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物合成:寵妻!開局地攤賣絲襪第7章 被欺負的姜伶月在線免費閱讀

萬物合成:寵妻!開局地攤賣絲襪第8章 不怕死的趙河在線免費閱讀

與此同時!

伴隨着一陣剎車聲,公交車緩緩停在了路邊,隨着車門打開,一位二十四五歲,穿着一件白色連衣裙,長發飄飄,身姿婀娜的女子,拖着疲憊的步伐下了車。

而此人正是姜伶月!

雖然只上了半天班,但從中午一直忙到下班,姜伶月一口氣都沒歇過,不停的接待客戶,籌備合同,現場勘察等等,跑來跑去,此刻只覺得疲倦無比,一雙腿都要斷了一下。

「總算要到家了,好累呀!」

姜伶月一邊伸着懶腰,一邊往前走着,「不知道老公在幹什麼?」

想到趙河,她小臉上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身上的疲倦感也頓時消失了,趕忙加快腳步,朝前走着。

然而就在進入小區不久,一位老大爺看到了她,突然喊了起來。

「小姜,小姜,你總算回來了,不好了!」

姜伶月轉頭看向老爺爺,見他一臉焦急慌亂之色,不由心頭一咯噔,趕忙問道:「劉爺爺,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老爺子是這個小區的一個租客,為人和善,和藹可親,有次下班回家,姜伶月見老爺子不小心摔倒了,便攙扶他回到了家中。

從此,兩人關係十分要好,經常走家串戶聊天。

「你快回去看看吧,房東帶着人,去你家搬東西了,要把你趕出去。」老爺子道。

一聽這話,姜伶月臉色大變,趕忙問道:「他們什麼時候來的?」

「半個小時前吧,見你家沒人,就直接將東西扔出來了,我阻止不了,就只能在這裡等着你回來。」劉爺爺答道。

「家裡沒人?你確定?」姜伶月卻並未在意扔東西,而是家裡沒人這句話。

她去上班的時候,老公都在家裏面,怎麼會沒人呢?

「的確沒人呀!」劉爺爺搖了搖頭,隨即問道:「小姜,你是不是得罪房東了?我看你們平時也沒什麼矛盾呀!她怎麼會突然帶人來搬東西呢?」

「沒事,劉爺爺,你不要擔心,我去看看。」姜伶月甩下這話,便立馬朝着樓梯口跑去了。

對於房東為何會帶人來搬東西?她心裏十分清楚。

這個小區的租客都不錯,左鄰右舍關係和諧,團結互助。

倒是女房東是個唯利是圖、心胸狹隘之人,平時姜伶月也沒招惹她。

只不過最近兩個月,公司出了一點問題,資金沒有回籠,這工資一直處於拖欠狀態,再加上姜伶月要還貸款,所以根本拿不出錢付房租。

無奈之下,她只能帶着水果拜訪了女房東,麻煩她寬限一段時間。

女房東倒是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然而就在半個月前,女房東突然帶着一位陌生男子來到了自己的家中,說是自己的堂弟,三十多歲了,一直沒有娶到婆娘。

說白了,女房東就是來找姜伶月說親的,希望她能嫁給自己的堂弟。

姜伶月自然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先不說她還深愛着趙河,就算瞎了眼,她也看不上對方啊!

後來,這位叫郭剛的堂弟,還三番兩次前來糾纏姜伶月,哪怕多次拒絕了,依然糾纏着,煩不勝煩。

實在忍受不了的姜伶月,將他臭罵了一頓,恐怕也是因為如此,女房東懷恨在心,才會帶着人,準備將姜伶月趕出去。

「你小心一點,房東帶的那兩個人,不是好惹的。」劉爺爺在後面提醒道。

但姜伶月並沒回應,她已經順着樓梯口,迅速跑了上去。

很快,便一口氣跑到了三樓,一眼便看到,三樓走廊的中間,此刻已經聚集了不少湊熱鬧的人,而在他們目光下,一件件衣服、被褥、鞋子被人從房門中扔了出來,發出了「哐哐噹噹」的聲音。

