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文文王滔 第9章_伊小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我又驚又懼又噁心,直接指着地上那幾隻屍體質問道:「媽!你為什麼要給我喂死老鼠崽?」
豈料,我婆婆非但不覺得愧疚,還用一種不知好歹的眼神看着我:「這可是野生的山鼠,對女人身體大補,我可是好不容易拖人帶來的!」
她呸了我一嘴,直接就用手去撿死老鼠崽,臉上還帶着一絲惋惜。
我頭暈目眩,胃酸都要反水到口腔里,一時只覺得脊背發涼。
差點,差點我就講這些東西吃進嘴裏了!
憤怒掩蓋我的理智,再也顧不及她是老公的媽媽,我跑到廚房裡。
那股血腥味更重了,我強忍住噁心,翻開電飯煲,那裏面居然還有大半鍋!
「王滔!」我大喊一聲,指着那鍋臭東西道,「看看你媽乾的好事!」
聽見動靜,王滔從書房趕了過來,聽我把事情講清楚。
大概是沒想到他媽能這麼離譜,當下臉色也不好看:「媽,要不你還是回老家吧。」
婆婆聽王滔這麼說,一臉不敢相信。
她抬頭見王滔的臉陰沉得可怕,不像是說笑的樣子。
而我則是一副看戲的神色站在旁邊事不關己。
她當即停止了嚎叫,表情訕訕地想要扯開話題:「粥快好了,我去給你盛,地上這個你們也別管了,一會我來收拾就好。」
說著就往廚房走去,直接忽略了王滔說的話。
留下我與王滔面面相覷,這臉變得比翻書還快。
我震驚的看着她背影,心裏無比確定,奧斯卡欠她一個小金人。
胡亂對付一口早餐後,我和王滔一起出了門。
在路上,王滔再三向我保證,一定會勸說他媽回去的。
可直到晚上,我加班回來發現婆婆還在家裡,身邊還站了個陌生的女人。
她穿着奇裝異服,下巴高高抬起,眼裡滿是驕傲。
我來不及問點什麼,婆婆就已經開了口:「這是我昨天在街上遇到清風觀的俗家弟子,等她做完法,文文你一定可以懷上個兒子。」
我無語至極,什麼年代了還信這個?
可老公還在加班,我也不好直接和婆婆起衝突,只好任由這來歷不明的人在我房間一陣亂擺弄。
婆婆把我的忍讓當成了妥協,炫耀道:「道姑昨天在街上看到我,就算出了我最近不順,說是我們家最近有邪物作祟,如果不趕緊除掉,還會影響到滔滔以後的前程。」
「我這不就帶她回來看看,沒想看還真看出來了。」
「看出什麼了?」我敷衍着她問。
「先生說邪物就在你們房間,難怪你們一直沒有孩子,原來是這個原因,今天一定要把這邪物給除掉,要不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好過。」
自從婆婆來,我都不知道被氣笑了多少次。
我走過去,把我卧室的門堵住,說:「今天誰也不要想進我的屋,邪崇,我看邪崇就是你們兩吧。」
我對着那個女人說:「趁我還沒有報警,我勸你趕緊走,不要在這招搖撞騙,不然一會警察來了,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女人一聽我要報警,臉色明顯一變,但婆婆並沒有發現,她現在一心認定家裡就是有邪崇。
她過來對我說:「我說你什麼意思,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你們好,我告訴你今天這法事不做也得做。」
說著她跑向廚房,拿出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眼皮一跳,沒想到婆婆還能用這一招。
看着她拿刀不穩的樣子,我也沒辦法,最終還是依了她。
那個女人在我家裡一通亂搞,燒紙錢,撒符咒,把家裡整得烏煙瘴氣。
對於婆婆這一波波的操作,我也感到很無力。
我只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
好不容易結束了。
那個女人對婆婆說邪崇已經被她收服,再也不會來擾亂我們家。
我嗤笑一聲,也沒當回事,只想着希望婆婆就此消停也好。
可是自從這天過去,我發現自己總是嗜睡,胃口也不太好。
就連早上看見王滔為我煮的雞蛋,也有股作嘔的感覺。
婆婆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非要說我肯定懷孕了,高興得恨不得直接將我送醫院。
我不以為意,保險起見我和王滔每次都做足了避孕的措施,不可能會懷孕。
可熬不住婆婆的堅持,我只好跟着她去了醫院。
一系列檢查完,我終於拿到檢驗單,可結果卻令我傻眼了。
我真的TM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