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文文王滔 第7章_伊小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拿東西給我吃,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他就和她斷絕母子關係。
婆婆自知這次是她理虧,沒有反駁,哼哼兩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也暗自慶幸,還好沒有喝那碗湯。
在醫院打了三天滴流,經過醫生檢查確認沒有問題後,婆婆這才出院。
經過這件事,她確實變得老實很多。
每次給我們準備的都是正常的一日三餐。
我爸媽雖然不放心,想要他們自己來照顧我,可是婆婆已經先來,並表示會照顧好我,他們也不好再強**來。
怕我和王滔夾在中間難做。
而我也以為經過這事,婆婆會老實一段時間。
可是好景不長。
婆婆又開始作妖了。
======第6章======最近收到的包裹有點多,都是我在網上給自己的一些待產的東西。
我的加上小孩子用的,零零碎碎的,看起來很多。
剛開始婆婆還沒什麼,可慢慢的,她那張臉又臭起來了。
直到一天我給自己買的哺乳文胸被她看到。
那天我還在上班,就叫婆婆幫我拿快遞。
等我下班回家一看,我的快遞被拆了滿屋。
婆婆坐在沙發上一聲不吭,臉色陰沉。
我看到自己的快遞被拆了,心情也不是很好。
就問:「媽,你怎麼把我的快遞都拆了,你拆就拆了,怎麼扔得滿屋都是。
」聽我這麼問,婆婆直接發難了。
「我說,你怎麼這麼不會過日子,你看看你買的這都是些什麼破東西,還有還有,你看看這是啥。
」說完直接從她屁股底下,拿出一個文胸指着我問道。
我一看,這不正是我給自己買的哺乳文胸嗎。
看她從屁股底下拿出來,當下也是火到不行。
「你怎麼這樣,那是我給自己的買的哺乳文胸,是哪礙着你了?
」「呵呵,懷個孕就得什麼都買新的嗎?
我之前看過你屋裡已經有很多這種東西了,都不能將就穿的嗎?
你別忘了,你現在用的錢是我兒子的錢。
像我當年生滔滔的時候,還用穿什麼這東西,我們直接都不穿。
」接着她又拿起我給孩子買的尿布濕,對我說道:「還有這什麼尿布濕,悶屁股又浪費錢,用一下就得扔,我都已經用我之前不穿的那些棉毛杉棉毛褲剪開做好了尿布,我做的那個舒服又可以重複使用。
這個東西你趕緊的給退了。
」「還有你買的這些東西,都退了都退了。
大不了到時我把我的衣服給你穿。
真是的,一天就知道瞎花錢,一點也不知道心疼我們家滔滔。
」我被氣得腦瓜子疼。
對着她吼道:「什麼叫花你兒子的錢,這錢我也有掙,而且掙得不比你兒子少。
看你是王滔的媽,我一直忍着你,但你這麼不講道理,那我也不用給你講什麼道理了。
」「我的錢,我想買什麼買什麼,用不着你在這指指點點,你們那個年代不穿那是你的事,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請你不要在這指手劃腳。
我的孩子我願意怎麼帶就怎麼帶,他要穿什麼我這個當媽的說了算。
你看得慣就看,看不慣,如果你還想住這兒,那也得看慣嘍。
」我們正在吵的時候,王滔回來了。
看王滔回來,婆婆更是惡人先告狀。
「滔滔,你娶的這是什麼媳婦,亂花你的錢不說,我只是給她提了點意見,就在這凶我。
」說完嚶嚶地哭了起來,好像受了天在的委屈。
我看了王滔一眼,心累地說:「你自己看着辦,如果你想你孩子平平安安生下來,那就把你媽送走,要不我就回我父母那住。
」說完也不理他們,直接回到卧室把門關上。
======第7章======後來無論王滔怎麼說,婆婆就是不走。
不斷上演着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演碼。
說什麼王滔不孝,她自己辛苦把他養大了,結果有了媳婦忘了娘,連娘都不養了。
還說如果王滔把她送回家,那她也沒臉活了,說完朝着牆撞去。
還好王滔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被她鬧得實在沒辦法,王滔就在小區給她單獨租房,讓她自己住那邊,我們有空的時候去看她。
