳鋒此刻的狀態,已經徹底是葯癮發作的狀態。

他突然狂躁的掀翻了桌子。

喉嚨里發出低吼聲。

那個狀態,就是見桌掀桌,見凳砸凳,看什麼都不順眼,坐卧不寧,煩躁易怒,像一頭困獸,瘋狂地想要撕咬一切。

陳鋒:「給我抽一口。」

陳鋒嘶吼。

接着猛然衝到了趙志龍的面前。

這一突兀的舉動把趙志龍嚇得臉都白了,直接往後一躲,結果驚慌之下,左腳絆住了右腳跟。

撲通一聲。

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這個動作像是激活了陳鋒的炸藥引線一樣。

陳鋒猛然衝過去,直接用膝蓋狠狠的頂在了趙志龍的胸口,嘴裏瘋狂的嘶吼:「給我抽一口,給我抽一口,給我抽一口……」

他的一隻手死死掐着趙志龍的脖頸。

另外一隻手在他身上到處亂翻。

趙志龍嚇得手腳發麻,驚聲大叫:「救我,救命啊,救我啊,救我……」

一旁。

姓孟的考核官終於急了,一聲大喝:「陳鋒,你幹什麼?快點過去幫忙,把陳鋒拉開。」

角落處。

兩個攝像大哥心裏 一抖。

完了!

這是真葯癮發作了。

趕緊吧。

倆大老爺們壯着膽子就衝上去了。

這時,陳鋒還真從趙志龍兜里翻出了一包煙,結果立馬轉身就躲到了角落處,蜷縮在地上。

用顫抖的手費儘力氣抽出了一根煙。

手裡的打火機掉地上好幾回。

最後勉強撿起來,打着了火,用力吸了一口氣。

那臉上……

眼淚,鼻涕,口水,全都混在了一起。

一口煙噴出來。

陳鋒嘴裏喃喃自語:「呼,抽一口,死也值了。呼!」

……

場地中間。

兩個拍攝大哥把趙志龍給拖拽到了遠處。

地上,留下長長一趟尿痕。

趙志龍剛剛嚇得尿失禁了。

姓孟的急忙打電話報警。

老考核官和女考核官出於安全考慮,同時退到了後門處。

沒人敢靠近陳鋒。

而陳鋒,就一直蜷縮在角落,一口一口的抽煙。

直到……

十分鐘後。

外面警笛聲響。

很快,考核室的門被打開了。

兩個身穿制服的警員走了進來。

姓孟的考核官立馬迎上前來,指着角落處的陳鋒急道:「就是他,肯定是嗑藥的,葯癮發作了。你看看,把我們一個參賽者給嚇得?」

兩個警員眉頭一皺。

一個掏出了電棍,一個拿出了辣椒水噴霧器手銬。

兩個人慢慢靠近陳鋒。

就在他們準備實施控制時,陳鋒突然扭頭看向他們,一臉茫然的說:「那個……我問一下,喊咔了么?他們是考核的內容么?」

警#@察:「……」

考核官:「……」

攝像大哥:「……」

癱在地上還哆嗦的趙志龍:「……」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