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忍讓當成了妥協,炫耀道:「道姑昨天在街上看到我,就算出了我最近不順,說是我們家最近有邪物作祟,如果不趕緊除掉,還會影響到滔滔以後的前程。」
「我這不就帶她回來看看,沒想看還真看出來了。」
「看出什麼了?」我敷衍着她問。
「先生說邪物就在你們房間,難怪你們一直沒有孩子,原來是這個原因,今天一定要把這邪物給除掉,要不以後我們誰都不要好過。」
自從婆婆來,我都不知道被氣笑了多少次。
我走過去,把我卧室的門堵住,說:「今天誰也不要想進我的屋,邪崇,我看邪崇就是你們兩吧。」
我對着那個女人說:「趁我還沒有報警,我勸你趕緊走,不要在這招搖撞騙,不然一會警察來了,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女人一聽我要報警,臉色明顯一變,但婆婆並沒有發現,她現在一心認定家裡就是有邪崇。
她過來對我說:「我說你什麼意思,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你們好,我告訴你今天這法事不做也得做。」
說著她跑向廚房,拿出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眼皮一跳,沒想到婆婆還能用這一招。
看着她拿刀不穩的樣子,我也沒辦法,最終還是依了她。
那個女人在我家裡一通亂搞,燒紙錢,撒符咒,把家裡整得烏煙瘴氣。
對於婆婆這一波波的操作,我也感到很無力。
我只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
好不容易結束了。
那個女人對婆婆說邪崇已經被她收服,再也不會來擾亂我們家。
我嗤笑一聲,也沒當回事,只想着希望婆婆就此消停也好。
可是自從這天過去,我發現自己總是嗜睡,胃口也不太好。
就連早上看見王滔為我煮的雞蛋,也有股作嘔的感覺。
婆婆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非要說我肯定懷孕了,高興得恨不得直接將我送醫院。
我不以為意,保險起見我和王滔每次都做足了避孕的措施,不可能會懷孕。
可熬不住婆婆的堅持,我只好跟着她去了醫院。
一系列檢查完,我終於拿到檢驗單,可結果卻令我傻眼了。
我真的TM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