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物合成:寵妻!開局地攤賣絲襪第8章 不怕死的趙河在線免費閱讀

萬物合成:寵妻!開局地攤賣絲襪第9章 平平淡淡才是真幸福在線免費閱讀

突然響起的暴喝聲,嚇了所有人一跳,眾人齊刷刷的轉頭看去。

只見趙河正一步步朝着這邊走過來,手中拿着一根銹跡斑斑的鋼管,目光冰冷,如刀子一般,死死盯着孫高峰、郭剛,以及房東三人。

賣掉了「黑絲冰涼襪」之後,趙河便迫不及待的趕了回來,正好碰到了眼前這一幕,至於他手中的鋼管,乃是他準備當成合成材料,收到系統空間中的。

此刻他立馬拿了出來,當做了武器。

「老公~」

姜伶月見到趙河,欣喜的喊了一聲,趕忙跑了過來。

得知房東帶人闖進屋中時,她便一直擔心着趙河,害怕他遭遇危險。

此刻見老公平安無事,姜伶月不由鬆了一口氣。

「嗯,沒事了,有我在,沒人敢欺負你。」趙河朝着她點了點頭,一把將老婆拽到了身後,保護了起來。

聽到姜伶月居然叫趙河老公,房東、郭剛,以及周圍湊熱鬧的人,全都吃了一驚,他們都以為姜伶月是單身。

沒想到,此刻竟突然冒出來一個老公!

其實姜伶月早就說過,自己已經結婚了,有老公,然而這些年,他們從未見姜伶月老公出現過,便一致認為她在說謊,或者說結過婚,又離婚了。

「你們三個跟我老婆道歉,要不然,今天你們就別想站着離開。」

趙河盯着孫高峰、郭剛,以及房東三人,舉起了手中鋼管,一字一句道。

聽到這話,現場先是一片寂靜,隨即便響起了陣陣大笑聲。

「哈哈,笑死我了,臭小子,你別以為手中拿着一根鋼管,老子就怕你了。」

孫高峰哈哈大笑一聲,隨即竟轉身從門後面摸出了一把砍刀,冷笑着盯着趙河,「小子,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老子的名號,我,孫高峰,人送綽號『瘋子』,當年就是憑藉這把刀,從東街殺到西街,眉頭都沒眨一下。」

「小子,我勸你放下手中的鋼管,你就一個人,我們兩個輕而易舉就能收拾你。」

郭剛見孫高峰如此硬氣,頓時也信心高漲,雙手抱胸冷笑道。

「小姜,你這是從哪裡撿回來的野男人?這腦袋似乎有些不好使啊!真以為自己拿着一根破鋼管,便無法無天了,告訴你,這裡乃是老娘的地盤,我說了算。」女房東也沒將趙河放在眼裡,趾高氣昂道。

至於湊熱鬧的這些人,見情況不對,早就溜到遠遠的,免得被殃及魚池。

「老公,別衝動,就讓他們扔東西吧,我們不要跟他們……」姜伶月見狀,嚇了一跳,趕忙拉住了趙河的手,她害怕老公有危險。

趙河卻回頭笑着打斷道:「你放心吧,我沒事,你就在這裡待着,我說了,我會保護你。」

說完這話,他手握鋼管,竟是大搖大擺徑直走了過去,根本沒將三人放在眼裡。

看着從容淡定,一步步走過來的趙河,孫高峰、郭剛三人愣住了,心想這小子是傻子不成,難道看不出自己這邊人多勢眾嗎?

「你,你要幹什麼?」孫高峰皺着眉頭,詫異問道。

腳步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

他之前說的話,完全是吹牛的,什麼手握砍刀,從東街殺到西街,眉頭都沒眨一下,根本就沒有這一回事,完全是他為了唬住人,才故意這樣說的。

「你不是說當年拿着這把刀,從東街殺到西街嗎?」趙河一步步走近,一步步問道。

「對,對呀!怎麼了?」孫高峰故作鎮定,昂首挺胸道。

「那就對了。」趙河停下了腳步,突然彎着腰,將腦袋伸了過去,「請你用這把刀,砍下我的腦袋吧。」

聽到這話,在場之人目瞪口呆。

哪怕姜伶月,也傻眼了,實在沒想到老公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同時她也充滿了擔心,暗暗握緊了拳頭,但她還算鎮定,並沒有貿然衝上去。