「住手!」

姜伶月見此一幕,氣得小臉通紅,立馬呵斥一聲。

聽到這話,湊熱鬧的眾人立馬轉頭看了過來。

房門之中扔東西的動作也戛然而止,探出了一雙圓鼓鼓,胖乎乎的腦袋,而此人正是女房東。

「小姜回來了。」

女房東笑嘻嘻的走了出來,看向姜伶月打招呼道。

此人四十來歲,是一個大胖子,頂着一個圓鼓鼓的大肚子,或許脖子並不短,卻被贅肉給堆滿了,並且還有一個圓圓的南瓜腦袋,一雙豆大的眼珠子,笑起來都成了一條縫。

此刻正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姜伶月。

「你這是幹什麼?為什麼將我的東西扔出來?」

姜伶月一邊走過來,一邊憤怒道,看着地上隨處丟棄的衣裳褲子,甚至連內衣內褲這些都被翻了出來,她頓時氣得握緊了拳頭,雙眸閃爍着寒光。

女房東見姜伶月如此憤怒,卻更加幸災樂禍了,笑嘻嘻道:「你沒有錢付房租,如今有新租客來了,我當然要把房子租給對方,至於這些東西嘛,都沒用了,當然要扔出來。」

「可你明明答應我了,寬限我一個月,下個月我就將房租交給你。」姜伶月反駁道。

「有嗎?我怎麼不記得了?」房東卻裝糊塗道,露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

「你,你……」

面對這種無賴,姜伶月感覺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咬了咬牙,隨即指着房東呵斥道:「你們私闖民宅,而且還將我的東西扔出來,這是犯法,我,我要報警,我要報警抓你們。」

她現在真的太生氣了,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了手機,就要報警。

「誰敢報警?」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呵斥響起,便見到兩個面目兇惡的男子從房子中走了出來,盯着姜伶月怒目而視。

其中一人,正是女房東的堂弟郭剛,三十多歲,滿臉的絡腮鬍子,頭髮蓬亂,看起來仿若好幾個月沒有洗澡了一半,並且皮膚黝黑,又矮又挫,看起來仿若非洲人一樣。

就他這長相,能夠娶到婆娘就怪了!

至於另外一名男子,身材卻異常高大,一身的腱子肉,臂膀之上刻着紋身,面目兇惡,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此人叫孫高峰,乃是郭剛專門請來鎮場子的,之前的呵斥聲,正是他喊出來的。

「就是你想報警?」孫高峰盯着姜伶月,怒目而視道。

姜伶月見他面目可憎,又一步步向自己走來,不由嚇得連連後退。

「你,你要幹什麼?現在是法律社會,你不要亂來!」姜伶月恐懼道。

至於湊熱鬧的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年人,見此一幕就算想幫忙,可也不敢。

而且他們都是租客,也不敢得罪房東。

「法律社會?」孫高峰冷笑一聲,不屑道:「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峰哥的名號?我會怕警察?告訴你,就算警察來了,他們也會對我點頭哈腰,叫老子一聲峰哥。」

說到這,他停下了腳步,指着姜伶月道:「你最好給老子老實一點,要是敢報警,別怪我打女人!」

姜伶月緊咬嘴唇,敢怒不敢言,只能緩緩將手機收起來,她一個柔弱女子,又能怎麼辦呢?若是執意報警,恐怕報警不成,還會被打一頓。

她現在只能隱忍!

「郭剛,給我扔,將屋裡的東西給我統統扔出來。」女房東見姜伶月被震懾住,頓時更加得瑟了,冷笑道。

「好嘞!」郭剛應了一聲,想到前些天被姜伶月臭罵了一頓,他心裏十分不爽,當即屁顛屁顛的準備去扔東西。

「媽了個巴子!誰敢欺負我老婆?找死是不是?」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憤怒的爆喝突然響起。