婆婆看我不鬆口,王滔也不願她在呆在這個家,怕影響我,出危險。
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我們家搬了出去。
婆婆搬出去了,我壓抑的心情才得以緩解,安安心心的等着與寶寶見面。
我的生活由我爸媽照顧,他們每天給我們做好飯,等我們下班吃完,他們東西都收拾好後,才回到自己的家。
這天半夜,我的羊水突然破了,王滔連忙把我送到醫院,醫生一看這是快要生了,就把我推進了產房。
王滔就挨個通知了兩邊的父母。
我爸媽和婆婆很快來到醫院。
但由於孩子頭太大了,一直生不出來,醫生建議進行剖腹產。
不然有可能孩子會因為缺氧而胎死腹中,對我的生命造成威脅。
可婆婆聽後死活不同意,一直說是剖腹產對孩子不好。
後面還是我爸忍不住,對她大吼道:「裏面的是我女兒和外孫,你不心疼我心疼,你這人怎麼這麼壞,你別在這胡鬧,要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在我爸和婆婆吵的時候,媽媽早就過去在手術單上籤了字。
孩子終於生出來了。
母女平安。
當婆婆聽說是個女兒後,一臉不屑,「這麼大個陣仗結果生了個賠錢貨,我不管,明年一定要給我生個孫子才行。
」旁邊的醫生一聽,警告道:「剖腹產得三年以後才可以再次懷孕,你們不要瞎搞,不要拿人命開玩笑。
」聽醫生這麼說,婆婆直翻白眼,但也沒說話。
我爸媽和王滔都懶得理她,圍着我和孩子,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只有婆婆一直站在一旁,滿臉不悅。
王滔一臉心疼,拉着我的手說:「文文,辛苦你了。
」婆婆在一旁陰陽怪氣的說:「生個賠錢貨,有什麼好辛苦的。
」「誰說閨女是賠錢貨了,我就喜歡閨女,閨女是爸爸小棉襖,哪像兒子一直漏風,文文啊,生孩子太辛苦了,咱以後不生了啊,有這個閨女就行。
」婆婆一聽,這還得了。
於是又開始哭鬧:「哎喲,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哦,王家的香火在我這裡就斷了,我以後有什麼臉面去見王家的列祖列宗。
」「我怎麼會生出這麼一個不孝子,要讓王家斷了後。
」直到醫生過來說不能在醫院裏大叫喧嘩,再這樣就要叫保安趕人了,她才停止哭泣。
見沒人理她,她只好悻悻的走了。
她也實在是不想看這個她所謂的賠錢貨。
而我們大家也只當她是空氣。
======第8章======我爸媽怕我受罪,所以早在這之前已經聯繫好了一家月子中心。
我在月子中心住了一個月,身體恢復得很好。
這期間,婆婆一次也沒來過。
而我也落得清靜。
我和王滔都很喜歡女兒,特別是王滔,就是個十足的女兒奴。
所以平時只要他在家,我除了給女兒餵奶,其他都是他在處理。
從月子中心回來後,婆婆隔山岔五會來我們這邊看看。
這天她來發現我躺在床上,而王滔正在洗女兒的小衣服和我剛剛換下來的衣物。
7她走到水池邊一把奪下王滔手裡的衣服,啪的一下奶盆里。
大聲說道:「我把你養這麼大就是讓你在這伺候人的嗎?
一個大男人,天天在這洗洗刷刷像什麼樣,這要是傳回老家,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轉頭又對我說:「文文,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我們家滔滔以前在家都是不用幹家務的,什麼都是我給他做好了,因為男人就是家裡的天。
你怎麼能這麼心安理得躺在床上,讓王滔給你洗這些,我告訴你,以後這些事你來做,我家們滔滔是要掙大錢的,不能被這些破事給耽誤了。
」王滔攔住他媽,口氣嚴肅地說:「媽,我做這些都是自願的,文文才生完孩子沒多久,剖腹產本來就要多休息,再說家裡的事我本來就應該要承擔,你不要管了行不行。
」聽到王滔叫她不要管,婆婆又開始撤起潑來。
「我這不都是為了你好嗎?
你是我手心裏捧大的兒子,怎麼現在來給別人做牛做馬了,她有什麼好休息的,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