「怎麼?不敢嗎?你只要舉起你手中的刀,對着我後腦勺的位置一刀砍下去就可以了,記住,速度一定要快,要是太慢,我怕你砍不斷脖子,哦,對了,砍了之後,你一定要往後退,要不然,那鮮血會濺了你一身。」

趙河抬起頭,對着孫高峰笑吟吟道,不僅不懼,反倒又向前走了一步。

長相兇惡,面目可憎的孫高峰,此刻竟被趙河嚇得連連後退,尤其看着對方那笑容,仿若見到了一個神經病,一個瘋子一般。

「你,你瘋了?你是不是瘋了?」孫高峰罵道。

「我沒瘋,我清醒的很,快一點,用你手中的刀,砍我的腦袋,我保證不躲。」趙河笑吟吟道。

孫高峰看到他的笑容,心生恐懼,而且他也不敢砍,一旦殺了人,那他下半輩子只能牢里待一輩子了,甚至吃子彈。

正所謂:弱的怕硬的,硬的怕狠的,狠的怕不怕死的。

此刻的趙河,就是那種不怕死的,令孫高峰一時被震懾住了。

至於郭剛和房東,兩人就是欺軟怕硬的主,見趙河猶如一個神經病一樣,此刻也被震懾住了。

唰!

就在這時,彎着腰的趙河突然向前沖了上去,孫高峰還未反應過來,鋼管已經對着他手上,狠狠砸了上去。

「啊!」的一聲慘叫。

孫高峰手臂吃痛,手一松,砍刀便落在了地上。

而趙河趁此機會,上前一步踩着砍刀的同時,又一鋼管砸在了孫高峰小腿上,後者痛得直接癱軟在了地上,捧着腿,哀嚎連連。

從出手到現在,不過三秒鐘功夫,孫高峰便癱軟在了地上,失去了戰鬥力。

不得不承認,趙河動作又快又准,而且把握住了機會。

郭剛此刻才反應過來,想要衝上來偷襲趙河,後者卻一直留意着他,抬起鋼管立馬揮舞了一下。

「再動一下,老子就廢了你。」趙河惡狠狠道。

郭剛嚇得一哆嗦,立馬就不敢動了。

至於女房東,此刻竟是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別看她平時仗勢欺人,囂張跋扈,可面對趙河這種不要命的亡命之徒,立馬就被嚇癱軟了。

趙河見此一幕,冷笑一聲,隨即彎腰將砍刀給拿了起來。

「小,小夥子,別衝動,別衝動,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呀。」女房東見狀,嚇得臉色蒼白道。

「我說了,向我老婆賠禮道歉,要不然……」趙河說到這,目光一愣,揮舞着砍刀朝女房東旁邊的牆壁砍了過去,鐺的一聲,火星飛濺,留下了一道刀痕。

「啊!」

女房東嚇得尖叫之聲,趕忙看向自己身體,見沒有傷口,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再看向趙河,頓時更加恐懼了。

「小,小姜,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對,我不該帶人扔你的東西,我錯了!」女房東立馬看向了姜伶月,趕忙道歉道。

「你呢?」趙河又看向了郭剛,後者嚇得一哆嗦,沒有絲毫猶豫,看向姜伶月道:「對,對不起,我……」

「大聲點,拿出誠意來。」趙河呵斥。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私闖民宅,不該亂扔東西,對不起!」郭剛大聲道歉道。

趙河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轉頭看向了姜伶月,問道:「老婆,你欠了多少房租?」

「啊!這……一千兩百塊錢。」姜伶月驚訝了一聲,這才反應過來道。

趙河立馬從口袋中摸出了一疊錢,數了數,將一千兩百塊錢砸在了房東臉上,罵道:「拿着錢,給老子趕快滾,還有,別想着報警,你們私闖民宅,而且還帶着刀,要抓也是抓你們!」

「是,是是。」

房東趕忙撿起錢,灰溜溜的落荒而逃,根本不敢出現在趙河面前。

至於郭剛,攙扶着孫高峰,一瘸一拐迅速逃離了現場,根本不敢逗留。

不一會兒,現場就只剩下了趙河和姜伶月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