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為吃脆皮腸,女總裁將我綁回家 第4章_伊小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蘇白心中有些驚疑不定。

他安靜的坐在車上,大腦卻在快速的思考着。

是誰動的手先放在一邊。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他該怎麼脫身呢?

剛才車上下來的幾個彪形大漢,一個都夠打他好幾個了。

更別提他們可能還會有武器之類的。

想來想去,也沒想到什麼好辦法。

或許只能到了目的地之後,再隨機應變了。

直到此時,蘇白還有些疑惑,到底是誰會對自己動手…

那個擺攤的大媽?

也不至於吧?

有這能量和手段,還需要和自己一個擺攤的搶生意?

蘇白這邊還在思索,卻發現車已經緩緩的停了下來。

就到了?

蘇白默默的計算了一下時間和路程,也就開了不到五分鐘…

他並沒有離開太遠,肯定還在市區內。

這算是個好消息…要是被帶到某個窮鄉僻壤,那是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現在,蘇白至少還有點指望。

「到了,下車吧。」

有人拉着蘇白下車,動作倒也沒有很粗魯。

蘇白十分配合的下車。

隨後,蘇白感覺到有兩個人,一左一右,架着他往前走。

蘇白全程沒有反抗,當然,他也沒法反抗。

上了電梯,到了總裁辦公室。

蘇白頭上的麻袋才被一把拉開。

重見光明的瞬間,蘇白大喊道:「我是不會輕易屈服的!」

「誰也不能阻止我發財!」

擺攤賣脆皮腸,是他目前唯一擺脫困窘的方式。

所以,蘇白心中決定,要是真的是那個大媽綁架的他。

要讓他從此以後不去擺攤,那他肯定不會輕易屈服。

這錢可是自己的命根子!

斷了自己的財路,和殺了他有什麼區別?

只是…蘇白剛喊完,立馬就呆住了。

他愣愣的看着眼前,一雙裹着黑絲的大長腿。

什麼情況?

這是什麼意思呢?

準備用黑**惑我?

剛打一大板,又給顆糖吃?

硬的不行準備給自己來軟的?

就算…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輕易屈服的!

蘇白心中默默的說了一句,隨後目光順着黑絲大長腿往上看。

女總裁只穿着一件小碼的白襯衫,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顯露了出來。

再往上,和女總裁對視的一瞬間,蘇白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停滯了一瞬。

太漂亮了!

蘇白驚嘆道。

這…已經比很多明星還要好看了。

這樣一個漂亮女人…為什麼要綁架自己?

蘇白又轉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這是……在辦公室嗎?

他看了看總裁桌上擺滿的文件。

心中更加不解了。

這看上去似乎也不是大媽動的手啊?

女總裁聽見了蘇白之前的大喊,雖然有些不懂他在喊什麼,但是並沒有在意。

她直截了當的對蘇白說道:「我要吃你的肉腸。」

蘇白:「……」

啊???

聽了女總裁的話之後,他徹底呆住了。

蘇白想過很多開場白,但是萬萬沒想到,這位大美女上來就來了句這麼勁爆的發言。

要吃自己的肉腸?

蘇白低頭看了看。

雖然自己已經打定主意寧死不屈。

但…你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可就要屈服了。

畢竟人類的意志力總是有限度的嘛。

聽了總裁有些糟糕的發言,再看看蘇白驚愕的表情。

助理知道,他肯定是誤會了。

沒辦法…誰叫總裁不愛說話呢?

只喜歡用最簡單的語言表達。

公司有些老員工都經常摸不準總裁的意思。

好在自己每次都能懂,這才坐穩了總裁助理的位置。

助理摸着額頭,有些無奈,上前兩步解釋道:

「其實是這樣的,因為你做的脆皮腸很好吃。」

「總裁晚上想吃你的脆皮腸。」

「所以想請你過來做幾根。」

蘇白看着眼前這個有些眼熟的小姑娘。

這才反應過來…

這不就是剛才沒買到脆皮腸的那個人么?

原來是她綁架了自己?

蘇白知道真相後,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都是脆皮腸惹的禍啊?

好傢夥,要吃脆皮腸你早說嘛。

直接把自己綁過來,未免有些太狂野了吧?

蘇白看了女總裁一眼,心想。

當然,看在你這麼漂亮的份上,就不和你計較了。

助理見蘇白不說話,又問道:「怎麼樣?可以嗎?」

蘇白仔細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道:

「不好意思,我做不了。」

聽到蘇白的話,女總裁眯起雙眼,明顯有些不滿。

助理也有些着急問道:「為什麼?」

「雖然我們請你過來的方式…確實有些無禮。」

「這個是我的問題,是我傳達不夠到位。」

「他們這幫糙漢子,就只會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

說著,助理瞪了那些保鏢一眼。

還以為是他們讓蘇白不滿了。

「但是我們是真的沒有惡意的,報酬什麼的也都好說。」

蘇白搖搖頭,說道:「不是這個問題。」

不是這個問題?

助理不解的問:「那是什麼問題?」

「咳」,蘇白清了清嗓子,問道:「你知道脆皮腸是怎麼做出來的嗎?」

助理不知道蘇白為什麼會這麼問,茫然的說道:「怎麼做的?我不知道啊。」

蘇白又問:「那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的脆皮腸,和別人的不一樣?」

助理眨眨眼:「為什麼?」

蘇白開始解釋:

「首先,做脆皮腸的肉要選取上好新鮮的五花肉,這個我都是特地去找殺豬師傅進的貨。」

「剛殺完就給我送過來,保證食材新鮮。而且肥瘦肉比例控制在二八開,比例一定不能錯。」

「把買來的肉按比例搗碎之後,還需要在冰箱靜靜腌制一個晚上…」

「這裡,我也用的是獨家調製的調料,經過我的秘制調料腌制過的肉才更好吃。」

「此外,外皮的羊腸也需要精心挑選,並且認真清洗後,才能開始灌肉。」

「灌肉的時候也有技巧,不能太緊不能太松,需要認真把控好,不能着急。」

「最後還需要晾乾……」

看着眾人懵逼的表情,蘇白也知道,他們肯定沒聽明白。

於是他也不準備繼續講了。

「總之」,蘇白總結道:「我做的脆皮腸,對食材原料的要求很高,並且,比尋常的脆皮腸多出了好幾道工藝。」

「所以才能做的比別人好吃那麼多。」

「當然,代價就是需要花費的時間也相應的長很多。」

「所以…今天晚上肯定是吃不到了…明天說不定還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